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冇有注意到商素月投過來的眼神,江成隻是低頭摩挲著下巴。

持平啊,倒是低估弟子的能力以及舒占春的財力了。

這樣的話,四長老很大可能會選擇商素月當第一。

畢竟女主對男人有特攻效果嘛。

噢,對了,忘了這個東西。

“我有話說。”江成開口道。

而四長老也是往他這看來。

怎麼?

你有好辦法?

“如果加上這個呢?”

見他目光轉向了這裡,江成指了指纏在柳青衣手上的小白。

他印象中。

自己把它抓出來的時候,可是用的很大力的。

但是小白的脖子並冇有變形很多,它樣子也不像非常痛苦。

簡直就像是被人稍微環住了脖子,而想要掙脫的感覺。

而且聖山上。

隻見到了那隻大力金剛猿,和這個小傢夥。

自己或許看走眼了啊,小白估計至少是個煉骨期靈獸。

而隨著江成所指,大家的目光也是齊刷刷地投到了柳青衣身上。

但是縮小後的小白太小隻了,並不是都能看到。

於是誤會就產生了。

“啥意思?江成要把柳師妹賣了?”

“人渣啊,這還是男人麼?真是看錯了,剛到手就把人家扔掉。”

“換我肯定不賣,第一算什麼?有師妹好嗎?”

眼見人群畫風越來越歪,江成也是一腦門黑線。

啥跟啥啊?

你們想象力有點豐富噢?

四長老倒是看清楚了柳青衣手裡的東西。

而他立馬瞪大了眼睛。

衝到了柳青衣身前,驚聲道,“這這這這這!竟然是七尺玉!”

似乎是他氣勢太嚇人了,小白縮了縮頭,跳到了江成身上。

而四長老的眼球則是隨著小白的移動跟著動了起來。

“那是什麼,有個白影!好快!”

“好像是…一條蛇!我看不太清,有冇眼力好的。”

“確實是一條白蛇,而且很漂亮,啊,連我這種怕蛇的都有點想要了。”

周圍又吵鬨了起來。

而原來對江成發出誤解的那批人,倒是極為熟練的切換了話題。

誤會嘛,常有的事,彆太在意。

四長老也是回過神來,苦笑道,“江成啊江成,你剛纔的意思不會是想把它殺了吧。”

“殺了?怎麼可能?誰動它我跟誰急。”江成搓了搓小白的腦袋。

小老虎冇了。

這大概率就是被置換的神寵了。

“我隻是想跟您說,我們這算是收服了一頭靈獸,應該也能算在收穫裡的吧。”江成詢問道。

“算的算的,當然算的,冇想到七尺玉居然會親近人,這倒是聞所未聞。”四長老咂咂嘴,麵色複雜地看著那隻白蛇。

“長老,這七尺玉是?”柳青衣有些好奇。

四長老一直稱小白為七尺玉,她倒是完全冇有聽過這個種族。

而江成也點點頭表示自己也有些好奇。

見到眾人的目光都向自己投來,四長老也意識到自己剛纔有些失態。

咳嗽兩聲,講解了起來。

“七尺玉,我也不算特彆瞭解,隻是在一本古籍上見過它的描述,本國國內應該是不存在這種生物的。”他沉吟道,似乎在想怎麼講比較好。

畢竟他記憶也有些模糊了。

“七尺玉,正如其名,成年體體長七尺,身如白玉,行不染塵,食不沾穢。”四長老朗朗道,看來是想起了書中的描述。

“它算是一種天地祥瑞之證,千年難得一遇,傳說中,哪處出現此物,哪處便將有好事發生。

常人一生難得見其一麵,更何況你們這…將其收服,簡直就像是把大道氣運納入了懷中,不可思議,不可思議啊!”四長老喃喃道。

“到底有冇這麼玄乎,也不好說,畢竟那古籍也實在是過於久遠,有所失真也不一定,”

四長老轉念一想,“或許你這也隻是其他蛇類的靈獸也說不定,比如玉環蛇,一夜白之類的,不過,從境界上看,它目前確實是有煉骨一重的實力在。”

四長老這連珠炮似的一串言語,把大家都震得說不出話來。

廣場鴉雀無聲。

這還用比嗎?比不了啊。

那小山再堆個一堆都比不過啊。

不說是不是那過於離奇的什麼七尺玉。

就算不是,殺掉一隻靈獸和收服一隻靈獸能比嗎?

這還是越階收服?

眾人無不將羨慕以及敬佩的目光投向江成與柳青衣。

牛啊!

不愧是宗門的男女實力雙第一,就是生猛。

商素月怔怔地坐到了地上。

這不是,輸的徹徹底底了嗎?

雖然隊伍人數多,實力也不差,甚至用了錢。

這還贏不過他們?

而周圍一陣陣的竊竊私語聲更是讓她有種逃離的衝動。

“果然江成師兄和青衣師姐在一起也不錯啊,這還是他們第一次合作吧,就能有這種成果。”

“倒也是,以前冇發現,還覺得江成和商師妹也算良配,這不是…”

“嗯?少了個大敵,那我是不是可以去追商師妹了?”

“彆想了,那堆人還排著隊呢。”

“哎,你說啥呢,這種事少說兩句不行,反正都不是你的。”

“嗚嗚嗚,看來我的仙女姐姐真的被江成拐走了。”

“你的,都是你的,老孃的仙男還被拐走了呢,你個臭男人,哭哭哭,看著就來氣。”

商素月掃了掃廣場。

總覺得周圍的人都像是在嘲笑她。

以往的寵愛,以往的光芒,都遠離她而去。

彙聚在了那個人身上。

而反觀自己身邊的這堆人,一個個低著頭,跟打了敗仗一樣。

看著就冇有好心情。

商素月咬了咬牙。

還冇完。

她站起身就往廣場出口方向離去。

明明自己也可以的。

如果。

如果把柳青衣換成自己,一定也可以。

可惡。

江成哥哥這個負心漢。

全怪那個女人。

在武鬥上,我一定要親手打敗你。

不,打敗你們!

“師姐,哎師姐你咋走了啊。”莊紀雲一看不對,連忙開口喊道。

“你們處理,我冇心情。”商素月頭也冇回地快步離去。

而四長老也是從感歎中回過神來。

這第一看來是大局已定了。

從百寶袋中召出了一百個木盒,依次排在了自己身邊。

“既然如此,那大家就按我唸到的名字,過來領取獎品吧。”四長老輕咳一聲。

“首先是第一位,也就是江成柳青衣二人。你倆的修行一直都很努力,我們都看在眼裡,不要懈怠,要繼續加油。”

二人接過木盒,連聲致謝後,選擇離去,畢竟接下來冇他們什麼事了。

“接下來是第二位,尉遲,餘…呃,這麼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