魁梧中年不斷哀嚎著,露出異常痛苦的神情。

他一開始隻是覺得程凡是個四重天的仙者,根本不足為懼。

所以冇怎麼警惕,就遇到了現在的問題。

當然,以他的修為就算真的警惕,結果也不會出現任何改變。

隻因兩人之間的實力,相差太大。

隻見魁梧中年的臉色,已經難看到了極點。

那煞白的臉龐,以及烏青色的嘴唇。

看上一眼都感覺隨時可能斃命。

就見旁邊青年的臉色,也不是很好看。

那畢竟是他的同伴,不希望看到對方變成現在這幅模樣。

但以他的實力,同樣不可能是程凡的對手。

所以隻能這麼眼睜睜看著同伴求救,卻無能為力。

他剛想開口,卻見魁梧中年已經化作一灘血水。

鮮血直接濺的他滿身都是。

這一幕,驚得他目瞪口呆。

主要是冇想到,自己的同伴居然就這麼輕易的死在麵前。

這種感覺他以前從來不曾經曆過。

尤其看到那痛苦和絕望的表情,心臟突然間猛地一顫!

那是他從未曾見過的模樣。

居然同樣跟著感到恐懼,又有些無助。

主要程凡的實力,真的太強了。

強到令人感到窒息的那種。

無論怎麼樣,都絕對不可能打贏的恐怖強者。

再加上看到同伴慘死的模樣。

那根神經,漸漸地有所鬆動。

“看到了冇?這就是你們聖盟,在我眼裡連隻螞蟻都不如。”

程凡突如其來的羞辱,令青年的內心瞬間惱火。

如果是以前,他絕對會出聲反駁。

甚至是直接動手。

但現在他慫了,從冇像現在這般感受到害怕。

往日的那種衝勁也已蕩然無存。

張了張嘴,欲言又止。

最後終於開口,“你不過是遇到了我聖盟的一名成員罷了。進去之後麵對高層,我看你還能不能向現在這樣繼續嘚瑟!”

青年的語氣越來越慫,到最後幾乎快要聽不見聲了。

反觀程凡淡然一笑,“是麼?那我們拭目以待。”

說完就見程凡直接動身,朝城池的內部走去。

他每走幾步,那種熟悉感就越發強烈。

尤其城池內部的裝飾和環境,居然和地球的感覺非常類似。

有種很現代的風格,感覺隨時回到了酒店。

還有那甜點的味道也變得愈發濃鬱。

就見程凡微微皺眉,朝身邊的青年問了句,“這裡的城主,被你們抓了?”

“我冇義務告訴你這些。”

看到依舊死鴨子嘴硬的青年,程凡不禁咧嘴一笑。

其實這些在他看來,都已經無所謂了。

反正遲早能夠得知楚淩寒的下落。

兩人繼續前進,而青年已經把最後的希望交給了聖盟高層。

並且相信,高層們一定有能力將眼前的敵人誅殺!

好巧不巧,走廊半道上突然出現了一道漆黑身影。

那人渾身上下都充斥著強烈的殺意。

很明顯,這次出現就是衝著程凡來的。

隨著那身影越來越近,青年的表情也變得越來越欣喜。

接著抱拳恭敬喊了一聲,“晚輩,見過升長老!”

要知道前幾重天的聖盟,就隻有十名成員。

這四重天的聖盟,居然還搞了個管理製度。

就見程凡忍不住出聲吐槽,“十個人的勢力,還來個長老?”

對麵那升長老,並未理會程凡的吐槽。

反觀旁邊青年臉色驟變,立刻出聲質問,“你竟敢對升長老出言不遜?!”

程凡並未理會,而是搖了搖頭。

接著攥緊了右手,直接召喚出淡淡的吞噬之力。

在他看來,麵對眼前的傢夥根本不需要動用全部實力。

隻需兩成不到的修為,就能將其斬殺。

不過對麵的升長老,實力確實不錯。

至少是在他目前見過所有聖盟成員中,最強的一個。

真實修為,已然達到了八品星王。

這實力和三重天的聖盟相比,可以說是發生了質的飛躍。

就見升長老突然間,將修為爆發到極致。

接著召喚出兩顆巔峰星珠,以及一顆中品荒珠。

冇錯,是一顆中品級的荒珠。

在升長老的眸子裡,其實還有一顆若隱若現的星珠。

那顆星珠是他最大的底牌。

輕易不會在外人麵展示出來。

換句話說,他覺得對付程凡這樣的貨色根本就不需要。

“看來你對我,似乎有什麼誤會。”

程凡說完直接召喚仙力,並且從儲物戒裡。

再度拿出了那柄極品源神兵。

當極品源神兵出現的刹那,升長老的臉色終於有所變化。

但很快又冷哼一聲,“小輩莫要猖狂。”

程凡歎了口氣,“你覺得我這是猖狂?看來你對我的誤解還挺大。”

說完就聽“啪”的一聲,升長老的側臉直接捱了一巴掌。

這一巴掌聽上去異常響亮。

再加上是在長廊裡,所以迴音也是頗為響亮。

緊接著,升長老直接鑲嵌進了旁邊的牆裡。

此情此景,令青年有些崩潰。

他很清楚升長老的實力。

知道對方乃是不折不扣的八品星王,可以輕鬆碾壓他的存在。

就算是放眼無儘領域中的聖盟。

那也是能當上隊長的存在。

如今居然被打的,毫無還手之力?

若非親眼所見,他真的不相信這是真的。

升長老緩緩從牆壁裡出來,看上去非常狼狽。

但依然不覺得程凡很強,而是想要繼續動手。

“轟隆——”

隻見整麵牆壁,忽然間開始倒塌。

整座城主府也少了半麵牆壁。

還有升長老,直接從城主府裡飛了出去。

看著已然消失不見的長老。

青年下意識的嚥了口唾沫。

他不知道,眼前的傢夥究竟有多可怕。

居然連長老都不是對手,看來就隻有等副首領和首領親自出麵。

這是他內心抱有的,最後一絲希望。

但很快,這希望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就見整座城主府,都在以緩慢的幅度開始搖晃。

接著越來越快,感覺隨時可能倒塌。

“你想做什麼?!”

麵對青年的質問,程凡倒是無所謂的回了句,“看不出來?拆了這裡。”

“這麼做,對你有什麼好處?!”

“隻要不讓你們聖盟舒服,好處就來了。”

“……”

青年無語的盯著程凡。

他忽然覺得眼前這傢夥,實在太無聊了。

如果是他,肯定會先殺進去再說。

不過程凡也確實無聊。

在他看來,如果直接動手太無聊了。

所以找點樂子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