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呃呃…兩個,小鬼,煉體七重,打的…”

葛三感覺自己還是有點喘不上氣。

該死的臭釀們,那一下還真是厲害。

自己怕不是得去找個郎中看看,免得落下隱疾。

“他們人呢?!”葛大怒道。

“呃…不清楚,應該是,這個方向…”葛三伸手向自己的背後點了點。

“好,我這就給三弟你報仇去!”葛大猛地一站,就要向那邊追去。

卻被人伸手攔住了。

“誒,大哥,先彆急啊。”一個麵容陰暗的男子道。

正是葛家三兄弟中的老二。

“二弟,怎麼了?”葛大疑問道。

“不如先問清楚三弟狀況,大哥也知道,村裡麵應該冇人敢對三弟這樣做,想必是外來者吧,”

葛二若有所思道,“而且,我們三兄弟能在此處逍遙快活,不就是因為懂得什麼人能惹,什麼人不能惹麼?”

“況且,真是煉體七重,還是少年,你應該懂我意思吧?”

“確實如此,三弟你快詳細說說,到底是如何一回事。”

葛大一拍腦門。

差點忘了這茬,可不能因為一時衝動毀了自己的美好生活啊。

眾人將葛三抬至路旁,準備聽他細說當時的情況。

一段時間後。

“三弟,你確定那少女,當真是美若天仙?”葛大目露邪光,振奮道。

他乃乃的這破地方啥都好,就是女人長得都普普通通的。

稍微有點姿色的,早就嫁到彆的縣城去了,哪裡會留在這種山旮旯地方。

聽到葛三那麼一描述,那葛大肚子裡的火那可是騰騰的冒上來了。

葛三是誰,那可是曾經三天兩頭出入花燈場所的老手。

眼光那不是一般的高。

能讓他衝動之下甚至忘了分辨對方身份的,這得有多吸引人呐?

“確實如此,我都不知道怎麼形容了,城裡有話這麼說,此女隻應天上有,人間豈能存此身啊!”

說到這,葛三眉飛色舞道。

當真是念念不忘。

聽到這,葛大當即就要往葛二原先所指的方向追去。

“大哥,大哥!你他嗎冷靜點!”

葛二在一旁細細思量了一下。

見葛大已經急不可耐的樣子,不由得一陣火大。

這還不如老子來當大哥,這麼不沉穩。

一聽見女人就走不動路。

你還想在大庭廣眾之下把人家辦了不成?

在給了葛大屁股一腳後,他纔回過神來。

“咋咋咋了二弟?”葛大不滿道。

這麼多小弟麵前,怎麼對老大這麼不尊重。

“要想動手,那就必須做得乾乾淨淨。”

葛二揹著手,走了兩圈,低聲道。

連葛三這種粗人都冇能用隨隨便便一句好看,漂亮形容,甚至擱著搬弄起文墨來了。

看來那少女真不是一般的好看,那可不能這樣放過,好歹試一試。

“那你說怎麼做?”葛三也是低沉道。

兩個區區煉體七重的小鬼。

有煉體九重的大哥,和煉體八重的二哥在。

這次不他釀的把你給噶了,讓你看著你的女伴跟我們樂嗬,以解老子心頭之恨。

“這兩個小鬼衣著華麗,實力高強,又無隨從伴行,依我看,”

葛二來回踱了幾圈,“這兩個小鬼應該是從家裡偷偷跑出來的,煉體七重,腳程已經不錯了,離這近的縣城,兩個時辰內倒也能走過來。”

“這流雲山附近,風景確實優美,兩個想要卿卿我我的公子千金,為了躲避家裡長輩,再加上見識尚淺,華貴的衣服也不換,就這麼大搖大擺的,冇有計劃的遊了過來。”

“我想,如今已經夕陽西下,他們家中應該已經有在派人尋找了。”

“如果呈網狀覆蓋的話,分到這裡的估計也有零星幾個。”

葛二一拍手。

有了。

老子可真是絕代智謀,文曲轉世啊!

“這樣,大哥,你派幾個人,大致呈包圍圈散到村鎮周圍去,最好遠一點,稀疏一點,然後打扮成村鎮的采藥人或者伐木人什麼的。”

“如果有見到衣著華貴的旅人,便將其引到錯誤的方向去。”

“我們就等天真正黑下去的時候,再做行動。”

“對方兩個七重,實際上能威脅到他們的就隻有大哥你和我,留幾個小弟助助陣,免得讓他們跑了就行。”

“不管他們往哪個方向走,隻要出了鎮子,那可就是我們的東西了。”

“對了,葛三,你去跟晚上能住人的地方的老闆先通通氣,不要吝嗇錢財,晚上給我全部住滿,可彆讓那兩個小鬼住下了。”

葛二陰笑道,一口氣把自己的計劃說了出來。

而眾人讚賞的目光讓他很是得意。

“不愧是二弟,實在是妙極,妙極啊!”葛大更是重重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哈哈大笑。

葛三也是重重點頭。

如此一來,那兩個小鬼,隻要出了村,那便是想讓那小美人乾啥,她就得乾啥了。

但葛大身後的那一圈人倒是表情各異。

那他們呢?被派去外麵,除了包圍,豈不是無福可享了?

葛二自然是發現了臉色有些不爽的眾人。

“哎哎哎,哥幾個,彆急著抱怨啊,跟著咱們三兄弟混,難道我們還會乾那種吃獨食的事情?”

葛二連連擺手,沉笑道,“等人抓到後,咱們就先找個好地方,慢慢享受,懂吧?”

於是眾人也是一陣默契的低笑後,各自散去。

此刻,葛大和葛二,就帶著兩三個小弟,找尋獵物的蹤跡去了。

而另一邊。

“來嘛,就一小口。”江成晃了晃手中的碗。

“宗門不是不準飲酒的嗎?”柳青衣看著對麵循循善誘的江成,歎了口氣道。

“宗門是宗門嘛,這不是已經在外麵了。上次店家剛好冇酒賣,多可惜,這次總算是能試試了。”

江成小酌了一口。

雖然這酒真的不算多好喝。

太渾濁了,很是粗糙,而且度數感覺還蠻高,但也有種鄉下獨特的淳樸感覺。

“就一口噢。”柳青衣接過江成遞來的碗。

江成笑眯眯的看著她。

這次會不會噴出來?

柳青衣稍微的嚐了一口。

嗯…

好怪的味道,而且很沖鼻。

但見她平靜的放下碗,江成卻是搖了搖頭。

“為什麼搖頭?”柳青衣疑惑的問。

“因為你冇像上次喝茶那樣噴出來啊。”江成可惜道。

柳青衣卻是臉色微紅。

這人怎的還記得這事?而且好像很遺憾的樣子。

難道喜歡被水濺一臉嗎?

“酒足飯飽,差不多回去了吧。”

江成叫來小二結賬,在二人踏出店門時。

五雙眼睛。

便悄咪咪的盯了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