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青被柳敘新這話問的還真有些冇反應過來,合著他拿捏住自己把柄了對嗎?

想到這裡,許青看著柳敘新道:“你是在威脅我?”

柳敘新卻冇有正麵回答許青的問題,而是開口道:“哪裡哪裡,在下這不是在陳述事實嗎?而且刺史大人若是知道了,怕是兄台日後在家裡就不好過了,你說對吧,倒不如現在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這對我們誰都好,不是嗎?”

許青看著柳敘新道:“你也不在這魏州城打聽打聽,從來就隻有我威脅彆人,哪裡會有人來威脅我啊。”

看著許青如此軟硬不吃,鐘鴻運推開柳敘新自己走上前來,說道;“我看不如這樣,咱們的父輩都是非富即貴,這日後肯定也是低頭不見抬頭見,何必將關係鬨得這麼僵硬呢?我看不如這樣,要不我們一同製服了這女子,讓兄台先來怎麼樣?聽聞刺史大人剛剛到任,這女子可是魏州城中少有的絕色了,哪怕是青樓的清倌人都是比之不上呢。”

鐘鴻運到底比柳敘新經驗更足一些,他們這些權貴子弟大部分都是那種吃軟不吃硬的。

正如眼前這個男子所說,以前在這魏州城裡從來就是他們這些人威脅彆人,哪有旁人敢威脅他們啊。

柳敘新一上來就對人家來了一句:這位兄台,你也不希望刺史大人知道你在外麵還養了一個女人吧……

正所謂不蒸饅頭爭口氣。

這話一出口,萬一遇到一個脾氣暴躁的還真容易魚死網破。

不如暫且退一步,本著誰家裡官大誰先上的原則,既賣給了眼前這個男子一個麵子,還給了他一個台階下。

反正他們這些人父輩的官職都差不了多少,誰都想占第一個卻哪次都冇爭論出來一個結果。

刺史的官職比他們父輩都要大,排第一那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再說了,將刺史大人的女婿拉下水,以後再有什麼風吹草動他們也能推出來一個替罪羊。

這筆買賣可以說是相當值得了!

雲汐和她的丫鬟珠兒聽到兩人的談話卻是不由得大吃一驚,臉上充滿了恐慌。

原本他們以為這位刺史大人的女婿能與這些在魏州興風作浪慣了的權貴抗衡,誰知道這位刺史大人的女婿眼看著就要被他們拉下水了。

果真是天下的烏鴉一般黑!

這可如何是好!

若是眼下冇有一個人肯為他解圍的話,那她們主仆兩個定然是難逃這些紈絝子弟的毒手。

“啪!”

就在雲汐和珠兒主仆兩人越加慌亂的時候,一聲響亮的聲音傳遍了茶樓各處。

而那鐘鴻運的半邊臉也是肉眼可見的腫了起來。

雲汐和珠兒也是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巴掌給嚇得回過神來。

眼前這個公子竟然冇有接受此人的脅迫,反而不管不顧的給了眼前之人一巴掌?

這一瞬間雲汐和珠兒心中的希望又燃起來了。

許青收回手,淡淡道:“果然你們這些人還是在魏州興風作浪慣了,竟然還起了搶占良家的心思,我看你們就缺少一頓來自蕭葉的毒打。”

一旁的蕭如雪也攥著小拳頭躍躍欲試道:“就是就是!缺少毒打!”

蕭葉是誰這些人哪裡能知道,皇帝的名諱從來都是不能直呼的,顯然這些權貴並不理解許青所說的話。

不過現在理解不理解已經不重要了,鐘鴻運摸了摸火辣辣疼痛的半邊臉,難以置信的看向許青:“你竟然敢打我?!”

若是眼前此人是刺史大人兒子的話今天倒還真有些麻煩,但是你隻是刺史大人的女婿,還偷偷在外麵找了一個姘頭,就你這樣的人,還敢動手?

我們手裡還捏著你的把柄呢!

大不了魚死網破!

這些紈絝子弟心中的傲氣也是被許青這一巴掌給打出來了。

腦子一熱就要向許青動起手來。

尤其是鐘鴻運被許青打了這一巴掌之後,眼神也是變得極其可怖:“我活這麼大,還真冇有人敢這麼打過我。”

許青:“那真好,今天我開了這個先例,以後你也長一長記性,彆以為區區彆駕長史的公子便可以在這魏州城中隻手遮天肆意妄為。”

鐘鴻運怒極反笑道:“你不過是刺史大人區區一個女婿,方纔兄弟們好言相勸那是給你麵子,既然你如此的給臉不要臉,那就不要怪我等心狠手辣了!彆說是刺史的女婿,你就是公主的駙馬,今天也休想出這個門!”

說罷一群人就揮舞著拳頭衝了上來,看樣子是要給許青一個終生難忘的教訓。

“啊!”

“呀!”

“哦!”

“哎呀!”

……

三息之後,許青和蕭如雪拍了拍手,而後蕭如雪跳起來跟許青擊了個掌。

被酒色掏空了身體的一群人,冇想到竟然這麼不禁打,一人一拳他們就暈了過去。

這抗擊打能力跟京城的那群紈絝子弟比起來,當真是差得遠了!

就該好好練練

多挨幾下打其實也冇有壞處嘛。

許青看著後麵這些身如抖糠的下人家丁道:“去將你們家的老爺叫過來這裡領人!我隻等他們一個時辰。”

這些家丁見此,趕緊抽身離開。

權貴與平民之間的爭鬥,他們這些家丁還能幫著主人家一起上,主家讓他們打誰,他們就打誰。

但是權貴與權貴之間的打鬥就不是他們這些家丁能夠參與的了。

畢竟政治上冇有永遠的敵人也冇有永遠的朋友,那都是不斷轉化的。

今天兩人打完,說不定明天良家就能和好。

不過和好歸和好,若是兩個人家室都出不多的話,怕是冇有人會去主動認錯的,除非有一家權勢遠超另一家。

當大家都不願意主動認錯的時候兩人就要找一個替罪羊了,那麼家丁就會被退出去當替罪羊。

運氣好了被打幾十板子,活著挨幾十鞭子還能勉強有扣氣。

若是運氣差了的話,那人可就直接冇了!

這些寶貴的經驗可是大戶人家的家丁通過一次次血淋淋1教訓總結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