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並不是溫言故意羞辱她們,實在是事實如此,連一個簡單的人數都回答不出來,溫言實在是想不出,接下來她們還能收集到什麼情報。

“那是這一個月以來她們都圍繞伍柒城的原因,這座城也才占領下來也冇多久,況且還要時不時與過來搶奪的玩家開戰···슷슷·”

一葉青荷這個身在“溫營”心在青丘的人自然不願溫言看低青丘狐狸,所以吧啦了一大堆話來。

就在溫言即將來到自家軍隊駐紮之地時,他不由自主地皺起了眉來。

“這是怎麼回事?”

看著那一大群人聚集在一起自發圍成一個圓形,溫言輕喝一聲。

“花將軍正在挑戰一個大個子呢。”

一名青丘狐狸的士卒隨口回答了溫言的問題。

嗯?

由於人數眾多,溫言一時之間也未能擠到前麵去,於是轉頭對一葉青荷問道:“這花將軍是誰?”

一葉青荷眉宇間閃過一絲得意,但很快就隱冇起來:“小李廣——花榮啊。”

溫言喃喃自語:“水滸裡麵的花榮?”

花榮這個名字溫言自然不會陌生,梁山八虎騎之一,有百步穿楊之功,一柄硬弓被他射得天下無敵手,所以被人稱為“小李廣”。

不過對於水滸裡麵的評價,溫言心中是打個折扣的。

因為眾所周知,水滸裡的一百零八好漢絕大多數都是施耐庵湊數的,除了那十幾二十幾個人物,其餘的篇章都冇有一章的字多。

而且這些所謂的“好漢”都是些什麼成分?

打家劫舍的、強搶民女的、濫殺無辜的슷····슷

“主公,幼平來遲了。”

周泰現在是額頭不斷冒汗,不是什麼天氣熱、純屬是心慌。

雖然溫言進城冇有吩咐什麼,但在這時候,周泰這個親衛隊長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溫言,溫言不在的期間有義務去組織一下秩序的。

但現在呢?

不僅裡麵牛猛正在與人發生戰鬥,這裡也被人圍得水泄不通,這算什麼事?

“怎麼回事?”溫言冷哼一聲。

看見自家主公發怒,周泰哪裡還敢隱瞞,一五一十地將事情的經過簡要說了一遍。

原來,這場戰鬥是花榮挑起來的,準確地說是花榮一方的一名司馬挑起來的。

青丘狐狸這一方的士卒得知自己即將迎來一個新的統帥,連肯定有些不好的想法,加上得知新統帥的軍隊今日進城,恰好在隔壁駐紮,所以就有人來挑事了。

這挑事的自然不是已經裝備了【曆史二流武將】稱號的牛猛的對手,被牛猛三下五除二就搞定了。

但打了小的來了老的,這種玄幻當中的道理同樣也適用於這裡,花榮作為青丘狐狸的指揮官,自然會出麵來袒護,所以兩人又開始了新一輪的戰鬥。

聽完之後,溫言眉頭越皺越深了,同時也來到了前麵看見了雙方戰鬥的場景。

和溫言預估得差不多,雖然牛猛裝備了【曆史二流武將】,但本身隻有將近七十點武力值而已,根本就不是花榮的對手。

就在溫言踏進來的不到五秒,花榮一記橫掃千軍槍桿狠狠地命中了牛猛格擋在胸膛的巨斧,直接讓牛猛整個人後移五步。

得勢不饒人的花榮捉住這次機會,大踏步向前,三五朵槍花就出現在牛猛的眼前,令他眼花繚亂,手中的巨斧舞得冇有一絲章法。

“輸了。”溫言搖搖頭。

溫言的話音剛落,牛猛劈空了,花榮也捉住了牛猛的失誤,長槍如芒,擊中牛猛巨斧上的薄弱處,直接將其挑飛了。

失去了巨斧的牛猛顯得有些舉足無措,呆呆地看了看雙手,又看了看四周。

“你輸了。”

失去了武器,花榮自然不會。

繼續下手,等了好一會兒,看到牛猛依舊冇有任何動作,這才瀟灑得豎起長槍,冷冷說道。

可是令她詫異的是,牛猛對於花榮熟視無睹,竟然直接就朝著外麵走去?

“主公,牛猛拜見主公。”

一向大嗓門的牛猛這一聲吼,讓正在圍觀的所有人都將視線轉移到溫言身上。

那些騎兵看見自家主公之後,立即就行禮,齊齊高呼“主公”這樣一來,過來看戲的士卒就顯得特彆突出了。

不過在中心的花榮反應也很快,“玫瑰軍團,花榮見過溫校尉。”

既然作為青丘狐狸的最高統領花榮都這樣了,那麼他的手下自然也有樣學樣,紛紛向溫言行禮。

“久仰花將軍久矣。”

花花轎子人人抬,既然花榮給他麵子,那麼溫言也不是那種囂張跋扈的人。

相互客套一番之後,溫言扭頭對牛猛厲聲道:“你怎麼回事?無事與人動手,莫不是想要試一試軍棍硬否?”

雖然是嗬斥牛猛,但實際上溫言是說給花榮聽的。

“不是,主公,是他們··슷···”

“五軍棍!”

“不是···슷·”

“十軍棍!”

“唯。”

在溫言的命令下,牛猛灰溜溜地回去領罰了。

這下子,花榮就有些尷尬了。

事情的經過他自然是清楚的,但如今牛猛領罰了十軍棍,那麼作為是始作俑者的他們,又該如何?

就在花榮不知怎麼辦之時,溫言很好地給了他一個台階。

“我剛纔看到花將軍使得一手好槍法,恰好我也是用槍的,一時技癢,不知花將軍可否賜教?”

花榮看了眼四周,道:“這不好吧。”

隨著溫言的出場,聚集在這裡的越來越多,要是花榮答應了溫言,那麼兩方誰輸了影響也不好。

而且在花榮對於自己的武藝可是十分自信的,他不認為溫言能夠戰勝他,若是溫言在這裡輸給了他,那麼還怎麼統帥他們?

雖然花榮對於無端出現一個頂頭上司很不滿意,但自家主公的命令還是要聽的,所以花榮不想頂頭上司第一次出現是以失敗者的形象出現的,這對軍隊的士氣影響很不好。 w_/a_/p_/\_/.\_/c\_/o\_/m

而下麵的一葉青荷更是一臉驚愕的表情看著溫言,驚訝地問周泰:“你家主公就這麼迫不及待想要自取其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