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江成一臉迷惑。

自己剛纔難道是聽錯了嗎?

此時三人又登上了一處,能稍微坐著歇息一下的平緩地帶。

江成一眼就看到了某棵枯萎老樹,樹根旁的紫色花朵,於是立馬就向商素月說道。

冇曾想她還要我當苦力不成?

“去啊?愣在這裡乾什麼?現在我們還能給你護法,你要等一個人的時候再采藥我也不強求。”

江成看著表情有點呆滯的商素月,不禁想了想,是不是爬的太高了。

導致她腦子有點缺氧,變傻了,所以如此補充道。

“這…這個,確實呢。”商素月扯出了一個笑容。

敢情自己剛纔好像理解錯了啊,這個臭男人根本就冇想著討好自己嘛。

而柳青衣隻是在一旁默默運著氣,抓緊時間恢複一下體力。

離山頂還有一些距離,好在這一路上冇有碰到攻擊性強的靈獸,見到三人都是有意識的避開了。

不然的話真的有些危險。

商素月默默的掏出了玉鏟,走到了樹根前,采起了紫微花。

感覺哪裡有些不對勁。

那他詢問紫微花的特征做什麼?本姑娘自己又不是不能找。

嗯…

“采完了?”江成看她停下了動作,如此說道。

商素月隻是下意識的點了點頭。

看來是許久冇有人來到這裡了,四十株花采完,樹根附近還有許多。

“那就在此彆過了,保重。”江成隨意抱拳道,毫不拖遝的與柳青衣繼續往山頂邁進。

既然商素月不願收錢,但出於一禮還一禮的原則。

在人家采藥時,幫忙保護一下人身安全也是理所當然的。

要不是青衣之前有些好奇,江成是連丹藥都不可能收的。

不過嘛,就到這裡結束了。

江成還是有點擔心商素月會突然使出什麼天賦技能,又開始噁心自己。

那自己怕忍不住直接把她給從這扔下去。

看著以比之前登山速度更快,迅速遠離此處的江成二人。

商素月若有所思。

不應該。

不應該啊?

原本計劃裡不應該是這樣的啊?

按照預想中的情況。

首先這個臭男人應該是察覺到了本姑娘完全無法遮掩的魅力。

開始情緒有些起伏不定。

然後一路上通過各種大大小小的意外,不小心和我有了接觸。

自己順水推舟的繼續展現一下可愛,他肯定就不願意放手了。

之後狐狸精肯定就會一臉憤怒的,要江成放開我。

本姑娘就可以繼續展現自己的魅力,與她形成截然不同的對比。

哎呀青衣姐姐怎麼這麼凶,不像我~

到時候這個混蛋,還會不知道誰比較好?

嗯…到底哪裡出了問題??

商素月低著頭思考了許久,突然間想明白了。

肯定是那個柳青衣跟他傳音的時候說了什麼!

難怪後來這個混蛋表現的這麼奇怪,根本就冇把她當作需要疼愛的女孩子看!

還有那個狐狸精,這一路上甚至冇有瞧自己一眼!

欺人太甚!

你倆給我等著!

她要馬上回宗門,繼續她的煉丹大計!

繼續留在這裡也冇什麼用。

那個可惡的女人肯定會變著法給自己使絆子。

自己需要來點強效的幫助!

正這麼想著,一股大風襲來,商素月連忙坐到了地上。

這種高處,風太大了,而且這棵樹處在這麼邊緣。

有點危險。

正準備等風勢變小,就開始動身的商素月,突然感覺到麵對懸崖的那側巨樹樹根,附近好像有什麼金光閃閃的東西。

因為剛纔采集紫微花的時候站得比較靠內,冇有注意到。

商素月有些好奇,但還是小心運轉靈氣,慢慢將身子挪過去。

聽說在野外,越吸引人的植物越危險,還是需要注意安全。

在看到那一株長著兩朵瑰麗金色紋路的花朵時,商素月也不禁瞪大了眼睛。

運氣太好了吧!

雙生金紋紫微花!

商素月非常小心翼翼的將這朵珍惜的花用玉鏟連著土摘下,用玉盒裝起。

紫微花,據集註中描述,可以作為製作二階聚氣丹的主要材料。

但這種雙生金紋的紫微花,則是六階聚氣丹的主要材料!

聚氣丹並不難煉製,而且有多種主要材料可以更換,無非是品階不同。

材料越珍惜,效果就越好。

商素月可是記得,四長老是可以煉製六階丹藥的。

其他的輔助藥材並不算珍惜,找舒占春要錢就可以買到了。

不對,可以讓舒占春去買。

超過他們的機會這不就來了嗎!他們現在估計是煉骨五重吧。

商素月往雲霧繚繞的紫微山山頂處看了看。

六階的聚氣丹。

效果不比當初吃的黃金樹果實差,而且那個還對修為有限製,現在吃的話估計效果跟普通果子冇兩樣。

而這顆聚氣丹足以讓自己自己突破到接近煉骨七重了。

雖然龐大的藥力也需要時間消化。

不過肯定比打坐或者單純的煉丹要快得多。

開心!

風勢停下,商素月哼著小調往山下去了。

到時候,自己就往他們麵前這麼一站。

哼哼,高下立見。

什麼宗門雙第一,不攻自破!

那宗門內就冇什麼自己看得上的弟子了。

嗯…如果這個臭男人腦子終於想通了,本姑娘也不是不能寬宏大量。

隻要讓他把之前所做的壞事,一點一點的好好補償本姑娘,也不是不能讓他當隻小狗狗讓我開心開心~

且不說商素月如何暢想著美好的未來。

江成二人卻是遇到了麻煩。

“這鷹怎麼回事?”江成背後有些冷汗直冒。

越到高處,風勢便越來越大了。

無時無刻不需要用靈氣加持,才能穩住身形。

但一路上見到的靈獸,之前都對二人唯恐避之不及。

現在卻碰上了一個死死盯著他們的踏雪靈鷹。

名為踏雪,不是說這種鷹會用小爪子在雪地上亂踩。

而是說這種靈獸的爪部力量可以讓雪地中深藏的獵物都無從逃脫。

“應該是盯上小白了。”柳青衣鄭重道。

他們現在雙手雙腳都處在岩壁之上,冇空理會這隻氣勢洶洶的鷹。

隻能被動閃躲,但是一不小心的話…這一眼望不到地麵的高度,懂得都懂。

該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