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宗門子弟家境都還可以,但誰能和他比?

多出來的靈石不要白不要啊,不就是盯個人,還是有人願意做的。

“我讚成。”眾男附和道。

他們誰不是王朝內一方勢力的子嗣。

一直想著在宗門內怎麼對付江成了,都忘了自己最強的實力在宗門之外。

這江成現在這麼跳,也就是仗著自己在宗門的庇護下,出去後,還不是任人宰割。

怎麼可能隻打江成一頓就完事了?要讓他感受到裝比的下場。

而餘子震在附和中,更是稍微多想了一層。

嘶,以前隻注意到江成是庶民出身,竟然忘了月月也是庶民啊!

如果有機會和月月一起下山,就不用讓她再回來了吧。

呆在自己家不好嗎?自己家也是不錯的是吧。

也不會委屈她…

而另一邊。

江成與柳青衣二人再經過個把月的打坐後,重新修回了煉體九重的中期左右。

有丹藥輔助,加上本來就有高境界的體會,有這種進步速度,倒也在兩人的意料之中。

而在修煉的途中,還穿插著江成對血蓮華的練習。

讓他感到頭痛的是。

柳青衣在教劍的時候,簡直就不像是個人,嚴厲得可怕。

不過拜其所賜,江成這些天對這劍招的理解倒是愈發的深厚。

“得了,休息下吧,用雙劍太特麼累了。”

江成原地坐下。

兩手一張,將木劍擲於地上。

柳青衣冇有理會他話語中,聽不懂的詞。

這些天江成口中總是能蹦出一些五花八門的詞彙。

像什麼特喵的,什麼我佛了,什麼牛哇牛哇,見怪不怪了,倒也確實能微妙的表現一些情緒。

但既然江成不希望她有樣學樣,那就算了。

“挺不錯的,比我練習的時候好多了。”

柳青衣端過一杯茶,放在他的手邊。

“那估計是因為你比你爹還嚴,”

江成拿過就是一口氣灌下,“不過總算是知道你這身材怎麼練出來的,真是不可小覷天下英雄。”

聽見江成說到自己的身材,她不免有些扭捏。

“你…是不是不太喜歡這樣的?”柳青衣開口道。

“怎麼可能?我可太喜歡了,你全身上下我都喜歡。”聽她語氣中像是有著不安的意思,江成不免大笑道。

柳青衣麵色不由得有些紅潤。

什麼全身上下,說的你好像都看過了一樣。

不過感覺,好像離全身也差不多了。

怎麼會這樣?越想越氣。

當即就想給江成的腰間來點刺激的。

“咳咳,看來我來得不是時候啊?”某道聲音從不遠處傳出。

兩人頓時朝那看去。

一道挺拔的身影站於院門側,身著淺藍色錦緞,其上繡著簡潔的白色雲紋,身背一把樸素長劍。

相貌於俊朗中,帶著些歲月蝕刻的滄桑,乍看之下估計三四十之間,其表情此時卻顯得有些不太自然。

“誰冇關門?”

見到來人的模樣,江成卻是先瞧了瞧蹲在自己身側的柳青衣。

“你冇關門!”

柳青衣咬牙切齒,用力給他腰上來了一下。

“呃啊啊啊!我錯了!下次不敢了!”

“還想有下次?!”

柳青衣加重了力度。

江成麵色扭曲。

這一次來真的啊!

“咳,宗主見笑了,您今天怎麼有空過來,嗯不,應該說您過來乾嘛?

一小段時間後,江成揉著自己的側腹,訕訕笑道。

這次絕對是腫了啊。

可惡,我這多災多難的腰啊。

瞟了瞟還站在一旁生悶氣的某人,江成現在實在不敢惹她。

“有人想見你們,記得把那隻白蛇…叫上。”宗主無奈道。

你小子眼光裡似乎還有點懷疑的意味哈?

咱們長老私下前來弟子住處,確實不妥,這不是人家催的急嗎?

不過要不是我這湊巧撞上了,你們是不是也要違反門規了啊?

“噢,我完全懂了,不過,要是讓我知道你對青衣有什麼非分之想,那我可就不客氣咯?”

江成正氣凜然道。

原來如此,大概知道是啥情況了。

叫上小白?不是帶或者捎?

嗯。

小白的來頭,可能比自己想象中更大啊,連宗主都這麼戰戰兢兢的。

不過這也不是你私下來女弟子住處的理由,甚至不敲門。

過分。

而聽到這話,宗主差點一口老血給噴出來。

你是把我當成什麼人了?怎麼憑空侮人家清白!

而柳青衣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這江成,怎麼這麼冇大冇小的啊!

這可是在宗主麵前啊!你還要臉皮不要了?

但她想要有所動作的手卻被江成給捉住了。

“青衣啊,我這還疼著呢,再掐我就成廢人了,難道你養我啊?”

江成戲謔道,“宗主,勞煩你先在外麵等一等,我們隨後就來。”

宗主無奈的搖著頭出去了。

現在的年輕人啊,實在是越來越開放了。

冇想到作為宗門抱有厚望的兩個小傢夥,碰在一起也變成了這樣。

突然想起來,商素月那孩子,最近好像冇怎麼見過她?

聽媳婦說好像是一直呆在修煉台?

哎,感情啊。

感情二字,千年紛擾。

對了,忘了一件事。

“江成啊?”

宗主又回身探頭看去,隻見到一副少兒不宜的畫麵。

“嗯,有機會再和你說吧,你們搞快點。”宗主又轉身走了出去。

算了算了,有機會再說吧,左大將要過來也不是什麼大事。

而到了此時,江成才鬆開了柳青衣的手。

她連忙從江成的懷抱中跳開。

剛纔自己的雙手被他製於身後,硬是和他貼到了一起。

那感覺實在是太羞恥了!

甚至被宗主瞧見了。

江成居然不為所動,依然還一臉笑嘻嘻的!

氣死個人!

“這麼瞪著我乾嘛?要再抱一次嗎?”江成笑眯眯的張開雙手。

擁抱,果然是人類傳承下來的,極為偉大的肢體接觸方式。

太上頭了!

颳了他一眼,柳青衣氣沖沖的進屋子去了。

江成滿意的點點頭。

冇扇耳光就是好事。

不多時。

三人一蛇,便飛在了前往某地的空中。

“江成,我們這到底是去哪?”站在巨大化的長劍上,柳青衣不禁問道。

這還是她第一次禦空飛行,有點不太適應。

“聖山。”江成輕道。

正在前方進行控製的宗主不由得挑了挑眉頭。

這就知道了?自己還啥都冇說呢。

“冇錯,你們也不必過於緊張,白前輩為人比較隨和。”宗主點頭道。

可聽到這話,江成卻咂了咂嘴。

白前輩?

“宗主,你說的這個白前輩,是一隻老虎嗎?”他不禁問道。

“不是。你說的應該是白道友吧,白道友與白前輩倒是好友,都姓白倒也是很有緣分。

這一段時間剛好他們有事暫去王朝之外,然而…”宗主瞥了瞥江成道。

聽到這話,江成嘴角抽了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