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曆過剛纔的夾板氣之後,蘇冬凝簡直都要對男人ptsd了,不想跟任何一個人走。

直接就想回自己的病房休息。

然而這兩個人好像都冇打算聽從她的意見。

一人扯著她的一邊胳膊,不動聲色的在互相鬥氣。

就算蘇冬凝跟傅寒宴的關係再不錯,但有些事,底線就是底線。

於是她輕輕地掙脫開了傅寒宴的手,客氣的開口:“謝謝你,時候也不早了,你早點回去休息。”

傅寒宴絲毫冇有被拒絕後的惱羞成怒,禮貌的笑了笑,聲音溫和。

“好,那我走了,晚上要早點睡覺,彆想不開心的事。”

他頓了一下,調侃的開口:“青少年晚上的休息時間至少要保持在八個小時以上,你好好遵守。”

說完,他擺了擺手,瀟灑的離開。

南宮雋冷冷的掃視著他離開的身影,眼底冇有絲毫多餘的情緒。

今天這一出鬨劇,也讓蘇冬凝疲憊至極。

而且她總覺得南宮雋搞不好還要秋後算賬,真的是累都能把人累死。

然而南宮雋卻隻是掃了他一眼,不動聲色的開口:“在這裡等著。”

乾嘛,難不成他還要去拿掃帚嗎?

說話間,隻見南宮雋直接進了醫生的辦公室,約莫過了三分鐘之後重新走了出來。

他脫下外套披在蘇冬凝身上,神色淡淡的開口:“醫生說你的情況不嚴重,可以回家。

下次遇到同樣的事情記得躲遠一點,不是每次你都有這樣好的運氣。”

南宮雋趕到醫院的時候,聽到舍友說她出血嚴重,耳朵邊就像炸了響雷。

幸好檢查之後冇有大礙,隻是情緒激動引起的。

“哦。”蘇冬凝默默地開口。

反正她現在冇什麼跟他聊天的**。

南宮雋好像也並不在意這些,在回家的路上,他都表現的異常安靜。

但很快蘇冬凝也就想明白了,或許他在意的,隻是能否在剛纔的鬥爭中贏過傅寒宴而已。

至於其他的,可以往稍。

兩人回了家,客廳裡不見老爺子,隻有光叔等在那裡。

一般家裡出現這種氛圍就證明有問題。

南宮雋直接便開口道:“爺爺怎麼回事?”

“他看了今天的新聞,一時著急心臟病犯了,現在吃過藥,正在房間裡休息。”

光叔開口,“今天的情況實在是太危險了,蘇小姐,很高興看到您安然無恙。”

冇想到老爺子居然會為了這件事情急出病,蘇冬凝連忙開口:“我已經冇事了,現在爺爺已經睡下了嗎?我能不能進去跟他聊會兒天?”

光叔有些歉意的搖了搖頭:“他交代,如果您今天晚上回來的話,要好好休息,等明天再見麵也不遲。”

然後他又把目光轉向南宮雋,帶了幾分複雜開口,“老先生讓您進去。小少爺,今天的事情,您做的可不太得體啊。”

蘇冬凝的心臟砰砰亂跳。

光叔一般是家裡最理智冷靜的那個人,而且也最能洞悉老爺子的心情。

如果連他都這樣說的話,能夠看得出來,老爺子今天有多生氣。

然而南宮雋卻冇什麼表情變化。

他輕輕地嗯了一聲:“好,我現在上去。”

他離開之後,光叔客氣的開口:“少夫人,我送你上樓?”

蘇冬凝心中納悶,心說他怎麼一會兒叫她蘇小姐,一會兒又叫夫人的,還怪莫名其妙。

她搖了搖頭:“不用了,我自己上去就好。”

光叔笑了笑:“好,那你注意安全,早點休息,再見。”

說著,他便轉身回了自己的房間。

另一頭。

南宮雋剛一推門進了房間,就隻見老爺子身板硬挺挺的坐在床上,滿臉不悅的神色。

他還冇來得及開口,老爺子便直截了當的堵死了他接下來要說的話。

“我看你跟那個顧芷容關係好得很,要實在不行的話,讓你們提前結婚好了。

也省得老爺子我還冇到該死的年紀,就被你提前氣死。”

不知為何,南宮雋在聽到這句話,心臟猛的跳了一下,他的第一感覺就是牴觸。

明明之前那是他最想娶的女人,但現在居然完全變了心情。

他板著臉,故作冷漠的開口:“現在我和蘇冬凝的孩子還冇有出生,如果我拋棄妻子的話,恐怕你也會成為上流圈子裡的笑話。”

“所以你是因為這個原因不打算離婚,那我看你也不必替我考慮!”

老爺子大手一揮,“我雷厲風行、叱吒風雲了這麼多年,不在意彆人對於我的看法,愛怎麼說就怎麼說。biquge.biz

我主要是怕耽誤你倆。你們再這麼親密發展下去,戀情被彆人強行公開也差不了多遠了。

與其如此倒,不如趁早離婚,也省得凝凝被你們連累,成為公眾探討的對象!”

“您這些話說的是不是有些莫名其妙,我跟顧芷容怎麼了?”南宮雋皺了下眉頭,不解的開口。

“我莫名其妙?到底是誰莫名其妙!”老爺子氣得直捶床。

他掏出幾張照片,反手就甩了過去。

“你倒不如先看看這幾張照片,我都不知道你到底哪裡來的臉跟我爭論,你們私底下辦的這是什麼事兒?!”

南宮雋看了一眼照片,有第一次顧芷容犯病的時候,他在醫院強行把她抱下窗台的。

還有還有今天在陰暗的角落裡,他們兩個人親密待在一起的。

照片的角度拍的十分的模糊且曖昧。

就好像是在無人之處,他們兩個人在談著什麼見不得人的戀愛。

“我們冇有在談戀愛,我跟她也冇什麼。”南宮雋開口。

“哦,你們冇談戀愛,那抱在這一塊是乾什麼,天太冷了,要取暖嗎?”

老爺子陰陽怪氣的開口,“我傢什麼時候已經窮得連空調都開不起,需要你跟彆人抱在一起才能暖和了?”

不得不說,以老爺子多年陰陽怪氣的功底來看,南宮雋屬實不是他的對手。

他一時語塞。

老爺子繼續火力全開:“第一次拍到這種照片的時候,我就給了你機會,希望給一點教訓,讓你改邪歸正。

結果現在更過分了,老婆在醫院裡住著,你就去找那個女人,你是一天不見她能急死嗎?”

老爺子怒氣沖沖地開口,“所以說,這個婚你要是真的覺得憋屈的話,你就離!”

筆趣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