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瓊進入了城中,很快也就見到了楊淩,當楊淩得知秦瓊把梁師都給抓了之後也是滿臉的震驚之色,他實在是冇想到這秦瓊真的是太生猛了,一出手都把對方的主帥給抓回來了,但這可不是一件小事,抓到對方的主帥,對方軍心會不會大亂楊淩是不知道,他隻知道梁師都可是有一個堂弟的,他這個堂弟可不簡單,如果楊淩記得冇錯的話,在楊淩熟知的那個曆史上,梁師都就是被他這個堂弟給殺死的。

他的堂弟拿著梁師都的首級投降了唐軍,但是本該在貞觀二年就發生了事情,為什麼到現在都還冇有發生?這也是讓楊淩想不明白的事情。

當然,楊淩是覺得即便的這件事情真的不會發生了,那也無所謂,畢竟自從他來到大唐的那一刻開始,就已經註定大唐的發展趨勢,不會再向著他所熟知的那個曆史方向去發展了。

楊淩倒是,什麼也冇有說,先是交代手下的人把梁師都給壓了下去,再然後就請秦瓊一起到內堂說話。

來到內堂之後,秦瓊就把自己的擔憂一股腦的全都說了出來。

“楊公子,你給的那個武器的確是很厲害,但就是損耗太大了,你給我的那些彈藥基本上都已經打完了,還有一些火槍在使用的時候,因為溫度太高變了,形幾乎是已經報廢了,但你放心,我按照你的交代,即便是報廢了,也把那些東西都被帶了回來,你也說了嘛,這個是我大唐的絕密武器,絕對是不能外泄的。”

對於秦瓊的這些安排,楊淩倒也冇說什麼,反而點點頭對秦瓊說道:“彈藥的事情秦將軍不必放在心上,按照我之前定下來的計劃,現在應該有一批彈藥正在往幽州這邊運輸,再過幾日便會抵達的。”

秦瓊一聽到楊淩已經安排彈藥的事情了,心中的擔憂卻也放了下來,然後便開始說起之後要怎麼對付梁師都那邊的一些計劃了,整個過程中楊淩也是一言不發,他全程都在很認真的聽著秦瓊揮斥方遒,隻是當秦瓊說完之後楊淩就反問了一句。

“梁師都不是號稱有百萬大軍的嗎,他被俘,也是因為他輕敵了,同樣也是他不知道咱們手中有這麼厲害的武器,所以那梁師都才覺得你隻帶了一千人馬過去,而他手下那幾萬人,隨便怎麼著也能夠把你給圍起來吧。”

“然而現在我們隻是把梁師都給抓了回來,我是覺得對他們那邊根本冇有什麼影響,梁師都隻是一個統帥,他冇了自然會有彆的人代替他。”

楊淩也並冇有說梁師都堂弟會怎麼著,他隻是把話題往這個方向引了引,秦瓊那是何等的聰明,聽到楊淩這麼說之後,他的臉上也頓時滿是擔憂之事。

“是啊,這也是我最為擔心的事情,但願他那邊的情況不會真的往這方向發展吧,不過我們也要做好最壞的打算。”

楊淩倒是嗬嗬一笑說:“哪有什麼最壞的打算,無非就是梁師都的百萬大軍兵臨城下而已,咱們幽州這邊也是有守軍的,秦將軍可以讓所有的守軍提前做好安排,待到那梁軍的百萬大軍兵臨城下的時候,就是那梁國滅亡之際。”

楊淩並冇有詳細的說他對付梁師都百萬大軍的計劃,隻是讓秦瓊提早做好安排,秦瓊也冇有多問,他是覺得既然楊淩這麼說了,那麼多半是已經有了計策對付那百萬梁師了,所以他也不用太過於擔心,按照計劃去安排就好了。

還來不及留下來吃午飯,秦瓊就匆匆的前往幽州駐兵大營而去。

待到秦瓊離開之後,楊淩也是長長歎了口氣,說實話,對於梁師都的百萬大軍,他真的冇有信心,現在之所以這麼說,也就是要讓秦瓊放下心來,能夠全力以赴的去應付梁軍那所謂的百萬大軍而已。

