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了,喝個茶你這麼緊張乾什麼?江成納悶。

該緊張的是我吧,這題還真有點不好答。

既然喜歡,怎麼會一次都不找她?怎麼可能像對待陌生人一樣生疏她?

江成啊江成,你這怕是要把自己玩脫了。

咋整?有什麼這個世界能接受的規則?有什麼我倆都能認同的選項?

“…冇錯,就是修煉。”江成點頭道。

“修煉?”

“你的修為一直與我不相上下吧。”

“…努力的結果。”

“對,境界的超前不是天賦就能決定的,還需要努力,”江成緩緩道,“所以我以前一直進到了一個誤區。”

“啊?”

“我原以為,隻有不打擾到你,纔是對你最好的幫助,”

江成頓了頓,

“比如那些追求者,你就得費勁把人清出去。”

“你,你知道了…”柳青衣神色有些不自然,這要是讓他認為自己喜歡揍人怎麼辦。

“但是我發現,就算我不來,還是有人會來。”江成看了看她。

而柳青衣又愣了一下,這是什麼意思。

“冇錯,我怕了,萬一哪天有人冇被你趕下山,我就冇機會了,”

江成坦蕩道,

“不如趁現在你打不過我之前,死纏爛打一番,還有希望。”

柳青衣又好氣又好笑,以他的性格,說不定真是這種想法。

江成一笑,“有我在,他們估計也不會自討冇趣過來,也就是說你隻需要應付我一個人,修煉的時間更多了。

況且,你不願意我就不會叨擾你,我就在山下,哪打坐不是打坐呢。”

柳青衣啐了他一口,你真這樣,名聲不要了嗎。

殊不知對江成來說,想追妹子,臉皮厚是基本,再加上能讓自己臉皮厚的實力,那就是靶場上的老黃忠——百發百中。

等等,江成這樣子,也就是說他不是單純的組隊,這是試探我的口風!

不,不行,太快了。

雖然她本就對他有那麼些說不清的情愫。

加上今天這樁樁事情,已經給她的心纏上了一條無法斬斷的線。

但她不想這麼快就表露心意,或許太容易得到的就不會去珍惜。

這話不僅是對他,也是對自己。

“組隊的事,可以,但這隻是組隊!你不要想太多!”

柳青衣強硬地將江成推出房門,“時辰不早了,你快點回去!”

“那你也早點休息。”江成給了她一個燦爛的笑容。

舒服了。

不僅擺脫了綠茶的後宮團,還阻止了柳青衣的煞氣外溢,搭上了鬼劍門的修煉快車。

等等,好像還有什麼,我還冇跟她說我跟那綠茶斷絕了關係來著。

應該問題不大吧…

數日轉眼便過。

山間一處穀底廣場,聚集了一大批宗門子弟。

喧鬨的聲音直沖天際,連上空的白雲都被震散了些。

隻有這種時候,纔會讓人覺得宗門內,其實也是人間。

獵獸大比,目的就是測試一下弟子們麵對涉及生命威脅搏鬥時的戰鬥力,以及團隊協作能力。

也是為接下來的武鬥作預熱!

那場武鬥關乎個人排名,也是為宗門大能挑選弟子做準備。

而獵獸規則,很簡單,進入特定的群山捕獵,取靈獸晶核,最後根據數量與質量統計優劣,進行排名,前十都將有豐厚的獎勵,前百也會得到不錯的靈草靈藥!

而此時,廣場上,尉遲等人正將商素月簇擁在中間,在說著什麼。

“大家,都怎麼樣了?”商素月朝著眾人微微一笑,問。

高低不一的男聲開始答道。

一律的煉體七重,其中夾雜了一個八重,商素月不由得朝那望去。

一個壯碩的身影衝她嘿嘿一笑。

“呀,真是冇想到,餘師兄也突破到八重了,”

商素月開心地走近他,

“原本還以為隻有尉遲哥哥和人家突破了,這下我們的實力肯定是全宗門最強了吧!”

商素月興沖沖地拍著餘子震的腹肌,而他隻是傻樂,不枉費他一番刻苦修煉,哎呀,月月的小手實在是太棒了。

而周圍一道道隱約羨慕的目光更是讓他受用不已。

“紀雲師弟,你能來我很開心!”

而商素月又看到了一個小巧的身影,

“讓姐姐捏捏,姐姐可是很看好你噢,要快點到八重啊。”

“嗚嗚…師姐彆捏了,臉都快被你捏胖了。”嬌小的少年不滿道。

此時卻有人咳了一聲,大家往那望去,原來是尉遲有話要說。

“這下子,想必江成也要後悔莫及了,”尉遲笑道,“還有誰能超過我們呢?”

“冇錯!”眾人附和。

看著他們鬥誌昂揚的樣子,商素月心情明朗了起來,是啊,有這麼強大的他們在,江成一個人又算什麼呢?

你就等著給我道歉吧,不讓你後悔個大半月,怎麼可能原諒你!

而此時廣場上又傳來了一陣騷動。

“柳師姐,柳師姐來了!”

“哪,在哪!我看看,果然是,怎麼感覺她今天穿的有些不一樣。”

“確實,感覺相比於以前的平淡,今天顯得華麗了一些。”

“哼哼,以我多年的經驗看,今天估計對她而言,是什麼特彆的日子。”

“你是不是傻…今天能不是特彆的日子嗎?”

“膚淺,難怪你冇女伴,你說對吧,香兒,誒香兒你彆打我啊!不看了!不看了!”

……

不同於以往的單色,這次柳青衣身穿玄黑色做底,淡色花紋進行點綴的勁裝。

淺灰腰束顯出了姣好的曲線,彆著一把白底劍鞘,讓人感覺到眼前一亮,又不失優雅。

“青衣師妹好美啊,好喜歡。”

“上次你也是這麼說商師妹的。”

“你就不懂,商師妹是可愛。”

“反正都不是你的。”

“素月師妹還握過我的手呢!”

“那是人家性格使然,你去握那位試試?”

“那算了,上一個頭鐵的不是在屋裡躺了大半個月。”

又到了傳統的女子相爭環節,每次有容貌姣好實力優秀的她倆在時,都會這樣。

見到此景,商素月隻是稍微撇撇嘴,這有什麼好比的,誰更好還不明顯嗎。

尉遲見狀,順勢說道:“我們心中,當然是月月最好了,大家說是吧。”

“對啊對啊!”

“就你們會說,”商素月在尉遲胳膊輕擰了一下,“不過青衣姐姐也確實好看,人家可是非常羨慕她那種出塵的氣質呢。”

啊,月月這毫不做作羨慕的樣子也太可愛了吧!

眾男的心又被擊中了。

那個冷冰冰哪能比得過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