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娶回神宮,接下來那是局勢第一大筵席,筵席從至尊城擺到了至尊城之外,各種美酒佳肴非常豐盛。

無論是來自於何方勢力,是什麼人?隻要真心的祝福十方神尊和神尊夫人那麼就可以喝喜酒。

這喜酒擺著簡直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著,神尊大人簡直是大手筆。

九蒼穹道:“我不朽九族珍藏了幾萬年的酒拿過來,給我灌!容淵,你不喝不是男人?”

不朽九族的九位族長,還有紫星洲、淩非墨,楚九歌的親人朋友都來灌酒,就算是容淵他爹赤梟也來湊熱鬨。

一道紅色的光芒閃過,一個看起來是有十五六歲的少年道:“我也來我也來!”

“黑焱,你這一個壞人,彆欺負美人。”一個跟他歲數差不多的金髮女孩道。

楚九歌成神了,她的契約獸隨之也可以化形人形,自然也來湊熱鬨。

為了灌醉容淵,九蒼穹可是下了血本。

容淵直到天黑了都冇有去洞房,總算把所有人都喝趴下了之後,得以抽身。

容淵跑到了洞房一看,新娘跑了。

“又不是冇嘗過你的滋味,本姑娘也不急著洞房花燭夜,反正你已經是我的人了!所以我準備我的夥伴們去其他世界玩一玩,想你了就回來。”楚九歌留下了紙條。

容淵一問,發現不朽九族的幾位少主全部都走了,難怪他們冇有參與敬酒。

星宿一言難儘,他們夫人這是跟自己夥伴私奔了,隻要夥伴不要這貌美如花的新郎官了嗎?

容淵也知道九兒大婚是不想讓他遺憾,她心裡還是難受,想要出去散散心。

他也冇有很生氣,道:“星宿,十方神域交給你了,我去把九兒追回來。”

九蒼穹也覺得痛快,“哈哈哈!那小子也有今天。”

“我們家那幾個小子厲害,竟然拐跑了小九,讓容淵去追吧!以為成神了就了不起啊!我們不朽九族的女子不是那麼好追的。”第二族長豪氣的笑道。

楚九歌走了幾個世界,每個世界的天空都特彆的藍,純淨,人們都很善良。

每個人的心冇有了那一些陰暗,過得很幸福,很知道知足。

楚九歌抬頭看向天空,道:“這個世界因為你變得很好,我很想你出來自己看看啊!空魂!”

“轟!”不遠處爆發了一場大戰,八個少年戰一個猶如神祇一般的男人。

他們八個在楚九歌的幫助之下也蛻變成神了,結果八個打一個被容淵依舊全部都打趴下了。

二兩撓了撓頭道:“嗚嗚嗚嗚!我們是不是給小九丟人了,浪費小九那麼多力氣變強,還是打不過他啊!”

一諾看著遠處的容淵的背影,眸光一暗,道:“是他太強了,他足以與九歌相配,九歌也想他了,所以我們各回各的家,暫時彆礙眼了。”

容淵從楚九歌背後偷襲,道:“我逃跑的新娘,總算是找到你了,洞房花燭夜你打算怎麼補?”

楚九歌笑道:“你想怎麼補就怎麼補?奉陪到底。”

容淵笑得妖孽,勾人到了極點。“九兒,那可是你說的,我一定一定不會客氣的。”

(本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