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七 風雲際會

第2720章    過往辛秘

黑衣怎麼也冇有想到,骨千花要自己所殺的第二個人,竟然是大長老,骨一命!

那不是她的親生父親嗎?

“千花,你不是在說笑?”

他乾笑一聲,隻不過此時的骨千花狀態很不對頭,雙手緊緊地攥在一起,嬌軀無法抑製地顫抖著,漠然的眸光中閃動驚懼之色。

過了半響,此女才啞著嗓音,低聲道:“他不是我的父親……”

“……”黑衣有些莫名其妙。

“那具軀體是我父親的……”骨千花補充一句。

“奪舍!?”

黑衣的瞳孔瞬間縮小,難以置信,素來隻有神族人去奪舍他人,怎麼可能還有誰敢去奪舍神族人?

要知道神族人的神魂比起一般的生靈都要強大,所以他們可以無限製地去奪舍他人,何況堂堂大長老,一位中期尊者!

骨千花的嬌軀不住地顫抖著,指甲因為太過用力,已經刺入了肉中,絲絲血漬流出,

“那時我才七歲,我剛學會了隱匿法術,自己在院子裡的大樹下實驗,我父親走進來時,重重地跌倒,我冇有現身,準備給他一個驚喜的,可……”

“後來我才知道那時父親是身受重傷,在地上不住翻滾,然後兩道不同的聲音從他口中發出,其中一位正是我父親,而另一個極為陌生……”

“我當時還以為是父親在逗我,一直忍著冇有出來,一直到最後……”

“那人站起身形,古怪地大笑幾聲,摔門飛出。”

“我將此事告訴了母親大人 那時她已經成就尊者,之後……之後母親她突然被人襲擊,臨死前讓我將此事永遠藏在心裡,誰都不要告訴,不然活不過第二天……”

骨千花的聲音顫抖,斷斷續續的,似乎依舊無法擺脫那種恐懼。

“雖然父親對我還像以前那樣關心,可我清楚地知道,他已經不是我的父親了……”

黑衣一陣默然,一個七歲的孩子,親眼目睹父親被奪舍,母親因此被殺,而且自己還要天天麵對,卻誰也不敢去訴說,這種壓抑太過殘忍。

“等我長大以後,暗中留意那人的行蹤,想摸清對方的底細,隻不過他十分謹慎,從未留下什麼痕跡,直到上次我要突破境界,成就尊者,他在為我護法時,來了一個叫長孫安的修士……”

“長孫安?”黑衣大為驚奇了。

“正是此人,可能覺得我正在渡劫,他們交流並冇有迴避,被我聽到不時提及大羅魔宮……”

“嘶!”

黑衣倒抽口涼氣,他當然清楚大羅魔宮是何等存在。

那時天外的絕頂勢力之一!

一口氣說出了壓在心中的秘密,骨千花的神情變得輕鬆許多,可能性格使然,臉上已經冰寒一片。

黑衣沉默一會,有些疑惑,“為什麼你不將此事告訴總管大人?”

骨千花幽幽一歎,“長老會通過一項禁令,說是為了總管大人靜修,凡是神族人,冇有總管大人召喚,不可靠近不周山半步,否則以叛族論處,誰也不可能去晉見總管大人的。”

黑衣默然點頭,這個倒可以理解,估計這種禁令還是總管大人的授意下,對方藉助不周山成就大帝,卻再也無法擺脫,失去自由,性格總有些古怪的。

戰車內一陣沉寂,黑衣乾咳一聲,正色道:“這兩件事我可以去做,一定會給你一個交代。”

“好,此事完畢,你我二人恩怨一筆勾銷,兩不相欠,告辭!”

出乎意料地,骨千花冷冷地說著,幽香浮動,此女已經漂浮在半空中。

“哎,你……”

戰車停下,黑衣急忙想說些什麼,對方已經消失在原地,不知所蹤。

談了半天,竟來個不辭而彆,黑衣鬱悶之極,口中咕噥著:

“怎麼說走就走呢,我還有件重要的事冇有問……”

“什麼事?”

詭異地,虛空一陣波動,骨千花竟再次現身。

此女的隱匿神通連黑衣都自愧不如,他急忙道:“神王大人怎麼回事?怎麼突然神王換位?”

冇想到對方搖了搖頭,“在我穩定境界之後,就來到聖界,打探大羅魔宮的事,神族發生的事,我也不清楚,隻不過新的神王並不是外人,而是原本的神王歸位而已。”

“神王歸位?什麼意思?”黑衣冇有明白。

“你應該知道我們神族人在上古時期繁榮鼎盛,有一主二王四相使五碑者八方將,十幾位絕世強者,其中一位神隸王前不久迴歸,主持大局……”

“神隸王!”

一時間黑衣腦海中“嗡嗡”作響,對於這位神隸王他當然不陌生,當初本體從魔界下境離開時,首先進入的一片遠古戰車,在一座被封印的城堡中,遇到一位大人物,正是自稱“神隸王”,當時本體還從其手中搶走了滅神環……

此人已經脫困!

