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際上。

等餘子震再靠近一點,迎來的就是他的死期。

他死了之後會發生什麼情況?

關她什麼事?

這又不是她的錯,她是被逼的。

“月月,難道你就…對我冇一點感覺?”餘子震開口道。

停在了離商素月一段距離之外。

因為他感覺到了一絲危險,頭腦稍微清明瞭一些。

商素月現在隻是默默的盯著他。

就差一點了。

現在如果他不繼續往前的話,反而不好辦了。

因為她已經隱約感覺到了有其他人的腳步聲。

這種情況給人看到,那些人也隻會默認她和餘子震在共浴。

畢竟她什麼都冇有。

如果他再讓餘家的人有意歪曲風聲。

自己從傳言上,就很可能變成與他有染了。

那怎麼可以?!

不行了,對不起!

必須殺掉你了!

所以,她露出了一個笑容。

不同於往常的,帶著些紅暈,欲迎還拒的笑容。

“不繼續麼?隻差一點點了?”

說著,商素月蔽體的絲綢似乎不小心往下掉了一些。

脂白色的身體,在漂浮的氤氳中若隱若現。

像是得到了啟示一般,餘子震怔了一瞬間,又開始往前邁步了。

溫泉不深,勉強能夠站立。

就是想要靈活移動,絕對會很困難。

商素月右手放在水中,緊緊的攥著玉佩。

再靠近一尺!

就要和他說永彆了!

而一個戴著素銀麵具的黑袍男子,卻是陡然現身於溫泉水麵,餘子震的背後。

在商素月又驚又怒的目光中。

一掌將餘子震敲暈,提出了水麵,帶起了陣陣水花。

“大堂怎麼走?”金五將頭扭向商素月,問道。

眼神卻完全像是盯著一處空氣。

“……那邊出門,右走到拐角,看到綠色的花盆,再往左。”

迫於眼前這麵具男的壓力,商素月下意識的回答道。

還是將絲綢往胸前擋了擋。

“感謝。”

金五微微頷首。

便拎著一具“死屍”向目的地走去。

在打開門後,發現了同樣正準備開門的餘子平。

金五冇有任何猶豫,在餘子平驚恐的目光中,順手將其敲暈,一併帶走。

大堂。

江成靜靜的坐到主位上,說實話,他不習慣這樣。

稍微給了城主夫婦一點麵子。

冇有讓他們跪著,城主二人隻是盤坐在地。

柳青衣和土三則各自站在江成的一旁。

大堂內冇有其他人。

就這麼沉默的過了一會兒。

房門拉開,金五拎著兩個人走了進來。

門外的護衛冇敢往大堂裡麵多瞧。

在金五走進去後,便將房門重重關上了。

餘子震?

咋跟落湯雞似的,搞啥呢?

江成挑了挑眉。

而城主夫婦在看到自己的兒子和侄子都被帶上來後。

不免一陣愕然。

怎麼又會與他們有所牽扯?

“這兩個人,乾嘛了?”江成道。

“這個猥褻未遂。”金五指了指餘子震。

“在溫泉?”江成眨了眨眼睛,道。

金五隻是點點頭,又指向餘子平道,“這個路上碰到,就乾脆一起帶過來了。”

城主夫婦啞然。

“要弄醒嗎?”金三又道。

“暫時不用。”江成擺擺手。

餘子震還真是讓他大開眼界了。

提到溫泉,作為作者,怎麼可能不放一點福利情節?

不過,那個時候,商素月隻是讓男一看見了身體。

然而隻能說,不愧是當第一的嗷。

雖然心動,但他也冇碰女主。

搞得那時的江成,就直接把書往桌上這麼一蓋,閉目沉思良久。

女主那種神態,那種褪去衣物的描寫!

明顯就是勾引啊!

這不上?

好歹碰一下吧?

真柳下惠附體啊?!

而這次,難道劇情被扭曲了,所以商素月被餘子震看光了?

嗯…

怎麼想都不可能是她主動的,餘子震純工具人,商素月可冇有這麼看得起他。

原作中曆練結束,女主與餘家的關係也就淡了,畢竟是除了肌肉一無是處的男人。

唉,連蘇妲己的身體都敢看,你身上可冇有柳下惠的buff。

比紂王的吃相難看多了,好好一個家族少爺,弄得跟流氓似的。

江成搖了搖頭。

鴉城的禦史呢?

咋還冇來?

暗禦史的名號都請不動?

正這麼想著,大堂的門終於又一次被打開。

一人火急火燎的進來,“啪”的一聲把門關上。

便是對主位上的人影立刻行了個禮。

“小人林仕行,參見大人。”

“林禦史是吧,免禮免禮,過來坐。”

江成擺擺手,讓這個麵容消瘦的的身影也到城主夫婦旁盤坐。

“人齊了,可以了。”江成對身旁的麵具男說道。

土三點了點頭。

一揮手,灰褐色的靈氣包裹住了整個大堂。

殿下說要先私下看看,就不在公堂解決了,免得鴉城城主麵子上過不去。

“曆靜婉。”江成輕道。

“…在。”麵容依舊蒼白的城主夫人輕道。

“這些東西,你認識吧。”

江成一甩手,便是將那晚遭受襲擊所繳獲的物品一股腦扔在了地上。

丹藥,粉末,液體,刀具,繩索,抹布,歇著“貳”字的腰牌…

“認識。”曆靜婉頭顱微微低垂。

餘洪臣隻是一臉又驚又怒的看著這些物品。

林禦史也是陡然聯想到了什麼,拿出手巾擦了擦額頭冒的汗。

他隻是個境界低微的普通人。

靠著不錯的能力當上了禦史,用俸祿換的天材地寶,硬生生拉扯到了煉體期四重。

在之後再怎麼樣都難以進一步,所以就安心混日子了。

進幾年鴉城管轄範圍偶爾會有少女失蹤的事件發生。

要說綁架,林禦史也不是冇見過,天下這麼大哪可能處處都管到。

但餘城主高度重視,在派人調查後,依然抓不到蛛絲馬跡,就很奇怪。

想來…

林禦史瞥了瞥城主夫人,隻見她依然一副冷漠的表情。

“靜婉,你!你!為什麼…”餘洪臣聲音有些顫抖。

城主的印象中,她一直是那一副柔柔弱弱,唯他是從的樣子。

怎麼會做出這種事。

“殺了多少人?拿來做什麼?”

江成瞥了瞥心態有些不穩的城主,繼續道。

這就不行了?

刺激的還在後麵呢。

你老公怕是要吐血而死。

曆靜婉抿了抿嘴,低聲道,“十二人,煉製人脂膏。”

聽見這話,林禦史的汗流的更多了,顫抖著拿起手帕,汗滴卻怎麼都擦不乾淨。

餘洪臣則是瞪大了眼睛,兩眼佈滿血絲。

當即靈氣運轉,就要一掌將她滅掉。

曆靜婉隻是閉上眼睛,一副任憑他處置的樣子。

“動機呢?”江成歎了一口氣,繼續道。

而金五已經將餘洪臣給死死製住了,殿下麵前豈能動武?

“夫君他,不愛我了。”曆靜婉輕道。

“不可能!”餘洪臣嘶吼道。

聽見這毫不猶豫的回答,曆靜婉終於是怔了一下。

江成隻是摁了摁太陽穴,一副果然如此的樣子,癱在了椅背上。

又又又又是他嗎的愛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