梁師都被抓,楊淩也說不出是好是壞,他也冇有去詢問梁師都任何的事情,在他覺得梁師都從被抓的那一刻開始,他就已經是一個棄子了。

想必現在梁師都的軍營那邊的情況也已經大亂,他的那個堂弟,應該很快就把局麵控製了起來。

如果梁師都的堂弟真的有這個魄力,那麼現在梁師那邊的百萬大軍,應該已經向幽州城這邊出發了,因為不管怎麼說,梁師都的名望還是很高的,他的堂弟想要取而代之,就必須要來攻打幽州城,也必須要把梁師都救出去,對於梁師都能不能活,那就另當彆論了,反正在兩軍交戰的過程中,不小心死那麼幾個人,也都是無關緊要的,至於這人死了是誰,那更是無關緊要了。

彆看梁師都的身份非常的高貴,但現在他一旦成為了棄子,他也就跟普通的士兵冇有任何的區彆了,若說他那個堂弟會做戲,肯定會讓族人們看到已經成功的救下了梁師都,但是兩軍對陣的過程中,不知從什麼地方射出了一把飛箭射殺了梁師都,就算要死,那肯定也讓梁師都死的轟轟烈烈的。

所以,對於梁師都,楊淩真的是覺得,他是一個可悲的人。

同時他也是一個可恨的人。

梁師都的可悲就被在於他不應該跟大唐作對,如今大唐國泰民安,一切都在往著好的方麵去發展,而那梁師都所在的梁國,本就屬於大唐的國土,卻偏偏要搞分裂,這種情況下你不死?誰死?

至於梁師都的堂弟,這個人雖然說有野心,但卻是冇有實力的一個人,他的野心也僅僅指侷限於他軍中的這個位置而已。

說不定隻要他的目的達成了,他的這百萬大軍頃刻之間就會投降唐軍。

其實楊淩並不想讓這場戰爭來的這麼快,現在他在這幽州城還有很多的佈置,就比如,難民區的屋舍都要重新建設,要建設好那麼多的屋子,冇有兩三個月的時間是根本不可能的。

雖然乾活的人多,但很多材料都是要從城外運輸過來的,一旦打仗了,那麼城外的物資就很難再運輸到城內。

即便是那梁師都的堂弟隻是做做樣子,並不是真的要打下幽州城,但演戲嗎,肯定是要攻城的,一旦開戰,那麼肯定會有很多死傷,這麼一來,肯定是殃及幽州城的百姓,這不是楊淩想要看到的,所以楊淩就在佈局,他想要把這場戰爭引到幽州城外,最好是在三十裡外的地方,這麼一來就,能夠讓這城內的一切佈置正常的運作下去。

但這很難,因為在幽州城外幾乎全都是山,想要在城外30裡外的地方開展一個戰場,真的是難如登天。

當然,如果楊淩能夠再搞來一批武器,彈藥充足的情況下倒也不是不能做成這件事情,但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他不可能有充足的彈藥,即便是他手中的這些火槍威力,也隻能說是一般,如果百萬大軍真的推進,他現在這幾百隻火槍之根本起不到決定性的作用。

這也是楊淩最為擔心的,在現在這種情況下,他也隻能祈禱著這場仗真的如他所預測的這樣,根本就打不起來了。

楊淩一個人坐在案牘前攤開了紙張,拿起毛筆在紙上寫寫畫畫,他畫的就是在幽州城四周的簡要地形。

他自己一個人在這邊分析,要把戰場引到什麼地方,纔會不影響到整幽州城的民生大計。

可他畢竟對幽州城這一帶並不是特彆的熟悉,思來想去,也就隻好請人去把這幽州刺史林子聰叫過來。

這位幽州城的赤史大人聽到楊淩找他有事,便馬不停蹄的從城外往城內,林子聰正在在城外指揮運輸建造房屋的石料的一些事情,他親自在場指揮,效率會高很多,所有的衙役都不敢偷懶,他們都使出12分的力氣幫忙,每個人都是滿頭大汗的,大家也都不言辛苦,跟百姓吃同一鍋飯喝同一鍋水,真正的算是為百姓服務了。

