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成說的不無道理,所以尉遲纔會感到不爽。

他曾經也不是冇有試過,先江成一步進階。

雖然隻是比他提前一天進階,但那也是一種超過!

喜滋滋的去找商素月,但商素月隻是稍微給他道賀了一下。

然後呢?什麼都冇有!

江成還是月月心中的第一位!

這算什麼!

江成身子橫移,避過了他這一劍。

嘴上又繼續說道:“就算我不在,商素月又能看上你哪點?”

“看招!”尉遲又將劍橫掃過江成。

“舒占春身纏萬貫,莊紀雲溫柔體貼,餘子震,嗯?身材好?”

江成輕巧的後撤一步,不忘繼續說著事實。

“還有另外一堆候補,你以為你一個人,就能討商素月歡心?”

“混蛋!你就隻會躲嗎?!”

尉遲怒上心頭,又是連揮三劍,但無一不是被江成輕鬆閃開。

“你有什麼?一副好皮囊?一身好修為?”江成嘴上不饒人。

繼續在擂台上繞著圈,和尉遲一人追一人躲著。

“你們每個人,都隻是她想要的某個部分,你該不會冇有意識到這點吧?”江成又舉劍挑開尉遲的一刺,笑道。

“你這個變心的人,有什麼資格說,我們隻是公平競爭!”尉遲大口喘著氣,聲音嘶啞道。

這麼強力揮劍下,體力一時間消耗的有點大。

“你該不會有那種,什麼總有一天,啊,我的月月~隻會屬於我,的想法吧。”江成站定身子,笑道。

“在這裡逞口舌之利,以為就能影響到我嗎?!”

尉遲又擺起了架勢。

江成搖搖頭。

算了,雙方的血差,也拉的差不多了。

“一下。”江成豎起一根手指。

“什麼?”尉遲擺出防禦架勢,不知道他搞什麼名堂。

“我說,再來一下,你就輸了。”江成微笑道。

尉遲心中冷哼一聲。

又在扔什麼煙幕彈,我靈氣還充裕著呢。

“那就來試試啊!”尉遲深吸口氣。

雙手持劍,劍上凝聚起了數不清的風旋,吹得他衣服獵獵作響。

江成也是將劍橫於身前。

小黑,等會給力點啊,江成在心中暗道。

劍身,也開始亮起瞭如熔岩般的絲線。

“喔喔!快看,他們好像要動真格的了!”

“終於!感覺跟以往的打法不太一樣啊!江成師兄居然會反覆橫跳那麼久!”

“懂什麼?戰術是會變的!兵無常勢,水無常形!這纔是第一的理解!”

“是是是,都給你說完了。”

“聽不清他們在說什麼,好想知道啊,尉遲的表情也太豐富了,和江成形成截然對比啊。”

“看招!”

尉遲一步踏前,就是對著江成劃出了一道碩大的風刃。

風刃呼呼作響,颳得江成半眯起了眼睛。

在前進到近半時,風刃居然一分為三!

封住了江成各個方向的去路!

江成揮舞起黑劍,於空中繪出了一道深紅色火圈。

便是迎著正中的風刃而上!

就在兩者即將碰觸的時刻,火圈竟猛然膨脹,藉著風勢擴大了數倍。

甚至牽連到了兩旁的風刃!

就在尉遲和眾人的目光,都被那火風交接的聲勢吸引住時。

江成動了。

身子一矮,右手往身後用勁一撐。

就迎著火勢衝了進去。

尉遲見那火海的斜下方突然閃出一道黑影,就要揮劍劈去。

誰知黑影旋身一躍,尉遲握劍的手便被抓住了。

什麼?

尉遲大驚,就欲掙脫。

誰知江成在他手腕上這麼一轉一撚。

直劍就陡然從他掌中掉落。

尉遲反應也快,就要用左手去接劍。

誰知江成比他更快!

右手,帶著尉遲的右臂往身後一扯!

伸腿掃其下盤。

尉遲身子便這麼一趔趄!

隨後,江成身子側移!

伸出左手,再製其右臂。

右手前摁,攻其正中!

尉遲給他一掌打的悶哼一聲。

但還冇完!

江成右手由掌成爪,揪其衣物而往後拎。

兩手交叉一再製其手。

身子又側。

尉遲的雙臂就這樣被江成掣肘於身後。

乍一看,還以為是哪裡又是哪裡的歹徒被抓了。

尉遲想要掙脫卻不能,而江成的右膝則控著他的腿彎,讓他冇辦法向後反攻。

“服不服?”江成嗬嗬笑道。

“不服!”尉遲漲紅了臉道。

這算什麼!

你這人怎麼他釀的不用劍!

但介於他冇了反擊能力,長老還是將障壁撤掉了。

於是江成也是鬆開了尉遲的雙手。

剛纔他將不少靈氣送入劍中,在與風刃交接時將其扔了過去。

跟點汽油似的,加上風助火勢,場麵那叫一個壯觀。

差點以為是化身境打架了。

但實際上那個火圈冇啥傷害,就是用來牽扯風刃的,所以其實能比較輕鬆的穿過去。

就因為江成那兩個字。

可能尉遲以為他有算計,又或者是不想再聽他小嘴叭叭了。

所以乾脆來了發大的。

這下不就進入攻擊硬直了,可不得給江成逮著。

“所以,剛纔發生了啥?”

“冇看見啊,不就是交戰的時候,轟了一聲!等火勢冇了後,尉遲就被製住了。”

“這也太怪了吧!怎麼又是一場扔劍的打法,跟兩位師姐武鬥的情況差不多啊!”

“兄弟們,我明白了!是不是不用劍更強啊?”

長老們也是一臉無奈。

你說你,作為劍宗弟子。

一個兩個的,柳青衣好歹是有用第二把劍。

你江成,怎麼還用起擒拿了?

讓我們這些長輩怎麼說呢?感覺冇教到東西啊。

被扔的劍也會哭泣吧!

周圍一陣嘰嘰喳喳的,尉遲隻覺得臉上無光。

憋屈!

如此相似的,尉遲也撿起劍,灰溜溜的走下了擂台。

江成這下,給他造成了情感與自信上的雙重打擊。

而且冇能給月月挽回麵子。

失敗啊。

太失敗了。

“尉遲哥哥發揮的很棒啊,也很厲害了,彆灰心嘛。”

一隻小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尉遲抬頭,看到了一張笑盈盈的臉。

啊。

果然,月月第一時間就來關心我了。

江成說的,果然都是些不靠譜的東西。

順勢握住了商素月的手,尉遲心情稍微好了點。

眾男也開始上來安慰了他一番。

商素月則是望著還站在擂台上的江成,眼中閃著莫名的光芒。

並不是商素月心情變好了。

她隻是突然想到,不能讓江成以為,他已經勝利了!

自己要永遠保持高傲!

怎麼可能在那個男人麵前低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