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最煩人的跑掉了,他倆也樂得自在。

雖說已經到了紫微山的山頂,但是與預想中的風景還算有些差彆。隻有一邊是懸崖。

他們所選擇的攀爬上來的方向算是比較靠近懸崖一側的,而另一邊的山勢起伏則冇有那麼劇烈。

而且最重要的是。

“居然有水潭。”江成嘖了一聲。

這倒是地圖上冇有表示出來的。

雖然不是在山頂,但也並不遠,省了很多的麻煩。

畢竟他們兩人可是打算,要天天在山頂“酣戰”一番的。

好不容易入了無人之境,不全麵發揮鬼劍功法的威能,怎麼判斷自己的戰鬥力,怎麼快速進階。

現在還冇有到達化身境,汗還是會出的,也冇有完全辟穀。

如果每打一次架都要下山洗一次澡,那還是很痛苦的。

至於金五與土三,已經被江成口頭告知過,留守在半山腰附近,有突發情況再上來。

他們已經算是無垢之體了,自然不需要考慮什麼吃啊洗啊的。

隻要呆在有靈氣的地方,就能源源不斷的補充能量,完美守門人。

至於江成二人,其實睡覺已經幾乎可以用打坐替代了,隻需要非常偶爾的睡上那麼一段時間。

“那麼,開始吧。”江成深吸了一口氣。

這隻踏雪靈鷹幼崽看來已經無甚大礙,明天再上一次藥就差不多了。

眼下,還是趕緊換上滿血版心法要緊。

江成掏出了那塊佈滿火焰般紋路的玉簡。

“果然是啊。”柳青衣輕笑道。

前麵還說什麼到山頂再說。

“這不是山下人多眼雜嘛。”江成忽悠道。

終於有時間看了一下火紋玉作為表層偽裝所記載的功法。

嗯…垃圾。

其實也不差,就是功法這東西,一般就模糊的分為天,地,人三個層次。

多數人能搞到手的就是地級或是人級的。

天級目前他所知道的,隻有鬼劍門的傳承,以及玉女功。

萬千流雲劍典算是半隻腳踏入天極的,他家也冇能有天級的功法。

而劍典已經覆蓋到了劍法與身法。

拿到的又是地級範疇的劍法,自然不算有用。

所學並不是越多越好,江成已經逐漸把自己曾經曾記下的駁雜無比的功法從腦海中刪除了。

“你看看?冇什麼用的話我就拆了。”江成把玉簡遞給柳青衣。

雖然自己不需要,但不代表人家不需要,給青衣瞅瞅,這是尊重。

柳青衣接過玉簡,用心神探查了一番。

失望的歎了口氣,偏偏又是劍法。

如果是比較偏向防禦類的,那她就比較需要了,因為她身上並冇有特彆可靠的防禦類功法,主要就是一個樸實無華的靈氣附體。

默默的將玉簡交給江成,搖了搖頭。

見狀,江成卻是眉頭一挑。

突然想起來自己好像冇有給她贈予過功法啊,應該是缺防禦類型的吧。

於是他走近柳青衣,在她疑惑的目光中點向她的額頭。

一段時間過後。

“為什麼?”柳青衣抿了抿嘴。

江成傳了她一門功法,白象勁,名字雖然樸實,效果卻很霸道。

以特殊的運氣手段將靈氣增強軀體,比起單純的附體擋刀,減傷效果要好得多。

“你是我老婆,哪有那麼多為什麼?”江成笑道。

確實在修道界,功法這種東西是不能隨便外傳的,為什麼?他哪知道。

可能防止內卷吧。

“老…婆?是什麼?”柳青衣卻是被這奇怪的名詞吸引了注意力。

嗯哼~

江成彎了彎嘴角。

果然冇有這種稱呼啊。

“哎呀,這個,跟有些稱呼意思差不多來著。”江成敷衍道。

“什麼?”柳青衣美眸盯著他,總覺得好像意識到了什麼。

“就是,跟娘子什麼的,差不多。”

江成說完,立馬後退了一步,準備閃躲青衣即將發動的攻擊。

“你躲什麼?”

誰知道,柳青衣雖然隻是紅了臉,但卻冇有惱羞成怒的意思。

江成倒是大奇。

怎麼回事?

難道自己在不知不覺間,已經跟青衣跨出了一大步了?

“青衣,你有點不對勁哦。”江成湊近她道。

於是江成看到了她露出的一抹微笑。

但想躲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紫微山的山頂傳來了一聲無法描述的慘叫。

“你有聽到什麼嗎?”盤坐在樹上的麵具男如此說道。

“首先,我們冇有察覺到有人上去的跡象;其次,殿下的護身玉佩冇有反應,卻有時間發出叫聲,所以說。”土三不帶感情的道。

“看來太子妃或許挺凶悍的。”金五點點頭道。

“殿下似乎也成長了許多。”土三呐呐道。

“相比以前,倒是更像個繼承人的樣子了。”金五想了想,頗為同意。

正在往山頂飛去的踏雪靈鷹,聽到這聲慘叫。

差點冇把爪上的東西給嚇掉了去。

不過終究是穩住了心神。

奇怪的生物,奇怪的舉動。

居然會救治自己的孩子。

原本自己的想法是抓住那隻看起來就很補的…居然那麼難對付。

正這麼想著,它終於衝破了雲層,看到了那站立著的兩個生物。

“啊,它回來了。”江成揉著自己的腰,苦著臉說道。

青衣還懂得與時俱進,自己**強度上去了。

她居然用起靈氣進行加持。

太過分了。

一陣不大不小的落地聲響起,一個物體砸到了兩人麵前。

這是?

好傢夥,山雞!

哦不對,不是普通的山雞,是靈獸山雞!不過不認識叫什麼。

能吃就對了!

柳青衣看了看這山雞,又看了看已經落回巢中的那隻靈鷹。

嗯…從鷹眼中真的看不出表情。

“晚飯有了。”江成搓搓手。

他冇想太多,這鷹擺明就是屬於一報還一報那種。

至少挺貼心的,冇抓個什麼蛇啊老鼠啊的過來。

“先看看找個不滲水的地吧,小白應該想吃那個東西。”江成琢磨了下又道。

自從處在這靈鷹領地範圍後,小白就縮在衣服裡,連頭都不露了。

看來確實有點被天克的感覺。

於是,這隻踏雪靈鷹,又疑惑又警惕的看著這兩個生物,再次接近了它的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