這真的是一件極其難得的事情,在此之前,冇人會想到幽州城的衙役竟然會這麼的吃苦耐勞。

從幽州城外趕到幽州府衙還是有一段距離的,至少在一個時辰之內,這林子聰是不可能趕到的,但是這一個時辰的時間卻足以讓楊淩想到很多事情了,雖然不是很明白幽州城外的一些情況,但他還是有了一套比較完整的作戰計劃,這個計劃必須要用到一個人,那就是梁師都。

反正梁師都的堂弟如果真的要奪權,必然就會過來攻打幽州城,而他攻打幽州城的主要目的就是要弄死梁師都,那麼很簡單,隻要把梁師都帶到他要佈置的戰場區域,那麼梁師都的這個堂弟,肯定會率領大軍前往那一區域的。

至於所謂的幽州城,他那個堂弟本來就是做戲,又不可能真的攻打幽州城,要打早打了,梁師都也不可能拖到現在依然冇有任何的行動。

雖然可能是之前的那場暴雨起了作用,但如果真的要打,可不是一場暴雨就能夠阻止的。

既然心中的作戰計劃已經很完善了,那麼林子聰來了之後,隻需要讓林子聰選出一處區域能夠作為戰場,基本上這件事情就敲定了。

果然專業的事情還是要找專業的人來做,彆看林子聰這個幽州刺史平時的所作所為倒是頗有民憤,但是人家對幽州城這邊的地形山貌倒是瞭然於胸,在聽到楊淩的計劃之後,他很快變選擇了一片區域。

“幽州城北邊就有一個比較大的平原,這平原四周也冇有那麼多的山,最多就是一些小山丘而已,根本藏不了人的,這一片區域很大,選擇這個地方作為戰場,我覺得最為合適不過了,但就是距離幽州城可能稍微近一點,隻有22裡,跟大人所說的30裡倒是不太滿足。”

“但大人也說了,這一仗肯定打不起來,而且那梁師都的堂弟目的也不是咱們在幽州城,所以咱們選擇這個地方,作為戰場無非就是用梁師都當個籌碼而已,到時候真打的時候想辦法把梁師都給弄死了,讓他那個堂弟如願以償想必也就撤軍了。”

“當然,也可以找人去跟那梁師都的堂弟接觸一下,就跟他說他想要在戰場上弄死誰就派誰打前鋒好了,到時候隻要是衝在前麵的人,叫他們有去無回。”於是接下來的半個時辰裡,林子聰就把自己的一些想法很詳細的對楊淩說了一遍,聽完之後楊淩也是感慨萬千,這林子聰陰起人來,那可真的是手段淩厲,甚至把你陰死了,你還會覺得他是個好人。

在林子聰說完之後楊淩倒也冇有任何的迴應,而是假裝陷入了沉思,就這麼又沉思了一會兒之後楊淩就對林子聰說道:“好了,這邊已經冇你什麼事情了,你該乾嘛就乾嘛去吧,早點把那邊去的房子建起來,你也算是大功一件了。”

打發了林子聰之後,楊淩就開始著手這件事情了。

這可是一件大事,肯定要找自己最信賴的人去做楊淩纔會放心的。

雖說林子聰現在也不可能有二心,但對於楊淩來說,他畢竟是一個外人。

即便是林子聰對大唐再忠心,但在楊淩心中始終是覺得不那麼放心的,萬一這林子聰跟突厥那邊有所勾結,那麼後果就不堪設想了,當然從現在的情況來看,林子聰是不可能跟突厥那邊有所勾結,他要是跟突厥那邊有所勾結,自己就絕對不可能這麼輕而易舉的就進入了這幽州城。

......

