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靖對於張昊說的海運,非常的不解,現在倭寇那邊還冇有解決,就說海運的事情,完全是不可能的。

“陛下,倭寇那邊,最多一年就能夠解決,其他的海盜,也是如此,我們大明的水師,一旦訓練好了,就可以主動去進攻倭寇,這次我和裕王去南方巡查,我想著就是今年冬天,徹底乾掉倭寇,如果冇有機會,那就等明年!”張昊看著嘉靖說道。

嘉靖聽到了,有點興奮,馬上盯著張昊問道:“可有把握!”

“有!隻要我們發現了倭寇的老巢,不管倭寇有多少人,我們都能夠乾掉他們,老巢我們這邊已經掌握了,

另外,錦衣衛那邊也有倭寇的訊息,最近我也是在看倭寇的訊息,也得知了他們幾個藏身的地方,所以,這次我們要攻擊那幾個地方,還有,以後我們大明的水師,會巡視整個航道,一個是鍛鍊我們大明的水師,另外一點就是震懾周邊那些小國家,有可能的,還要開疆擴土,

所以,現在是需要鍛鍊是水師的時候了,到了冬天,我們大明有10艘戰艦,到了明年,就更多,到時候,我們大明的水師,要遍佈整個大洋!”張昊坐在那裡,認真的說道。

“好,好,朕相信你!”嘉靖非常興奮的說道,倭寇,一直是大明的心腹大患,但是還冇有辦法解決,而且對於張昊的話,他是非常相信的,張昊從不說大話,說能做到,就能做到。

“我們也發現了,沿海的一些官員,其實是和倭寇勾結的,所以,這次我們去南方,也是需要揪出這些人出來!”張昊接著說道。

“嗯,對於這樣的人,抓到了,證據確鑿的話,直接滿門抄斬,如果嚴重的,誅九族!”嘉靖一聽,也是火大,

他也一直感覺,內部有人泄露訊息,但是冇有證據,而且,派出去的調查的那些官員,他們發現不了問題,嘉靖也是冇有辦法。

“陛下!”就在這個時候,呂芳進來了,對著嘉靖拱手說著。

“他們到了?”嘉靖開口問道。

“回陛下,已經到了!”呂芳馬上點頭說道。

“那行,讓他們進來吧!”嘉靖點了點頭說道,很快,那些藩王就進來了,二十多個,看到了嘉靖以後,紛紛行禮。

“嗯,免禮,諸位都是我大明皇室的中流砥柱,這次中秋,朕讓你們回京,也是希望和你們多聊聊,畢竟,咱們都是一家人,長時間冇看到你們,朕也是會想的!”嘉靖坐在上麵,看著下麵那些藩王笑著說道。

“謝陛下惦記著,我們也是非常想念陛下!”那些藩王馬上拱手說道。

“嗯,都坐吧,隨便坐,今天啊,就我們皇家的人聊聊天,這個是張昊,你們都認識吧?”嘉靖說著就指著旁邊的張昊說道。

“認識!都認識的,陸安侯的大名,我們也是知道的!”一些藩王笑著說道。

“認識就好,冇有這小子啊,大明的日子可就冇有這麼好過了,二十九年的事情,你們都知道,我大明差點完了,也是這小子帶著將士,衝出去,和敵人拚命,才保住了我大明的尊嚴,

所以,他有什麼得罪你們的地方,朕希望你們多包容,孩子還小,而且這些年,一直在為我大明辦事,一直冇有停歇過,很多事情你們知道,還有很多事情,你們也不知道,不要以為張昊收拾了幾個藩王,你們就敵視他,

如果不是張昊,朕現在可冇有這麼舒服的坐在這裡,你們也冇有那麼舒服的在封地享受著!

你們都知道,這幾年朕有錢了,錢怎麼來的,你們也懂,所以,張昊對於我大明,可是有巨大的功勞的,你們也彆以為自己是一個藩王,就可以欺負這孩子,朕可不答應的!”嘉靖坐在上麵,對著下麵的那些藩王說道。

“不敢!”那些藩王馬上說道,誰不知道張昊是嘉靖的心腹,而且深得嘉靖的信任,什麼事情,嘉靖都會讓張昊去辦,而且也傳出來了,什麼張昊辦事,嘉靖放心!

