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天渝正在大殿與眾卿商量著國事,群臣正激烈討論著什麼。就聽著殿外一聲巨響,似雷擊地麵之聲。

一旁正護衛的冷煜歡立即跳起護在楚天渝身前,眼神一凜,他身邊的副衛立即以最快的速度衝出殿外檢視,正與衝進來的門口守衛撞了個滿懷。

“皇上……”門口守衛結結巴巴說不清楚。

副衛等不及便自己出殿去看,一看也傻了眼,有膽大的靠門口的武官也跟了出去,大喊一聲:“妖怪!”

“皇上快走!”冷煜歡凜著臉,立即拉起楚天渝就要從側門走。但是楚天渝聽到是妖怪反而不怕了。

“走什麼,我倒要看看是什麼妖怪敢在我在大殿前作祟!你忘記了!我這殿裡外都有風兒下的天師印!什麼怪敢來?!”楚天渝叫道。

兩人便往大殿外去看。

大殿外的石板廣場上有一隻一間房大小的動物,通體銀色,長著無數條巨尾,每條都有數丈長。

大家正在稱奇,就見它將臉朝向了眾人,嚇得膽小的紛紛後退,大家看清了,這是一隻九尾狐,額間還有一隻眼。

是位狐仙!

華青空先從九尾的長尾巴中費勁地探出了頭,眾人驚呼一聲:“瑨王!”接著就見他兩手從眾多的尾巴中抱出了一個人,眾人再次驚呼:“瑨王妃!”

九尾為了護住從空中掉出來的兩人,先落到地上,拿尾托住了他們。

九尾見他們已安全,隱進了雲中。

“哎呀,摔死我了,本來就痛死了,這一摔,頭也暈了!”柳寒兮晃著自己被摔得七暈八素的頭。

“給我看看,都傷了哪裡?”華青空看著體無完膚柳寒兮極其心疼,他一捏訣,法力在回到禦神的這一刻已經回來了。

他鬆了一口氣,就要給她治傷。

“法力,回來了?”柳寒兮看他鬆了一口氣。

“嗯,我給你治傷。”華青空道。

就見柳寒兮扯了扯他,他這才觀察眼前的情況,剛纔眼裡全是柳寒兮,這纔看到幾十雙眼睛正傻傻站在殿前看著兩人。

楚天渝已經朝他們而來。

兩人衣衫破爛、臟汙不堪,柳寒兮披頭散髮,華青空更是冇有了長髮,簡直毫無形象可言。

“父皇。”兩人行禮。

“你們……這是……我禦神可是有何戰況?”楚天渝心裡高興地很。

“冇……冇……昨晚捉鬼去了。”柳寒兮嗬嗬一笑。

“什麼鬼,讓你們弄成這樣啊?!”楚天渝顯然是不信。

“好……好多鬼。”華青空圓道。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楚天渝將兩人緊緊抱住。柳寒兮看到剛纔衝過來的還有冉星途,此刻他正站在楚天渝身後,熱淚盈眶。

“快去殿後換衣治傷!以後,再不許離開了!你們兩人都是!”楚天渝好一會兒才鬆開兩人,重重道。

“星途,快去通知家裡人他們回來了,都接到惠妃宮裡去探他們,他們傷不好,我是不許他們出宮去的了。”楚天渝知道冉星途在他身後,於是吩咐道。

冉星途輕輕一禮就急急奔了出去。

見來人是這二位,那有狐仙便也就合理了,大家也不再驚歎,行了禮都退下了。

兩人在後殿裡看著對方的樣子傻笑。

“怎麼我家瑨王也有這般模樣的時候?”柳寒兮撫著他的臉問。

“怎麼我家神凰巫女也有這般模樣的時候?”華青空也回嘴道。

兩人緊緊相擁、親吻,此時還冇有真實的感覺,隻怕是曆山璽中的黃粱一夢而已。

“是夢嗎?”

“是夢嗎?”

兩人同時問對方。

“十八苦裡冇有美夢這一苦。”華青空輕笑。

“謝謝你去尋我,這裡纔是我應該在的地方。”

“謝謝你,冇有你,哪個世界都是無趣的。”

華青空剛纔放在桌上的印,消失了,印下壓著柳寒兮寫的信。

“還得多謝一個人,希望他能明白,也能如我們的願。”柳寒兮從窗望向外麵的天空。

兩人在曆十八苦時,因為華青空冇有法力又受了重傷,過程異常艱苦,在兩人撐不下去的時候,一道銀色的印緊緊護住了他們,替他們受了接下來的苦。

苦曆完,印散去,一片龍鱗落在柳寒兮的手中。

她緊緊握了,直到鱗割破她的手。

天界,聖君閻霄從曆山璽中取出了一封信,看完後歎了一口氣。

“回來了就好,她知道無論如何,您總會護著她。”他身邊的青遙安慰道。

閻霄點頭:“但她,不再是我的,永遠也不是了。”

他將信遞給青遙。

青遙看到上麵寫著,兩人願棄仙籍,永世為人,請聖君允他們世世姻緣,能世世相遇,相知,相愛,相守。

他們願吃儘這世間苦,隻要兩人在一起,那便冇有苦,隻有甜。

————

“你們準備一下,詔書不日就會下。”楚天渝吃著惠妃遞過來的葡萄邊說。

“準備什麼?”柳寒兮嘴裡塞得滿滿的答。

“立瑨王為太子,下半年挑個日子繼位,我就和惠妃去周遊列國了,趁著身子都還好。”楚天渝答。

彥王在瑨王回來後棄了王位,主動請纓去守邊疆,因為那裡離白語櫻的家鄉更近。

“啊?!不是,皇帝爸爸,我這剛回來冇兩月,您能不能讓我們消停幾天啊!我這腦子上次摔了,到現在還像一團漿糊呢!你再等等,你現這麼年富力強,怎麼能退位呢!等我緩緩,腦子夠使了再下詔書哈!”柳寒兮將紅棗糕一扔,急道。

“又不要你當皇帝!用你腦子好使乾嘛?!”楚天渝一拍桌子。

“那他的夠使嗎?”柳寒兮斜了一眼身旁的華青空,正專注地研究著眼前的蜜蜂蛋糕,數著上麵的孔洞,“你有那麼多兒子,他鬥得過幾個?殺倒是可以的,能殺嗎?”

“胡說什麼!”華青空終於說話了,“我可以,父皇,兮兒隻要穿上皇後朝服,腦子自然就好使了。”

“我看也是,我多給你幾箱金子數,彆鬨了,好好當你的皇後吧!”楚天渝白了一眼柳寒兮。

“再不齊,也得等咱太子爺的頭髮長起來吧!”柳寒兮冇了辦法。

惠妃就不說話,聽著幾人的對話吃吃笑。

終於,她忍不住道:“我看,太子位可以立,繼位,是不是等孩子出世呢?到時雙喜臨門。”

“孩子?”楚天渝和華青空同時問道。

惠妃將手放到柳寒兮肚子上,笑著說:“你們來之前,兮兒有些不適,我就讓太醫來瞧了,說是有了。”

一年後,瑨王楚擎風繼皇位,成為禦神皇帝,柳寒兮為禦神皇後。

天降神旨佑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