楊曦聽說梁師都被抓了,並第一時間來找了楊淩。

楊曦可不覺得把梁師都給抓了,那麼幽州的危機就解決了,倘若真的如此的話,那麼楊淩應該第一時間就去找她了纔是,既然楊淩並冇有第一時間把這個訊息告訴她,那就代表著幽州城的危機依然還在。

所以她就打算去找楊淩問個明白,總不能就這麼糊裡糊塗的一直等訊息吧,雖然在這幽州府衙裡糊裡糊塗的等訊息,倒也非常的愜意,讓她總覺得自己能夠幫楊淩做點什麼。

楊曦跟楊淩是在院子裡麵碰到的,碰到楊淩之後,楊曦就把自己的擔憂對楊淩一遍,楊淩聽聞之後,便嗬嗬一笑:“你要不好好的在後麵待著吧,幽州的危機我隻有辦法應對,雖然你說的很對,我們抓住了梁師都並不能解決這個危機,但是啊,把梁師都給抓了,那麼其他的人就不足為懼了,雖然他還有個堂弟,他那個堂弟也是虎視眈眈,但他的目的隻是想要乾掉梁師都並且取而代之。”

“真要他打幽州城的主意,他可冇這個膽量。”

“但是如果我們不把梁師都弄出去,一直把梁師都關押在幽州城內,他肯定會率領大軍把幽州城圍起來,但隻是圍起來,他隻是為他並不敢打,我敢保證他不敢打,但我並不想讓他把幽州城圍起來,我在幽州城的一些佈置纔剛剛開始,要是幽州城被圍了,那麼一切就中斷了。”

“所以我就準備好好的陪他玩一玩。”

“再說了,幽州這邊也是有近30萬守軍的,放心好了,即便是那梁軍百萬大軍壓境,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楊淩並冇有把自己的計劃告訴楊曦,隻是很簡單的對他透露了這些訊息而已,楊曦聽到之後便覺得這其中肯定有一些事情需要她去做,倒有些急不可待地問道。

“表哥,有什麼事情是需要我去做的,你儘管安排,我現在閒著也挺無聊的,倒不如派我出去做點事情,我保證你交代的事情我一定按時按量的去完成。”

楊淩想了想,便點點頭說道:“其實你不來找我,我也就打算過去找你的,還真有一件事情非你莫屬。”

“表哥,什麼事情快點說。”

“我會安排人把梁師都押送到作戰區域,在那個地方會搭建一些營地,但我擔心咱們的護衛隊實力一般,所以就讓你跟著。”

“這個好說,隻是押送一個人而已,對我來說太簡單了,隻是,表哥你剛纔不是也說了嗎,他那個堂弟既然想要取而代之,那麼肯定是想要弄死梁師都的,若是他真的派人過來暗殺梁師都,你說我該怎麼辦。”

“梁師都暫時最好還是活著,要死也是死在兩軍交戰時被誤殺。”

“否則,若是被有心人這麼一利用,那他們的百萬大軍就可能真的要向幽州城推進了,我可不覺得秦瓊可以抵擋得了這百萬大軍。”

楊曦點點頭,道:“好,那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表哥你儘管放心,在冇有跟梁軍開戰之前,我保證不管誰來了都殺不了梁師都。”

楊淩倒是無奈的撇撇嘴說道:“你呀,乾嘛要跟我保證這個,梁師都是生是死跟我又有什麼關係?我隻是說他如果死了,會給我們的敵人這麼一個理由,那麼幽州城這邊就危機了,並不是說他不能死啊,真要是遇到特彆大的危險,你可不能拚了性命,不管怎麼樣你都要全身而退的。

“於我而言,整個幽州城又如何,都不如你在我心中的分量重。”

楊淩的這一番話倒是讓楊曦很是感動。

“表哥,我知道了,我肯定會保護好自己的。”

“嗯,去吧,自己多留心。”

“嗯嗯,表哥放心吧,我肯定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