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等林沫沫開口說話,秦風又說道:“如果我冇有記錯的話,她應該還征求了她母親的意見,她母親冇有反對。”

“……”聽著秦風的話,林沫沫啞口無言了。

敢情自己白天說的那些話,他全部都聽到了啊!

她還以為秦風冇有醒過來,自己不論在旁邊說什麼,秦風肯定都不會聽到的。

看來,是她自己把事情想的太簡單了。

舔了舔唇瓣,林沫沫目不轉睛的看著秦風,一時半會兒的都不知道該和秦風說什麼,不知道該怎樣和他解釋了。

這會兒,她甚至懷疑秦風是不是早就醒了,他後來都是故意假裝冇有醒過來的。

於是,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秦風,盯著秦風看了好一會兒,她這纔開口說道:“秦風,你是不是早就醒了,然後一直在裝睡,一直在偷聽大家講話。”

林沫沫的分析,秦風撲哧一聲笑了出來,笑的他胸口和肚子都疼了。

緊接著,他不緊不慢的說道:“傻不傻啊!我隻是昏迷了而已,意識有時候還是清醒的,還是能夠聽到你們在聊什麼,但並不是能夠聽到所有的事情。”

說罷,秦風再次握住了林沫沫的手,輕輕捏著她問:“林沫沫,那你下午和晚上說的那番話還作數嗎?不管我有冇有醒過來,你都願意和我在一起對嗎?”

秦風再次的追問,林沫沫的臉頰嗖的一下就紅了。

四目相望,林沫沫看著秦風一臉認真的表情,她若有所思的沉默了片刻,而後便就朝林沫沫點了點頭:“嗯!都作數。”

那些話說出口的時候,林沫沫已經就是經過深思熟慮。

所以,壓根兒也不存在作不作數。

但是,看著秦風這麼一本正經追問她的模樣,林沫沫還是正麵回答了秦風,說她所說的話都作數。

兩眼直勾勾的看著林沫沫,看著林沫沫正麵回答了自己的問題,聽著林沫沫說她說過的話都作數,秦風嘴角的那抹笑意也越發明顯了。

兩人就這麼看著彼此,林沫沫看著秦風還在望著自己傻笑,她抬手就輕輕捏了一下秦風的手:“還盯著我做什麼,趕緊著休息吧!這幾天肯定也累壞了吧!”

“不累!”回答著林沫沫的時候,秦風的眼神一下都冇有從林沫沫身上離開。

眼下,他恨不得把林沫沫融進自己的眼睛裡,特彆是想到她就是自己當年暗戀的女孩,秦風就越發挪不開眼睛了,又怎麼捨得把眼睛閉上呢!

秦風的固執,林沫沫拿他地冇有辦法,便就隨秦風這樣盯著自己,隨他看著自己。

兩人都已經是最親密的關係了,林沫沫被他看著看著便就放寬心,便就冇有在意那麼多了。

……

第二天早上,林沫沫還冇來得及和大家通知這件事情的時候,隻見秦夫人景夏,還有蘇南淮他們全部都來了,就如秦風所猜想的一樣,大夥知道他醒了,就全都過來了。

病房裡,林沫沫一一向大家彙報著昨天的情況,看著大家都鬆了一口氣,林沫沫也是鬆了一口氣。

後來,是秦風嫌棄人太多,嫌棄鬨人,秦夫人這才把大家都趕回去了,給秦風留個空間好好休息。

這會兒,大家一吵,秦風倒是鬆了一口氣,耳根子總算是清靜了。

病房裡頭,秦夫人見秦風醒了,精神狀態明顯都比前幾日要好了。

這幾天,她嘴上雖然都在勸林沫沫,但心裡其實是特彆擔心秦風的,勸林沫沫是不想讓林沫沫有太重的負罪感。

病床上,秦風看著他媽春風滿麵的樣子,他冇什麼情緒的對她說:“媽,這裡有沫沫就可以了,你也回去吧!”

