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裡來的道法玄光?”

誠心連筷子都冇有放下,趕緊向著玄光閃耀的地方跑了過去。

“是誠意,是在誠意那裡!”

推開門,誠心就看到了此時的小師弟誠意躺在地上,盤膝而坐。

他側著身子,閉著眼睛,顯然是睡著了。

看到了這裡,誠心的嘴角開始抽搐了起來。

“該死,他躺在地上睡覺的時候,得到了道法玄光照耀感應?”

眼前的情況,讓他這個道法天才無法接受啊!

此刻的誠心,直接捏斷了手中的筷子,然後帶著哭腔說道:

“區區武夫,何德何能,何德何能啊!”

“嗚嗚嗚……祖師爺啊,我纔是道門天才啊,這種道法玄光應該給我啊!”

誠心渾然忘記了,他這個道門天才,剛剛還在想著利用道法去做菜。

現在的他,充分地詮釋了一句話:嫉妒,已經讓他麵目全非!

“算了,算了,是自家師弟,是自家師弟!”

他長長地吐出了一口氣,並且做出了決定。

“以後,在我的酒樓裡麵給我跑腿打下手的,必定有誠意你的一席之地。”

“可恨!”

就在這時候,躺在地上的陸平有了變化。

他的眼睛還是閉著的,顯然冇有醒來,然而此時的他居然開始五心向天,盤膝而坐。

看著這一幕,誠心的嘴皮子再次抽搐,驚訝地說道:“這個小傢夥……他不會是在夢中悟道了吧?”

夢中悟道!

這,太誇張了。

“但,這絕對不會有錯誤的,道法玄光照耀,夢中盤膝打坐,這個小子!”

“看來,從現在開始,我不得不將這個第一天才之名,讓給這小子了。”

這雖然是一個已經被多次證明的事實……

“算了,好歹是自家師弟,那就護法吧!”

想到了這裡,白臉的誠心道長都不知道自己該用什麼樣的臉色來麵對人生。

“大的生死不知,小的直接原地悟道,好像就剩下我一個在無所事事……”

“呸,我不能就這麼傻呆呆地伺候著這兩個傢夥,我也得行動起來!”

“對,我去把最好吃的熊掌都給吃光了,吃飽肚子消消氣!”

越想越氣的誠心,終於還是采取了行動。

他要報複這兩個該死的傢夥!

……

才小半個熊掌吃下了肚子,誠心無奈地發現自己……吃撐了!

“誠意搞來的這個大傢夥,肉還真是多啊。”

“道士,就該被如此對待嗎?”

“哎……”

一聲歎息之後,誠心整個人都變得落寞了許多,他甚至已經在想,自己是不是也得稍微練一下武功,增加一點實力呢。

……

青山縣縣衙。

“大人!”

老吳火急火燎地跑了進來,向來都從容的麵色此時卻非常差。

林大人正趴在桌子上小憩呢,這幾天他一直都冇有睡好。

因為,叛軍已經到了連雲郡了啊!

青山縣雖然是在連雲郡邊緣之地,和叛軍現在所在位置的距離還遠得很。

可問題是連雲郡如果扛不住,他們青山縣還能有好下場?

正所謂覆巢之下無完卵!

“這曹賊一夥,行事激進,手段狠辣,無比囂張!”

“據說死在他們手下的大焱朝官員,已經超過了三百人!”

雖然這三百人之中大多數都是一些不起眼的小官員,可問題是……

他也隻是一個小官員啊!

林大人一直都是一個目光長遠的人,這幾日他一方麵主持著縣衙大局,另一方麵還在想著自己的退路。

這時候老吳就那麼火急火燎地跑來,可是直接將他嚇得啊!

他腦袋剛剛抬起,顧不得頭暈下意識地問道:

“吳捕頭啊,可是叛軍打來了?”

“啊,不是啊……”吳捕頭搖了搖頭,心說,大人你這神經也太敏感了吧,現在叛軍纔剛剛到了連雲郡邊上呢,距離打到咱們這裡怎麼也得一年半載的。

林大人先是鬆了一口氣,然後才站起來罵道:“那你火急火燎地乾啥,是想要嚇死我,然後帶著我的官印去投靠叛軍嗎?”

吳捕頭的嘴角頓時一抽,這個,似乎還真是一條好路子啊。

當然他立刻連忙彎腰喊道:“大人,大人,小人不敢啊,您可不要嚇唬小人呐。”

林大人擺了擺手,說道:“行了行了,彆擱著喊了,說罷,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吳捕頭用僅存的一隻手抹了一把汗,這才說道:“大人,現在縣裡麵流傳著一個謠言。”

林大人的眉頭一挑,麵色再一次凝重了起來:“謠言?是什麼謠言!”

作為一個英明的縣令,他深深明白謠言的可怕。

有些謠言一旦擴張開來,後果極為嚴重!

“吳捕頭,是什麼謠言,說來聽聽?”

吳捕頭想了想,說道:“大人,是這樣的,今天小三兒去巡邏的時候聽到有人在說長生不死藥的事情。”

“說是青山道觀裡麵藏著長生不死藥,一旦吃了之後,非但能讓人白骨生肉,斷肢重生,力大無窮,還能長生不死,立地成仙。”

林縣令聽了後卻是愣了好一會兒。

“這什麼跟什麼啊,長生不死藥?力大無窮,立地成仙?”

“道觀的幾個道長這會兒都冇有立地成仙呢,這簡直就是無稽之談。”

林大人與道觀打交道已久,當然不會相信這樣的事情。

吳捕頭說道:“是啊,這誠意道長修煉有多麼努力刻苦,咱們兄弟可是親眼看到的,有著長生不死藥還修行做什麼?”

“不過大人,讓屬下在意的還有另外一件事情。大人可記得,誠意小道長當初可是去找過張師爺問過幾十年之前,關於神之村謠言的事情。”

林大人本來就聰明,剛剛隻是腦子發脹所以纔沒有想起來。

如今聽吳捕頭那麼一說,他立刻想到了什麼!

林大人走了一圈,然後重新回到了座位上。

他敲了敲桌子,然後說道:“吳捕頭,你的意思是當年的那一夥人,捲土重來了?”

“總之,這絕不是什麼好事情。”

林大人說道:“吳捕頭,你立刻派靠譜的兄弟去通知誠意道長他們,讓他們做好準備。”

“另外,把張師爺喊進來,本官有事情要問他!”

“是!”

……

陸平醒來的時候,已經是饑腸轆轆,他直接奔向了廚房,卻看到四師兄正將自己掛著呢。

他笑了笑問道:“咦,四師兄你這是在做什麼?”

誠心翻了翻白眼,心說:我這能告訴你是因為我吃撐了嗎?

“練功呢,你少廢話。讓你好好努力,你還給我睡覺去了,哼,今天的你,太不知進取了!”

陸平:……四師兄看起來怎麼茶裡茶氣的,那麼傲嬌啊。

“咦,四師兄你才吃了那麼點啊,都給我跟大師兄留著的嗎?哈哈,不愧是四師兄,你人真是太好了。”

誠心:……!!!

陸平愉快地拿起了熊掌肉,直接開啃。

……

陸平剛剛將一塊肉給啃完,還來不及擦嘴,忽然聽到了一陣怪異的聲音。

“嘟,嘟,嘟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