儘管芒的心裡仍然有相當大的顧慮,但被蠻牛說得啞口無言的情況下,也當真的積極思考起來。

邊緣之地的氣候相當惡劣。

雨季極冷,且容易自然災害頻發。

旱季又經常乾旱少雨,植被貧瘠。

冇有足夠的草場就無法養活大型的草食類動物,草食類動物少就吸引不來大型野獸。

這個惡形循環隻能讓居住在這裡的部落處境艱難。

正因為知道艱難,芒纔想著趁天氣還冇有到達最熱的時候,多打些獵物。

自從沐白提煉出鹽,大家就習慣了將多餘的食物用鹽醃製起來儲存的習慣。

可醃製的食物,味道和口感都強差人意,而且現在這樣的天氣條件,即使用鹽醃過的食物,也容易敗壞。

看來,交易也不失為一條好路子。

可往後,他們真的能守在安全的營地裡,就能獲得數不儘的食物、皮毛以及一切有需要的東西嗎?

芒自到離開,都一直憂心忡忡的,他對這個方法將心將疑。

沐白從頭到尾都冇有發表任何觀點。

“巫,咱們必須馬上動身了,要讓芒親眼看到交易的效果,不然他不會安心的。”

蠻牛把話說得義正辭嚴。

沐白卻心裡暗暗好笑。

人類對未知的探索和渴求,幾乎是與生俱來的本能。

蠻牛這是開拓了視野之後,野心也膨脹起來了啊。

“行,你們彆跑太遠,現在肉乾不易儲存,就先換些皮毛和獸骨回來。最要緊的是讓彆的部落知道咱們部落的存在,知道咱們有這些好東西,等天涼了之後再換肉乾。”

沐白想著自己的計劃,也鬆了口。

其實她也承認芒的擔憂是相當有道理的。

哪怕出動了部落戰鬥力頂級的蠻牛帶領精銳的隊伍成為外出交易的商隊,但莽原上弱肉強食,不是個講理**的地方。

遭遇搶劫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萬一被強大的部落盯上,他們整個部落都還冇有強大到高枕無憂的地步。

哎……

說到底,還是留給她發展的時間太短!

強大得建立在穩固的根基上。

看來種植和養殖的步子,還要再加快一些!

“巫,巫!快看看這個!”

沐白正在想怎麼調整一下部落的產業結構,就見青蕪風風火火的跑了過來。

率先吸引住大家目光的,是他手裡舉著的東西。

一個綠色葉子包裹住的圓球,足有一個成人的頭顱大小。

而且才一靠近,就有清香味撲鼻而來!

“這是啥?”

還在跟烏圓討價還價想多帶些東西出門的蠻牛還冇有走,一下就被那東西吸引住了。

“怎麼這麼香?”

沐白則是神情一頓!

這香味兒她可太熟了啊,而且來到這裡之後,多少回午夜夢迴,都夢到了它的存在。

夢中的那股香味兒啊,像生了勾子一樣,饞得她口水都流出來了。

自己是在做夢嗎?

沐白都有些迷糊了。

“巫,看看,能吃的,是不是你說的米?”

青蕪歡快的喊叫聲拉回了沐白的神智,也終於看清了他帶來的東西。

“你用火烤過了?”

看著小半陶碗黑不溜啾的小粒子,沐白一臉詫異。

這跟她印象中的可差得太遠了吧?能看出什麼來?

“嘿嘿,剛纔就試了一下,雖然烤黑了,但香啊!”

青蕪撓著頭雖然有不好意思的成份,但小得意卻是藏都藏不住!

邊說著,他邊將手裡的那一個大球打開來放到沐白的麵前。

蠻牛和烏圓早已經擠了過來,幾個人幾顆腦袋全湊到了一起。

彆說,沐白也挺好奇的。

她還是頭一次見到白花花的米,直接就長在果實裡!

既冇有沉甸甸的稻穗,也不是包裹著穀殼裡。

一粒粒白花花的米粒,像瓜子一樣,直接長在一起,隻不過是抱成團包裹在一個圓而大的果實裡。

果實的外觀跟椰子有幾分相似,但外皮並不堅硬。

青蕪直接上手一扒就將米粒露出來了。

隻不過可能還冇有到成熟期,裡麵的米粒還稍微有些軟。

“木木的,冇什麼味道啊!”

烏圓已經掏了一把塞進了嘴裡,咂巴了幾下嘴興致缺缺。

蠻牛就直接多了,他啃的是陶碗裡烤過的。

“香,是真香。”

然後就放下了。

對隻大口吃肉的他來說,這玩意兒也就聞著香,吃起來嘎嘣脆而已。

隻有沐白,拿著一把烤得黑黑的米粒細嚼慢嚥,生怕錯過了任何一絲變化。

“是米,真的是米!”

除了外觀大相徑庭外,剝出來的米粒簡直一模一樣,而且吃起來的口感也是。

做為土生土長的南方人,沐白對米飯有莫名的執著。

是從小到大天天吃,卻唯一冇有吃膩味的食物就是它了。

天知道她這段時間有多想它!

顧不得彆人的反應,沐白第一時間就去拿了陶鍋出來,將還冇有成熟透的米粒掏出來之後放進了鍋裡。

小心翼翼的用小火加水燜煮。

沐白以前吃過不少的米飯,但自己動手煮卻還是頭一回。

況且還是在最原始的狀態下,冇有任何助力的工具。

為了能吃上一碗白米飯,她甚至連靈氣都用上了。

釋放出薄薄的一層,將陶鍋仔細的包裹起來,然後才架在火上煮。

在冇有電飯煲的情況下煮飯,真的是個技術活兒,火大了容易焦,火小了又煮不熟。

“巫,你這是要乾啥?放著我來?”烏圓見沐白好一通忙活,也不好意思坐著了。

可想幫忙又無從下手。

“彆,你還是去青蕪那裡拔些菜來吧,等下我要大展身手!”

雖然是從來冇有做過飯的人,但此時氣氛都烘襯到這兒了,不下個廚有點兒說不過去。

沐白放好了陶鍋雙手叉腰,難得的得意忘形了一回。

“好,好好!”

本來大家對巫的本事就佩服得五體投地,現在被巫親自炫耀的身手,那一定更了不得!

沐白的話音剛落,呼啦啦山洞裡的人全跑光了。

這下輪到沐白撓頭了。

不過狠話都說出去了,既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倒也不怯。

煎燉炸煮好一通忙活。

她用獸肉炸出油來炒一個青菜,再做了一道回鍋肉,外加一道禽蛋肉丸湯。

當兩菜一湯齊齊擺上桌,整個山洞都被瀰漫的香氣覆蓋住了。

“吃吧,嚐嚐我的手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