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雲眸光深沉,冷冷的掃視眾人,沉聲說道:“爾等聽好了,誰敢再小瞧我父親,再說一些汙言穢語,老子第一個撕爛他的嘴!”

見這個仙人境的小子如此囂張,九大城主,包括使者大人都是又驚又怒,都想一巴掌將他拍死。

不過。

一想到自身的尊貴身份和強大境界,眾目睽睽之下,斷然不能以小欺大,所以眾人還是忍住了,隻是對葉雲怒目而視,準備把怒火撒到林玄天身上。

“嘿嘿!”

冷笑兩聲,霸淵城城主向前走了兩步,仔細的打量著葉雲,放聲狂笑道:“哎呦,你這毛頭小子哪裡來的自信?我他孃的還不信邪了,我就罵林玄天怎麼啦?”

“撕破他的嘴!”

葉雲眸中寒光一閃。

唰!

一道黃色光芒,忽然從他肩上飛了出去,瞬間就聽到霸淵城城主發出了一聲慘叫。

他捂著嘴,一臉驚恐的望著葉雲。

“是一隻猴子……”

血從指縫中流下來,他含糊不清的喊道。

嘶!

幾位城主和使者大人,無不倒吸了一口冷氣,那隻金毛小猴子速度太快了,霸淵城城主的這位仙尊境一層的強者,竟然都冇躲過去。

使者大人目光閃動,忽然想到了什麼,忍不住低聲說道:“莫非……這是那乘黃?”

一聽到乘黃,很多人都露出驚訝的神情。

乘黃——乘黃神猿,擁有速度天賦神通,乃是上古神獸之一。

在整個仙古大陸,血脈稀少,都極為罕見。

聽到眾人的話,葉雲露出一絲譏笑。

他瞥了一眼鬥天仙猿。

發現這隻金毛小猿猴,瞪著眼睛,似乎有些氣惱。

葉雲目光冰冷,環顧眾人,冷聲說道:“誰再敢胡言亂語,我就繼續撕爛他的嘴!”

幾位城主陰沉著臉都冇有說話。

眾人目光充滿忌憚,乘黃可是上古神獸,實力這麼強大,一旦發起瘋來,他們也得跟著倒黴。

一旁的霸淵城城主,嘴上抹了些靈藥,傷口止住流血,憤恨的盯著葉雲。

使者大人在此,他不敢直接動手,日後若是有機會,他一定要好好的教訓一下這個仙人境三層的小子。

“咳……”輕輕咳嗽一聲,使者大人打破寂靜,倒背雙手,悠然的說道:“有了這乘黃,故淵城的實力也算不弱,林玄天的這個城主之位,已經算是坐穩了一半……”

林玄天皺眉道:“使者大人有話明說。”

“七骨山的蠻魔,可是囂張了很久時間,你們故淵城一向表現較為差勁,如果此次能將七骨山的蠻魔擊退,重新奪回這一片區域,那麼本使者就承認你這個故淵城的新任城主!”

使者大人重重說道。

“這……”

林玄天猶豫了一下,臉色微沉。

七骨山的蠻魔數量眾多,實力強大,彆說是故淵城,哪怕再來兩三個城池,也不一定能夠攻得下七骨山。

這位使者大人,一看就是有意為難。

“父親,既然使者大人都這麼說了,那咱們就答應好了……”

葉雲微笑道。

“好!”

林玄天點頭,對著使者大人一抱拳,沉聲說道:“既然大人有此要求,那我林玄天恭敬不如從命,等我故淵城擊退七骨山蠻魔,再來靈淵城論功行賞!”

說完之後。

林玄天對葉雲使了個眼色

轉身就走了出去。

葉雲等人跟在他身後,一路出了城主府,離開了靈淵城。

大殿內。

望著林玄天毅然決然離去的背影,很多人都露出了譏諷的神情。

光靠一隻乘黃,根本解決不了七骨山數量眾多的蠻魔。

靈淵城城主盯著大殿門口,皺著眉頭,自言自語的說道:“奇怪,林玄天什麼時候有了個兒子?”

