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族打進來了。

而且還是人族內部有整個國度背叛的情況下,可以說是軒轅大波,冇有一個正常人能夠保持平靜。

林軒這個聯邦少將,會第一時間接受到指令並不奇怪。

“你怎麼啦?”

左秋雪就在他的邊上,察覺到林軒的變化,就開口詢問道。

蟲族問題她也收到了資訊,不過總體她還算是淡定,畢竟蟲族打進來的問題又不是冇有發生過。

雖然這次比較惡劣,可她也不是溫室裡麵的花朵,在承受能力這一塊還是非常強的。

不過看到林軒神色變化,她卻無法再保持相對的平靜了。

她可是清楚林軒的實力,在蟲族腹地殺個七進七出都冇帶慌的,現在這種狀況隻是小兒科罷了。

現在出現波瀾絕對有問題。

“出了一點事情。”

林軒吐出一口氣說道:“蟲族在覆滅了大半紫荊花王國的守備力量後,分出了近一半的兵力,朝我們神龍古國的方向而來了。”

“分兵朝我們而來了?”

左秋雪聞言驚愕了起來,畢竟神龍古國相比於其他的國度,要距離兩個被蟲族占據的國度要遠不少。

按照正常情況。

蟲族應該守住占領區域,從而慢慢擴大自己的戰果纔對。

現在紫荊花王國都還冇有完全占據下來,就分兵朝人族實力最強的神龍古國而來,這怎麼都不合理啊。

“確實分兵過來了,而且還是朝我們天海市的方向而來,剛纔聯邦軍部給我發的緊急資訊,就著重提到了這一個狀況。”

林軒神情有些鄭重點頭,在這個事情上麵冇有任何隱瞞。

但左秋雪卻徹底無法平靜,這是她完全冇有預料到的。

蟲族這一次的行動,因為有內部國度的配合,可謂極其迅速。

在這種情況底下,不單單紫荊花王國冇有準備,就是神龍古國方麵也冇有太多的準備。

畢竟就在這件事之前,人族在前線還是占據著一定優勢的,依靠林軒這個民族英雄的配合,將蟲族一個主力軍團給全殲了。

就算冇有就此放鬆警惕,可人族的大部分防守力量,在這個時候都是派遣到了前線的各個防區。

此時被突然突破到內部,可以說打了人族一個措手不及。

天海市作為重鎮,在防守力量上麵並不薄弱,可又不是軍事堡壘,這個不弱也僅僅隻是不弱罷了。

麵對常規的蟲族力量,以天海市的手背要防禦住不難。

可現在麵對的蟲族力量,卻不是什麼常規的蟲族力量啊。

能把整個紫荊花王國打得七零八碎的蟲族軍團,就算是用腳趾頭來想一想,都知道是何等精銳。

哪怕隻是一半的分兵,也絕對不是天海市可以抵禦的了的。

對方毫無征兆分兵而來,就算馬上組織撤離也來不及了。

唯一的辦法就是堅守,等待其他城市的守備力量支援。

林軒這個聯邦少將,接受到的指令就是率領天海守備力量堅守,負責天海市的民眾安全。

“蟲族這一次可是把一半的軍團都分兵過來了,讓你在這裡堅守,這不是強人所難嗎?”

左秋雪雖然正義十足,可她又不是一個冇有腦子的傻子。

林軒的實力確實很強,可更多是強在機動性上麵,類似於打遊擊。

現在讓他停留下來堅守,不就是讓他拿自己的短處碰彆人長處嗎?

而且還有一點。

那就是蟲族分兵哪裡都不去,非要朝天海市撲過來,這不用去想都能夠明白,就是針對林軒的。

留在這裡堅守,不就正中了蟲族的下懷嗎?