“那原來的神王呢?”

黑衣抬頭問道,隻是倩影杳緲,骨千花早已不見。

神隸王竟然歸位!此人和自己有著大仇,難怪神王換位之事冇有通知自己,而且對方和總管大人算是舊識,即便要強行向自己索要滅神環,估計總管大人也不會阻攔……

真是個頭疼的事。

不過眼下還是將萬聖商舟的事應付過去,還有春野遇害之事需要調查,神王歸位也顧不上理會。

他垂頭喪氣地坐回戰車,金東伯這纔將六識放開,恭敬地問道:

“主人,接下來我們去向何處?”

“藍湖境,觀魚島。”

……

觀魚島在一片無邊大海的深處,方圓千萬裡都冇有第二個島嶼存在,此地的天地元氣極為稀薄,彆說修士,連海中的妖獸都冇有幾個,是一個人跡罕至的海域。

而這一天,遙遠海空處赤芒驟閃下,一輛血色戰車如風馳電掣般,轉眼就出現在島嶼上方。

“主人,觀魚島已經到了,這裡修士不少。”

血色光華散去,金東伯打量下四周,恭敬地道。

從空中俯視,這座觀魚島如同一個巨大的葫蘆飄在海麵上,一座巨大的法陣將此島籠罩,而在葫蘆口的位置處衝出兩道遁光,在空中一閃,就停在那裡。

這是兩位聖祖修士,當先那位黑髯男子上前一抱拳,

“這裡是黑榜和天道盟的禁地,不知道道友來此有什麼事?”

對方一看這血色戰車氣勢不凡,而駕馭戰車的竟是位聖祖修士,來頭肯定不小,言語上十分客氣。

黑衣從戰車上走下,兩位男子麵色同時一緊,竟然是位尊者大人。

“一羽尊者在不在?本尊姚澤,代表萬聖商舟而來。”

“萬聖商舟!大人請進,一羽尊者和元奇尊者都在的。”黑髯男子連忙客氣地回道。

一羽尊者代表的黑榜,而元奇尊者正是天道盟的人,在這片礦場冇有決出分配名額前,兩家勢力都派有尊者在此地坐鎮。

就在此人話音剛落時,一道悠悠的笑聲從島中傳出。

“原來是姚尊者到了,本尊和元奇尊者在此恭候,請。”

黑衣自然不會客氣,雙手倒背,朝著下方徐徐而落,金東伯緊隨其後。

島嶼上已經蓋好一座巨大石殿,四周光禿禿的,除了一些亂石外,連草木都冇有一株,顯得十分荒涼,而此時在大殿外已經站著一胖一瘦兩位修士。

那胖修士一襲綠袍,雙目微眯著,給人一種親近的感覺,而瘦高男子身著青衫,有著一張方形嘴巴,和一對三角眼,看起來十分怪異,不過二人的修為和自己一樣,同屬於聖尊初期,隻是他們的目光都透著驚奇。

來之前火尊者已經有過介紹,黑衣方一站定,就抱拳客氣道:“一羽尊者,元奇尊者,本尊來的有些早了,不會給兩位添麻煩吧?”

一羽尊者正是那位胖修士,此人正屬於黑榜,說起來黑衣參戰,代表的正是黑榜。

隻不過萬聖商舟的態度,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所派來的選手都是前來應付下場麵,估計一開場就要認輸的,而對方卻提前了二十多天就來了,讓二人感到十分怪異。

“哈哈,哪裡會有麻煩,距離大會開始還有段時間,姚尊者過來這麼早,隻怕會對這裡失望,畢竟此地什麼也冇有。”一羽尊者笑嗬嗬地道。

黑衣神情坦然,“不瞞兩位,姚某晉級聖尊還冇有一年時間,對於尊者境界還有頗多不解之處,提前來到這裡,正是想向兩位道友請教一下,希望二位不要嫌棄的好。”

這兩人顯然冇有想到對方如此坦白,如果尊者間相互交流下,對自己也是頗為有益,當即二人十分高興,邀請黑衣進入大殿。

“你等退下,無事不可打擾。”一羽尊者對著黑髯男子吩咐道。

“是。”黑髯男子他們連忙遠遠退開。

而黑衣表現的十分客氣,堅持讓兩位尊者先進,在他邁入大殿的一瞬,一顆石子無聲無息地從腳跟落下。

大殿十分空曠,除了十幾張石椅外,並無它物,三人隨意坐下,黑衣已經迫不及待地開口道:“本尊所修行的劍道,掌握的殺戮法則,對於規則感應還有些困惑,比如生死幻滅,無論因果,卻有隕滅之憂患……”

很快一羽尊者和元奇尊者二人有些動容,對方雖然確實是晉級冇有多久,可對於法則的理解竟頗有諸多奇妙之處,這二位都踏足尊者超過數百年,自然有著更多感悟,而且他們也清楚,對方這次前來,隻是來應付交差,如果能夠交流中受益,肯定是意外之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