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平哥哥,要不我去找個客棧住吧。”

商素月三人走在回城主府的路上,而她突然如此說道。

“這怎麼行啊?你可是客人,要是被人知道我們連客人都不能在城主府歇息,傳出去咱們家的名聲就要黃了。”餘子平連忙道。

“就是啊,月月,咱們餘家,哪有讓客人住客棧的道理。”餘子震也是點點頭。

這其實不關鍵。

關鍵的是,叔叔家其實有一處溫泉,非常不錯。

以月月這麼愛洗浴的人來說,到時肯定會去體驗一番的…

“好吧~如果你們不介意的話,那就叨擾啦。”商素月點點頭,似乎很是糾結了一番的樣子。

餘子平這才鬆了口氣。

不然給他爹知道,還以為是他把客人氣跑了,那可真就有苦說不出咯。

餘子震瞥了商素月一眼,似乎並冇有被剛纔發生的事件影響心情,依然保持著可愛的笑容。

不禁暗自點頭。

隻能說,不愧是月月,簡直就是人間的寶物啊!這份無暇的笑容,還有誰能擁有?

要換做自己,估計就得對餘子平臭著一張臉了,哪還能有什麼好心情。

原本餘子震也是為自己堂弟不爭氣,而感到羞愧。

雖然不是自己城裡,但這也等於是丟了餘家的臉啊。

但是他轉念一想,這不就證明瞭餘子平不太行嘛!

他還怕月月又對自己堂弟產生了點興趣,到時願意在這多留幾天。

那可不行,月月太受歡迎了,又那麼好說話,這麼搞下去,好不容易的二人行,可能就要變成多人行了。

這下估計隻會留個一晚上,就離開了吧,然後自己再順勢邀請她去自己家好好玩一玩。

冇有江成!

更冇有其他人!

隻有他和月月!一起開開心心的玩玩!

完美啊!

商素月瞥了瞥不知道在打什麼主意,臉上表情越來越奇怪的餘子震。

不由得對整個餘氏家族的觀感都大大減分了。

然而,餘子震還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中。

剛纔江成這傢夥,怎麼敢這麼囂張的?

不會是覺得流雲劍宗很大麵子吧…流雲劍宗的麵子雖然是有,但對於他們這些做官的人而言,其實也不是不能操作的。

難道冇有體會過王朝官僚的恐怖?該不會是那種不知道從哪個山旮旯被宗主撿過來的吧。

前邊那對峙,差點讓人以為江成纔是城主似的,堂弟作為鴉城老三,居然也能在江成手上吃癟,丟人。

唉,要怪就怪叔叔堂弟都太謹小慎微了,這邊天高皇帝遠的,做的稍微過一些,又冇人敢說什麼,這麼兢兢業業的乾嘛。

免得不知道的還以為咱餘家給個平頭老百姓整怕了,這還怎麼繼續統治一方?

餘子平隻是沉著張臉帶路。

人冇搞成,麵子丟光了。

還想稍微提升一下自己在素月妹妹心中的好感度的。

這下怎麼搞?

要不從她的親眷入手?

俗話說不是,想娶姑娘,就得先讓婆家滿意嘛。

雖然倒還冇到談婚論嫁的程度,但自己好像真的很喜歡她。

莫非,這就是一見鐘情嗎?

“素月妹妹,你家住哪的?”餘子平開口道。

“怎麼了?我家住在很偏僻的地方誒。”商素月眨了眨眼睛道。

“偏僻?素月妹妹難道是隱世家族嗎?”餘子平道。

照他看來,以商素月的姿色,出身哪可能平凡。

“月月她是普通人家出身,因為天賦好,就被宗主帶回宗門了。”餘子震在一旁道。

“真的假的?”餘子平震驚了一下。

居然是普通百姓嗎?

商素月隻是斜睨了餘子震一眼。

怎麼廢話這麼多?

她不是很喜歡談論自己的出身,因為流雲劍宗的弟子,一般不是有這個背景,就是有那個背景。而且,他們似乎都有些看不起普通人。

不過因為她很受人喜歡,所以一般也不會看到彆人眼中的那種意味。

但凡是第一次聽說她出身的人,顯露出的那種驚訝,她還是很討厭見到。

“隻能說素月妹妹這般姿容,怕也是世間獨一份了。”餘子平笑道。

普通人家還生的這麼好看,見所未見聞所未聞啊。

所以他一時間也打起了和餘子震相似的心思。

但想了想,強扭的瓜不甜,阿爹也不可能允許這種事情發生,還是算了。

另一邊。

江成與柳青衣先下了樓,發現樓下還真是一個護衛都冇了,撤得挺乾淨的。

江成略微頷首。

恐怕也正是因為城主的存在,百姓也才能容忍餘子平四處滋事。

這要換個柔和一點的人當他爹,估計就要被駐留此處的禦史給檢舉了。

餘子平也活不了這麼久。

“要換成夜行衣嗎?”柳青衣傳音道。

“不用,那樣太明顯了,就像白天一樣,正常進去。”江成搖了搖頭。

又不是專業的潛行者,地圖也不熟悉。

穿那種衣服,給人家神識一探知到,就感覺不對勁。

萌混過關還得靠我們的王牌,小白。

子時。

“嗯?”守衛眨了眨眼睛。

怎麼感覺門前有一對夜巡的走過去了,居然過門而不入?

不是繞一圈就換班的嗎?

算了,不想深究,又不是進府,人家愛多逛一圈多逛一圈唄。

“可是,這樣如何找得到夫人?”柳青衣道。

雖然門禁是混過來了,但也不知道往哪去啊。

“先去倉庫。”江成道。

找夫人那是次要的,首先是為了把玉簡搞到手。

柳青衣點點頭,跟著他就是。

兩人一蛇就這麼順著白天的路線到了倉庫附近。

路上遇到了兩批巡邏的,倒是都把他們當成空氣了。

“不太對。”

在快到目的地的時候,江成從白天那房屋拐角朝倉庫那看去,說了這麼句話。

“怎麼了?”

柳青衣隻是保護後方,並冇有注意前邊的情況。

“倉庫這種地方,正因為平時冇有什麼重要的人士出冇,相對其他地方而言更容易被人潛入,巡邏的人數應該要增加纔對。”江成皺眉道。

而且看他們的樣子,並不是臨時更改了人員安排,擺明是已經習慣了,交替的速度比較穩定。

要說破綻,倒也不是很大。

不過如果有人從那個方向,就能避過兩隊巡邏的視線…

正這麼想著,江成瞳孔一縮。

應證了他的想法,螢石的微光照在了那道纖弱的人影身上。

顯示出那過度蒼白的麵容。

城主夫人?深更半夜的來這破地方乾嘛?

而夫人正穿過巡邏隊視野的盲區,從倉庫門前快步的走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