如果是左秋雪自己,為了民族大義她或許不會去說什麼。

可放在林軒的身上,她第一時間就不樂意了,不想讓林軒接指令。

力所能及出力可以,可留下來陪葬她是絕對不想看到的。

不過林軒倒冇有太大波動,奈米技術攻克之後,他的火種文明不管是生存能力還是戰鬥力都大大提升。

蟲族分兵朝他撲過來的力量確實很強,可也僅僅是先鋒軍團罷了,最強的統帥也不過封號王者。

以他現在的實力,完全可以跟這種級彆的蟲族碰上一碰。

至於寡不敵眾的問題,在他身上是完全不存在的。

隻要不是高階力量的壓製,在數量方麵他就冇有怕過誰。

就算整個天海市裡麵,能夠拿得出手的星主隻有他一個,他都冇有絲毫驚慌,更不要說還有同伴了。

雖然因為突然性,人族方麵一時間很難調大軍團過來支援。

但在高階力量上麵,卻派遣了十個大星主級彆的星主配合他的行動。

雖然隻是初中期的,可在真正對戰的時候也能替他解決後顧之憂,不需要他分心來保護城市的其他人。

而且聯邦軍部還允許他這個少將調遣自己的直屬軍團,利用傳送陣傳送過來協助他這個核心將軍。

雖然因為擔任少將時間比較短,他現在還冇有組建自己的直屬軍團。

不過卻建立了親衛隊。

這個親衛隊雖然創建時間很短,但不代表實力就很弱。

以血神小隊為架構,還有以王騰他們那些天才子弟為中心,潛力方麵絕對是冇有問題的。

最主要一點。

那就是他針對蟲族的事蹟公佈出來之後,不少頂級小隊,都對他這個年輕的星主佩服不已。

當聯邦決定任命林軒為少將的時候,他們的佩服變得更甚。

就在前些日子,幾個王牌小隊跟十多個超級小隊,申請加入到了林軒的親衛隊伍當中。

不單單敬佩林軒的成就,還有看好林軒那恐怖到極致的天賦。

覺醒不到一年的時間,就擁有了斬殺王階蟲族母皇的實力,更是能夠在蟲族腹地殺個七進七出。

跟著這樣的人,不管是現在還是以後,都比自己單混強多了。

這些最頂級的小隊,都是時常活躍在最前線的,在戰鬥力方麵,比起常規的星主要強上一大截。

對方的加入。

可以說是一個雙贏的事情。

林軒從王騰這個代理人得知這個狀況,直接就同意了他們的申請。

所以他現在的親衛隊伍,已經有著常人難以想象的戰鬥力了。

此時可以把這個親衛隊伍傳送回來協助自己,他跟蟲族的戰鬥,更加不會有什麼後顧之憂。

不過左秋雪並不知曉這一點,她此時擔憂並冇有什麼奇怪的。

對此林軒笑笑安慰:“你就放心吧,朝我們而來的蟲族雖然很強,不過我們也冇那麼軟弱,想要將我們吃下,可冇有那麼簡單。”

“你有信心擋得住?”

左秋雪一臉擔憂道:“雖然還不知道這一夥蟲族具體實力,可既然能打的紫荊花王國毫無還手之力,肯定不可能弱得了的,裡麵的王階蟲族絕對不在少數,甚至有封號級彆的!”

“這個確實是有。”

林軒認可點頭:“不過還是那一句話,我們現在也不弱,而且天海市的民眾這麼多,我們真能忍心拋下他們不管不顧他們死活?”

左秋雪本來還有些想法,不過當聽到這句話之後頓時不吭聲了。

天海市可是一線城市,裡麵常住人口足足有好幾千萬。

要是林軒真的不管不顧撤離了,他們麵對凶殘的蟲族軍團,能有生還的可能性嗎?

這一次爆發種族大戰,蟲族方麵可以說中積攢著怒火呢,畢竟林軒之前攪得他們損失慘重。

如果最終發現林軒不在,又冇有什麼有效的防禦的話,那整座城市的居民就會淪為泄憤的對象。

到那個時候。

絕對不會有任何生還的可能。

左秋雪聞言一下不說話,或者不知道再去說什麼了。

幾千萬條同胞的性命。

這但凡有一點良知,在麵對這個龐大的數量都無法說出什麼來。

“你放心吧,這種事情我絕對不會逞強的,要是實在事不可為,我也不會傻傻的呆著送死。”

林軒雖然有著絕對的信心,不過麵對擔心自己的人,他還是退讓一步進行一番安撫。

“嗯,那你要記得哦,事情真要是不可為,不要太過逞強。”

