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回事兒,我怎麼看到了蘇法醫的名字?”汪明月驚撥出聲。

祁明宇的眉頭皺了起來,拿起案卷靜靜地看了起來,而汪明月的聲音將陳峰,王俊仁,李太田三個人全都吸引過來了。

而正一邊啃著包子,一邊過來閒逛的白小冰則是一臉好奇:“喲,這是怎麼了,一大早上就有新案子了,我看看,我看看……”

李太田白了這貨一眼,然後道:“是蘇法醫報的警,居然有人在晚上挖蘇法醫媽媽的墳。”

“什麼?!”白小冰大吃一驚,他忙將手裡的大半個包子全都塞到了嘴裡,將兩邊腮幫子塞得滾滾的,然後就也擠了過來,和大家一起看。

而看到後麵,還寫著,蘇陌申請為她母親驗屍。

重案組的眾人:……

白小冰費力地把嘴裡的包子吞了下去,這才問:“怎麼回事兒,蘇姐的媽媽是怎麼死的,為什麼有人要挖她的墳,這得是多大的仇多大的怨啊。”

這個問題,現在重案組的大家冇有人能回答他,不過祁明宇卻是道:“那四個挖墳的馬上就送來了,蘇法醫也會跟著一起到的,一會兒我們問問就知道了。”

白小冰應了一聲,便腳步飛快地往外走去,同時還冇有忘記回頭交待了一句:“我去通知老家貓一聲。”

法醫室裡,老家貓正悠閒地澆著窗台上的那盆綠蘿,還心情好好地哼著不知名的小曲。

正在這個時候,“咚”的一聲,法醫室的門被撞開了。

老家貓愉快的歌聲一頓,與此同時手上的澆水壺一歪,水直接澆在了他的鞋上。

於是老家貓的臉一黑,扭頭,目光不善地看向罪魁禍首,咬牙切齒的:“小麻雀!”

白小冰則是直接將老家貓那黑漆漆的臉色掠過,直接急急地道:“老家貓,不好了,蘇姐出事兒了。”

一聽這話,老家貓忙放下澆水壺,然後連聲問道:“怎麼回事兒?”

白小冰拉著老家貓一邊往重案組辦公室走,一邊說:“昨天晚上有人去挖蘇姐媽媽的墳了。”

“臥槽,這也太缺德了。”老家貓瞪眼。

白小冰繼續道:“而且現在蘇姐申請為她媽媽驗屍。”

老家貓:……

這是彆人挖墳冇挖成,自己也要挖,不過這裡麵不但有問題,而且問題大了。

“小蘇的媽媽是怎麼死的,什麼時候死的,那些人又為什麼要挖她媽媽的墳,她媽媽是什麼人?”

四連問,直接把小麻雀給問自閉了,話說他一個問題也答不出來。

於是在兩個人進入重案組辦公室的時候,小麻雀給出了一個答案:“等一會兒蘇姐來了,你可以問她。”

老家貓:……

就知道你是一個廢物。

小麻雀:……

你也是一個老廢物。

而在大家心焦地等待中,蘇陌和那四個大漢都到了,隻不過四個大漢被分開送進了審訊室,而蘇陌則是進了重案組的辦公室。

她纔剛剛一進門,便對上了大家一雙雙關心擔憂的眼。

“蘇姐,你冇事兒吧!”小麻雀第一時間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