餘子平可是從小在這玩到大的,雖然修煉上,資質不咋地。

但一群狐朋狗友還是有的,許多心思靈活的人,傍上他的關係,也能混個治安隊噹噹,小日子過的那肯定是,比多數隻能種田的百姓好一些。

餘子平得意的想了想,雖然他也知道他身邊的人,真心的冇幾個。

但那又怎麼樣?

不就教訓一個啥背景冇有的庶民,誰不樂意?

拉下點臉皮,換一個提拔的可能性,總不會跟前途過不去吧。

比不得對付有勢力的人,當權貴想整一個平民的時候,那不是隨隨便便,簡簡單單!

雖然王朝律法給了百姓諸多權力,對官員管理較為嚴苛。

但這天高皇帝遠的,這就叫做,鞭長莫及啊!

不過那江成是流雲劍宗的弟子,肯定不能整的太過分,但稍微讓他出個醜總可以吧。

妙事。

更關鍵的是,能獲得素月妹妹的好感啊!

想到這,餘子平回頭看了商素月一眼。

而她則是衝餘子平微笑了一下。

餘子平瞬間就打定主意了,這事,說啥都得乾,最好能自己親自動手。

“堂哥,你說說,這江成有什麼特征,我這就派人找去。”

兩個漢子互相勾搭著肩膀,倒看起來一副其樂融融的樣子。

“我想想,灰色布衣,純黑劍鞘,材質比較貴重,相信你們那些天天舞刀弄槍的,應該感覺得出來,嗯…左手應該還戴著個玉色戒指,差不多了吧。”餘子震琢磨道。

餘子平隻是在一旁點頭。隨後在路上攔了兩個持刀巡邏的護衛,交代了一聲,便讓他們傳達全城隊伍去了。

先找到人,怎麼處理,到時候慢慢說。

商素月隻是在一邊聽著,冇有插嘴。

兩個人聊得興奮,彷彿江成已經是他們砧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

雖然商素月不覺得江成哥哥會這麼容易就吃到虧,要不然她也不會對江成耿耿於懷。

反正這次又不是她當惡人,就隨這他們去吧,純當找個樂子好了。

另一邊。

“越來越接近城主府了。”江成低聲道。

城主府自然是城中除箭塔外,最高的建築附近。

這群人交接收穫的地點應該是府內某處。

柳青衣則是握著果實,點點頭,身影緊隨著那狩獵隊伍的腳步。

小白前邊在進城的時候稍微放了下幻術,阻礙了一下護衛對二人麵貌的辨識。

畢竟在這種城池,臉上抹灰,反而更容易引起人的懷疑。

但長得太好看,穿得卻太樸素,也會引起彆人的注意。

現在小白隻是環著柳青衣的脖子,時刻準備乾擾認知。

眼見狩獵隊伍從一道側門處,讓守衛檢查了一下腰牌,拐了進去。

“能進去嗎?”柳青衣傳音道。

小白的幻術好像是基於她自己的認識。

那個令牌,也冇見過細節,不好說啊。

“冇事。”

江成笑笑,讓小白先到自己袖中。

幻術嘛,肯定要有情緒作用比較好使,至少那腰牌樣式和昨晚搞到的那個,大差不差。

稍微跟小白說了聲,江成讓柳青衣先在自己身後不遠處跟著。

於是頓了頓,整了整衣服,使其稍微整潔一些。

江成緩步走向守衛旁邊。

“腰牌。”這名眼神耷拉的守衛有氣無力的道。

看來是今天內已經喊了很多遍了。

在江成從腰上取腰牌的時候,這名守衛卻覺得脖子有些涼。

縮了縮脖子,並冇有太在意。

畢竟這段時間去勾欄有點頻繁,可能是身體有些虛了。

江成已經將腰牌舉至他眼前,但距離並不是很靠近。

所以他感覺看的有些模模糊糊的。

正要惱火的讓這位不知道規矩的傢夥拿近一點,自己可是懶得動的。

守衛突然發現,這人的肩膀上,好像爬上了一隻…蜘蛛。

黑黝黝的,毛茸茸的,而且,個頭不小。

“噫?噫!兄弟,蜘蜘蜘蜘…”守衛瞪大了眼睛,顫抖的指向江成的肩膀。

“兄弟,你說什麼?我可以通行了嗎?”江成皺了皺眉頭,向他走近了一步。

而這名被嚇得不清的守衛,已經看清楚那猙獰的獠牙了。

“怎麼了?快點,我們趕時間!”江成又向他走近了一步,神色有些憤怒。

“走走走走走!彆靠近我!”

本著死道友不死貧道的原則,守衛趕緊擺手讓兩人過去。

兩人點點頭,向府內行去。

看著他們遠走,守衛才鬆了一口氣。

他釀的!是不是高人都有些奇怪的癖好,咋這麼嚇人呢?

深夜也是,半夜還有人扛著麻袋回府,算了,俺還是趕緊換份工作吧。

再這樣下去,連勾欄都不能安慰俺的心情了。太哈人了!

“他把草團看成蜘蛛了?”柳青衣拉著他的手,傳音道。

剛纔,就是柳青衣在江成後麵,將他隨手從地上扯過的草葉揉成一團,在談話時慢慢的挪上去,然後就結束了。

“是吧,我隻是讓小白搞點比較驚悚,但是一般人看起來勉強可以接受事實的東西。蜘蛛倒是選的確實不錯。”

江成搓了搓小白的頭。

所料不錯的話,那夥人應該要去一個專門的收集處。

根據物品價值發放靈石。

然後倉管過段日子,再將收穫分類歸納到專門的儲藏庫中。

天色未晚,有點危險啊,江成看了看天空,這樣想著。

他目前的目的,就是摸清楚交接貨物的位置,晚上的時候再來一趟。

那個時候就好動手多了。

狩獵隊伍慢悠悠的拐到了一處跨度很大的建築物前,大概率是倉庫。

江成二人正要尾隨其上,卻突然發現那建築物的附近走出了幾個人影。

見此人影,正準備入內的眾人,頓時紛紛行禮。

隱約間,可以聽見稱呼“夫人”的聲音。

江成心裡則是“咯噔”一聲,將身影猛然停於房屋拐角處。

這種犄角旮旯的地方,你這種身份的人來乾嘛?

在府內能被這樣稱呼的,就隻有城主夫人了。

江成稍微探了點頭去看著,而柳青衣則在離他稍微有點距離的地方,觀察各處的動向。

嘶…這夫人長得也有點,妖孽啊。

江成在定睛看去時,瞧見了那張白皙的有些過分的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