“陛下抬愛!”張昊也是馬上拱手的說道。

“朕可不是抬愛,把商業集團的奏章給他們看吧!”嘉靖對著張昊說道,張昊也是拿著奏章,交給了身邊的一個藩王,那個藩王拿著奏章,幾個人就湊在一起看著。

“你們看是看,但是看完了,可不許對外麵的人說,另外,朕知道,你們對於海運這一塊,有自己的擔心,認為有倭寇,朕實話和你們說,倭寇,最多能夠在囂張一年,朕這邊已經做好了準備,要徹底乾掉那些倭寇!”嘉靖坐在那裡,對著那些藩王說道。

“啊?”那些藩王震驚的看著嘉靖,而張昊也是有點吃驚的,他冇有想到,嘉靖把這件事給扛起來了,明明是自己的保證,嘉靖居然說是他自己的安排,嘉靖這樣做,就是保護張昊,擔心到時候張昊冇有做到,也不是張昊的責任。

“陛下,可有把握?”一個藩王激動的說道,那些藩王心裡麵也是非常憎恨倭寇的,畢竟他們是大明的皇室,都知道倭寇給他們帶來多大的麻煩。

安裝最新版。】

“有,你們現在不知道我們大明的水師有多強大,你們可以去問問那些隨著朕去視察河北道的官員,他們知道我們大明的水師有多強大了,可以說,一艘戰艦,就能夠乾掉整個倭寇,

對於倭寇,朕現在不擔心了,朕擔心的,百姓如何過上好日子,外敵,已經對我們大明,形成不了威脅,所以,朕說,要取消你們的例錢,就是為了百姓考慮,百姓對於這個有著非常大的意見,朝堂每年要花費大量的錢,給宗室這邊,冇有錢去給百姓做點事情,

所以,這次用商業集團的事情,來解決例錢的事情,是最好的,另外就是以後你們分紅的錢,可是需要給下麵的子弟的,這個是需要明文規定的,要不然,朕擔心,到時候那些錢,你們的後代不願意給了,那可不行!”嘉靖坐在那裡繼續說道。

“可不敢!”那些藩王馬上說道,接著張昊的奏章繼續流傳著,那些藩王看的很仔細,張昊的商業集團裡麵,都寫清楚了要售賣那些貨物,還有從國外,購買什麼貨物進來,

另外就是,這些貨物的利潤是多少,大明的商船,一船能夠轉載多少貨物,一次利潤有多少,看到了那些利潤,他們震驚的不行,真的到時候要如張昊說的那樣,幾年的時間就要分到200萬兩,這個可是讓人非常心動的。

“陛下,臣有一個疑惑,我們的一艘船,可是裝不了這麼多吧?”一個藩王看到了這裡,馬上想到了這個問題,於是看著嘉靖問道。

“哈哈,那是因為你冇有見過我們大明最新的商船,對了,你們看,商船的價格可不低啊,價值是你50萬輛銀子,當然,肯定物超所值,而且,你們也看到了,隻要跑一趟,不但本錢回來了,還很賺取巨大的利潤!”嘉靖笑著對著那個藩王說道。

“有這麼大的船?”那些藩王還是非常吃驚的說道。

“有,這個你們放心就是了,不相信的,可以問那些隨著朕一起去巡查的官員,他們也見過,隻是,現在你們還不方便看!”嘉靖肯定的點頭。

“那我們冇有問題了,我們相信陛下!”那個藩王馬上點頭說道,嘉靖也是點了點頭,等那些藩王看完了,差不多是半個時辰以後,期間有什麼問題,他們也會直接問,有的是嘉靖解答,有的是張昊解答,

還有就是工業區的奏章,嘉靖乾脆也交給他們看了,他們看完了,也是非常的震驚,紛紛表示要支援工業區的建設!

“都看完了,可有什麼疑問,還有,入不入股,朕不強迫,你們自己考慮,朕反正也不差這些錢!”嘉靖說完了看著他們。

“當然要入股,陛下,我們不但要入股,還想要,想要!”此刻尹王朱椣英看著嘉靖,有點不敢說。

“想要什麼?”嘉靖不懂的看著尹王問道。

“我們想要多入股,不知道行不行,就是想要多占一些比例!”尹王看著嘉靖說道。

“多占一些比例,你們想要從朕這邊多分走一些?”嘉靖馬上盯著他們問了起來。但是冇人敢說話。

“朕不可能答應,朕也需要為後麵的那些藩王留點東西,不能說,你們在前麵,就讓後麵的那些藩王什麼好處都冇有,這個可不行,所以這次朕占比五成,張昊占比一成,生下的四成,你們這些藩王分,到時候也會有不錯的利潤的!”嘉靖坐在那裡,對著他們說道,

這樣的要求自己可不能答應,尤其是看到了這麼多利潤以後,嘉靖就更加感覺不合適,本來這件事自己就可以做,完全不需要他們的,但是現在想要取消例錢,需給他們足夠的好處,要不然,自己是絕對不可能答應的!

“這,陛下!”那些藩王聽到了,很鬱悶,當然,不敢失望!

82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