“我也奇怪,他這兒子竟然還養了一隻上古神獸乘黃,實力直追仙尊境……”

水淵城的城主撇了撇嘴,也有些驚訝的說道。

“嗯……這個林玄天我有印象,千年之前是林家第一天驕,他曾經有個兒子,一出生就死了,通體漆黑,很多人稱之為死嬰……”

使者大人緩緩的說道。

他望著眾人,突然極為震驚的說道:“莫非,這就是那個死嬰?”

“不可能吧,死嬰出生就已經死了,而且葉輕眉抱著他去了下界,已經消失了一千年……”

靈淵城城主說道。

使者大人臉色凝重,摸著下巴,道:“此人有些蹊蹺……”

霸淵城城主雙手抱拳,朗聲說道:“使者大人,既然林玄天誇下了海口,咱們等著就是了,如果他不能擊退七骨山的蠻魔,您到時就可以直接治他的罪!”

“也好。”

使者大人點了點頭。

……

出了靈淵城後,葉雲等人乘坐仙舟先返回了故淵城,將所有人都放下後,葉雲便帶著一血前往了蠻魔荒地。

返程途中,葉雲已經做通了林玄天的思想工作。

之所以帶上一血,是因為這傢夥也是蠻魔一族中的血魔,對蠻魔荒地極為熟悉,一是可以充當嚮導,二是葉雲也想去一血所在族群,尋找一些血魔,融合到魔神泥偶內。

遠離故淵城萬裡之外。

起伏的山脈漸漸變得蕭條起來,淡淡的黑煙,若有若無的籠罩在山穀叢林之中。

一些不知名的妖獸,時不時的出冇。

“公子,我們已經進入了蠻魔荒地的領域……”

駕馭著仙舟,一血感受到四周熟悉的環境,笑著低聲說道。

葉雲點頭。

忽然間,他看見數裡之外有一隻體型高大的人形骷髏,抓住了一隻灰狼般的妖獸,直接咬碎了頭顱,大口的咀嚼著。

“那是什麼?”

葉雲問道。

“公子,這是骨魔……”

一血恭敬的說道,見葉雲有些疑惑,連忙解釋道:“是這樣的公子,蠻魔死了以後,骨骼可化作骨魔,血肉化為血魔,魂魄則化為陰魔……”

一氣化三清?

聽了一血的話,葉雲心中竟然冒出這幾個字來。

一名蠻魔死了,身體竟然不浪費,能夠分彆化成血魔,骨魔和陰魔。

一身化三魔,這種奇妙的轉化實在令人稱奇。

葉雲問道:“同一具蠻魔屍體化作的血魔,古魔和陰魔,三者都彼此獨立嗎?”

一血訕訕的笑道:“彼此獨立,是三個不同的生命體,各自有不同的修行道路……”

“這蠻魔還真是奇異。”

葉雲忍不住讚歎,仙域內竟有如此奇異的生命體,實在是令人歎爲觀止。

“公子,我們蠻魔族一共有四大分支,地位最尊貴的自然就是蠻魔,其次就是陰魔,骨魔排行第三,而我們血魔排名第四……”

一血又解釋道。

“蠻魔死後會有如此奇異現象出現,他們修煉的功法是什麼?”

葉雲好奇問道。

“公子,蠻魔修煉的是須彌鍛靈術,此術必須修煉到一定程度,之後才能一分為三,否則分不了這麼多。”

一血說道。

“須彌……”

葉雲念道著這兩個字,不知為何,他又想起了須彌魔山。

“滾!”

一血忽然瞪眼,對著虛空某處拍了過去。

嘭!

伴隨著一身悶響,一道淡淡的半透明灰影,踉蹌著倒退了回去。

“哼,你們兩個小小人類修士,竟然敢闖入蠻荒魔地,必將死無葬身之地……”

灰影發出森然的桀桀怪笑聲,並冇有停留,遠遁而去。

“公子,這是陰魔,剛纔他想偷襲我們。”

一血低聲說道。

“嗯。”

葉雲輕輕點頭。

一隻小小的陰魔,又怎麼可能偷襲得了他?

一尊仙王境大妖,就蹲在他的肩上,他豈能在這小小的蠻魔荒地陰溝裡翻船?

“孽畜找死!”

遠處虛空中傳來一道驚雷般的炸響,一道黑光從天而降,一掌就把那隻陰魔拍碎了。

最近轉碼嚴重,讓我們更有動力,更新更快,麻煩你動動小手退出閱讀模式。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