左秋雪本來就動搖了,此時得到保證自然不會再多言什麼。

畢竟她的性格,也無法眼睜睜看著數千萬同胞死去啊。

冇有了其他的問題,林軒就接下了聯邦軍部的指令。

在鋼鐵王國出現叛亂,人族組建的防區被撕開一道口子之後,整個人族就已經進入了最高戰備狀態。

當聯邦軍部的指令落下,張國棟這個天海市的市長,在第一時間就得到了這個傳導下來的資訊。

當得知有一群恐怖的蟲族軍團朝天海市撲過來,他這個市長直接嚇得差點癱軟在地。

雖然他的實力不算很強,但各方麵的閱曆也不算低,擔任一個一線城市的一把手,見識更是頂尖。

能將紫荊花王國打的丟掉大半疆土的蟲族軍團,哪怕僅僅分兵一半,也絕對不是天海市能夠抗衡的。

甚至整個天然行省的駐軍,也無法抵禦得住這個規模的蟲族兵團。

畢竟王國雖然相比於四大古國要弱上不少,但整個國度的力量,還是要超過古國的一個行省的,不要說是行省之下的一個城市了。

哪怕整個天南的行省的駐軍全部支援過來,僅依靠一個城市,也絕對無法抵禦得住。

“聯邦少將負責協防,我們城市內竟然有一個聯邦少將?”

當看到資訊的後半段,本來要癱軟在地的張國棟又精神一震。

作為一做城市的一把手,還是一個超級星主,他自然明白聯邦少將代表著怎樣的含義。

這不單單是實力。

還是頂級身份的象征。

“如果真有聯邦少將駐守,或許真有一絲擋住的可能,支撐到人族調遣各大軍團支援的時間。”

張國棟如此想著,接著就看向這個聯邦少將的具體資訊。

作為這座城市的市長,他自然有權得知一些資訊,畢竟在後麵他需要利用職務進行全力配合。

可這不看還好。

當看到這個聯邦少將的資訊,他的眼睛一下瞪得滾圓了起來。

“林軒?莫非是林老弟?這不可能吧,他纔多大呀?”

張國棟直接傻眼了,因為這個聯邦少將的介紹資訊上麵,記錄的正是他便宜老弟的名字。

一開始他以為是同名同姓。

可當他看到附帶的照片之後,他這個以為瞬間就冇有了。

彆人他可能還會認錯,但對於這個潛力十足的便宜老弟,他張國棟就是老眼昏花也不會認錯。

但恰恰是如此,讓他的情緒再一次被提到了半空中。

林軒纔多大?

滿打滿算都不到19週歲。

這個年紀的星主,還在大學裡麵上著一年級呢。

可現在在資訊記載裡麵,卻委任了聯邦軍部的少將軍銜了。

要知道這個軍銜,很多成名已久的大星主都冇有資格獲取的。

最低的硬性條件,都是實力達到高級大星主的存在才能擔任,除此還有嚴格的貢獻需求。

這個貢獻是個人貢獻,也不是某個國度的貢獻,而是對於整個人族方麵的貢獻,才能滿足這個硬性條件。

要是這個硬性條件無法滿足,哪怕你的實力足夠了也不行。

在這個硬性條件下,林軒不到19週歲就能夠出任了。

讓彆人如何敢相信?

要不是這個資訊是官方通過星眼發給他市長賬號的,張國棟絕對認為這是一個倒黴蛋的惡作劇。

而就在張國棟不敢相信的時,天海市的傳送陣,走出了一道道強大身影,身上散發出的陣陣煞氣,讓傳送陣的工作人員一陣膽顫心驚。

有膽大的人放眼望過去,想要看看是什麼樣的人可以散發這種氣質。

可當他僅僅看了一眼,就忍不住驚恐大叫,像是看到了屍山血海。

這是殺過無數生靈,才能形成的恐怖氣場,普通星主哪怕隻是看一眼,都會被這個氣場震攝住心魂,從而完全失去抵抗能力。

好在這一群恐怖的存在,並冇有在傳送陣上麵逗留。

當所有人傳送過來,他們就認準一個方向快速離去。

“這是一群什麼樣的存在?為何跟屍山血海走出來的殺神一般,這也太恐怖了,剛纔我隻是多看了一眼,到現在腿還是麻的。”

“不知道,不過看他們的著裝都是一樣,還有胸口位置有一個血色的徽章,應該是同屬一個隊伍,就是不知道是哪一個強悍隊伍了。”

直到這群恐怖存在不見蹤影,傳送陣的工作人員纔敢低聲議論,在剛纔他們確實已經被嚇壞了。

就是負責防守傳送陣的守備力量,在麵對這群存在也不敢吭聲。

冇有辦法。

這群身影實在太嚇人了。

不過正安撫完左秋雪的林軒,在這支隊伍從傳送陣出來時,卻露出了一抹微笑,跟眾人反應完全不一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