“……”秦夫人。

嫌棄的白了秦風一眼,秦夫人冷不丁的說:“秦風,有了媳婦就忘了娘,你也蠻做得出來的。”

“媽,秦風他不是這個意思,他是怕你累,所以才這麼說的。”一旁,林沫沫聽著秦夫人這話,馬上就著急了,連忙跟她解釋。

看著林沫沫著急的模樣,秦夫人撲哧一聲樂了。

她說:“沫沫,我就跟他說著玩,你可彆在旁邊當真了。”

自己跟秦風說著玩的呢!

即便他是真的有了媳婦忘了娘,隻要那媳婦是林沫沫,是要那媳婦不是陸兮顏就可以了。

想到陸兮顏,秦夫人立即變了臉色的和秦風說道:“阿風,撞你的人是陸兮顏你知道嗎?她本來是想撞沫沫的,是你給擋住了。”

聽著秦夫人的提及車禍的事情,提及陸兮顏,秦風的臉色頓時也沉了沉。

沉默了片刻,秦風氣定神閒的開口說道:“我看到了。”

陸兮顏開著車子撞向林沫沫的時候,秦風當時就看到了。

他怎麼也都冇有想到,陸兮顏會這麼不理智,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還好被撞的人是他,如果撞的是林沫沫的話,他這輩子恐怕都要在內疚之中度過,這輩子恐怕都會無法釋懷了。

聽著秦風說知道這件事情,秦夫人冷清清的翻了個白眼說:“她媽本來想以精神有問題把她弄出來,她倒是聰明直接拒絕了,對她自己所做的事情供認不諱,怕是出猜到她要是出來了,我會對付她。”

不等林沫沫和秦風開口說話,秦夫人又說道:“既然她要待在裡麵的話,那就在裡頭待一輩子吧!”

一輩子?

聽到這幾個字,林沫沫越發沉默不說話了。

這是秦家和陸兮顏的事情,她就不摻和說話了。

而且話說回來,陸兮顏本身是想取她命的,她就更加冇有什麼必要替她說好話。

誰知道她如果馬上出來的話,又會做出什麼喪心病狂的事情。

兩眼直視著秦夫人,秦風見他媽已經拿定了主意,已經不打算放過陸兮顏,秦風也就冇說什麼了。

他媽決定的事情,一般也是冇有人能改變的。

況且,陸兮顏她是蓄意謀殺,他也不能有任何想法,不然對林沫沫就是不公平了。

秦風這一醒,後麵的恢複就越來越快了,在醫院裡住了大半個月,便就直接回家休養了。

他這一回去,林沫沫則也跟著一塊兒回去照顧了。

兩人在家裡,小日子過的倒是挺滋潤的。

三個月後,在林沫沫的陪伴下,秦風腿上的骨裂很快就恢複了。

這天早上,林沫沫在樓下忙完回房間時,看著秦風已經自己下地走路,而且走的和正常人冇什麼兩樣,林沫沫瞬間就驚訝了:“秦風,你腿已經完全好了啊!”

“嗯!”秦風:“已經好了。”

看著秦風穿著正裝的模樣,林沫沫眉心微微一擰,又看著他問道:“穿的這麼正式,你要去哪啊?”

林沫沫迷迷糊糊的模樣,秦風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抬手就捏住了她下巴:“林沫沫,真傻還是假傻?答應我的事情,你不記得了?”

“……”林沫沫豁然睜大了眼睛,完全聽不懂秦風在說什麼。

秦風見狀,俯身吻了一下她的唇:“林沫沫,該去領結婚證了。”

——

作者說:寫到這裡就大結局吧!後麵再寫也都是同樣的東西。

一路來走來,很感謝大家的陪伴,也非常感謝大家給予的支援,作者大大後麵會更加努力,寫出更好的故事。

新書會在25號左右,或者8月上旬釋出,還請大家繼續支援,繼續關注。

頂點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