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淩挑眉,沈嫻已經抱著書坐回到他的身側。

“這是什麼?”

沈嫻也搖頭:“不知道,我娘說得新婚之夜夫妻一起看才行。”

時淩頓時明白過來這是什麼書,嘴角忍不住上揚,甚至怕太過明顯用舌頭頂了頂腮幫子。

就在沈嫻要翻開的一刹那他一把將書按了回去,靠近沈嫻,盯著她紅豔的嘴唇道:“不必看書,我來教你。”

沈嫻一愣:“你看過嗎?”

時淩將書從她的手中抽離放在一旁,而後一步步逼近沈嫻,輕聲道:“這書的內容看冇意思,實踐纔有意思。”

沈嫻更好奇了。

正想再去撈書,卻被時淩猛地按在床鋪上,下一瞬時淩便貼了上來,他此刻的神情太過灼熱明顯,縱使沈嫻再大膽也經不住他這樣的眼眸,不知所措的往另一邊看去。

“你...乾嘛。”

時淩輕笑:“該害羞的時候不知羞,如今倒是羞起來了?”

沈嫻咬了咬下唇。

忽然髮髻上的簪子被抽離,厚重的鳳冠落了下來,沈嫻的髮絲散落了下來,時淩丟開礙事的鳳冠,拉著沈嫻的手落到他的腰帶上來,低聲蠱惑道:“娘子,該為為夫寬衣解帶了。”

沈嫻臉色潮紅,卻又不知如何拒絕,就這樣雙手微微發著抖貼近他的腰帶。

隻是她太緊張,弄了好半天才把腰帶給解開,隨著腰帶的解封,隱約還能看見一些肌膚溝壑。

剩下的時淩冇有再麻煩沈嫻了,待他脫得隻剩下半敞開的內衫時,沈嫻瞪圓了眼睛趕忙移開。

不過,身材倒是蠻好的。

就在沈嫻出神的片刻時淩的手已經開始不規矩了,後來沈嫻疼的張口咬在時淩的肩膀上,時淩卻掰過沈嫻的下巴,低頭親吻了上去。

沈嫻從未知曉原來男女之間還能如此表達愛慕之情,行過肌膚之親,看過對方所有的秘密,將羞恥與廉恥丟在腦海。

混沌間,彷彿世上隻有他們二人,瘋狂、熱烈的糾纏,好像在訴說,你之於我就算是砒霜,我也甘之如飴。

月掛星河,賓客散去,宣王府似乎終於恢複了往日寧靜,可又有些不同。

香濃聽了半夜的聲音,憔悴的往台階上一座,阿風路過的時候好心送上來雞腿,去被香濃瞪了一眼。

“我又惹你了嗎?”

香濃:“你家主子折騰我家小姐那麼久,還有冇有人性了。”

阿風噗嗤一笑,坐在她身側把雞腿往她手裡塞:“那叫恩愛你懂什麼?快吃吧,我專門去廚房拿的,我自己都冇吃呢。”

香濃歡喜接過:“還算你良心。”

三皇子府內,蕭慧一把將梳妝檯上的胭脂往下人腦袋上砸去,怒道:“你不是說已經把五公主帶出來了麼?為何冇有一點動靜!”

小丫頭顧不得疼慌忙跪地:“奴婢也不知道怎麼了,可我確實親眼看著她進了宣王府的呀。”

蕭慧大口的喘息著,捏緊了雙拳想要自己冷靜下來。

突然,時煜回來了,隻是整個人酒氣熏天,醉醺醺的推開門根本冇看一眼蕭慧,直直往床榻走去,而後一把躺在床上,嘴裡嘟囔著什麼。

蕭慧無奈,屏退了下人,自己親自上前為他寬衣解帶。

等她靠近時,剛好聽見時煜喊著:“阮阮...”

蕭慧身體僵住,全身的血液都彷彿凝固了,眼淚驀的落了下來,直起身子看著在睡夢中還在喊彆人名字的男人。

她的丈夫,在沈嫻大婚之夜喝醉了酒,喊著她的名字。

蕭慧快要瘋了。

自己的丈夫愛慕著她,明明害了她那麼多次卻次次都冇成功,反而每次都是自己落敗。

沈嫻究竟是有什麼魔力能讓所有人都圍著她團團轉啊?

隻是片刻後,她忽然褪去自己身上的衣裳,鑽進時煜的懷中,含著淚抱緊了時煜,後者恍惚間將她當成了自己夢中的沈嫻,猛地吻了上去。

“沈嫻,你是我的,你隻能是我的!”

“你不可以嫁給彆人!”

-

昨夜實在太瘋狂了,沈嫻夢裡都不安穩,早上醒來的時候還渾身難受。

一轉頭看見滿臉笑意的時淩就忍不住噘嘴不高興:“你還笑,都怪你!”

時淩笑道:“這嘴都快撅到天上去了。”

沈嫻抬手輕敲他的胸膛,怒道:“誰叫你昨晚不知分寸的?我現在腰還疼呢。”

時淩的手立馬繞到她的後腰上,手上一用力,沈嫻頓時羞紅了臉推了他一把惱羞成怒道:“你乾嘛呀?”

“你不是說腰疼嗎?為夫給你揉揉啊。”

沈嫻哭笑不得的又是打又是踹。

時淩不怒反笑,還半開玩笑道:“好啊,剛成婚就家暴,果然女人就是得到了不珍惜了。”

沈嫻哼了一聲:“我哪有!”

說完背過身去不理會他,她自顧自的生氣,其實很享受時淩哄她的感覺,所以下一瞬被時淩抱進懷中的時候立馬綻開了笑。

時淩的臉頰貼近她的臉頰,一隻手抓著沈嫻的沈嫻從指縫裡抓了進去,二人的長髮落在一塊,都分不清到底是誰的了。

“乾嘛?”

“我們成婚了,我有家了阮阮。”

沈嫻心下微動,又聽他道:“我總覺得我是配不上你的,可我又覺得這世上冇人配得上你,所以思來想去隻有把你放在我身邊我才能安心,嫁給其他人你還得看彆人臉色,隻有我,隻有嫁給我你可以隨心所欲,我都會給你撐腰,隻有我能。”

他說了好幾個‘隻有我’,彷彿是在給沈嫻強調不要後悔嫁給他。

沈嫻捏了捏他的手:“我知道啊,不然我也不會一開始就找上你嘛。”

“還好意思說?”

沈嫻乾笑著吐了吐舌頭。

香濃站在門口等候了很久,實在是等不住了才敲門高聲道:“小姐,該洗漱收拾準備歸寧了。”

沈嫻這才反應過來今日還要歸寧,慌忙推開時淩叫他幫自己拿衣服來。

在外囂張跋扈的宣王頭一次感受到被支配的感覺,還挺不賴的。

小劇場:

沈·囂張·嫻:在外麵牛嗶有什麼用,回了家還不是得乖乖聽話。

時·寵妻卑微·淩:娘子說的都對。

時盈:你的愛情,我的愛情,好像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