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不說,呼河國那三座城中的將領,將要如何安排接下來的行動。

王朝連綿數十裡的軍營中,倒是一片喜氣洋洋。

雖然還未統計清情況,但大夥從雙方士氣以及場麵情況來看。

顯然是大勝!

不僅如此,王朝補給線上的糧草以及丹藥,也是悉數送達前線。

今時今日, 不僅大魚大肉,而且又有境界可升。

熱烈的氣氛,自然是沖淡了一些友人戰死的悲傷。

軍中雖不可飲酒,但行軍數月之後,難得有這麼一次的快活。

可勁造!!

在一片吵鬨聲作為背景下,將軍帳中,

“彙報殲敵成果。”

“襲殺,

敵軍一名大遠遊境, 一名中遠遊境, 兩名化身境死亡。

南城門,

敵軍一名大遠遊境輕傷,兩名中遠遊境重傷,四名化身境死亡,

煉心期死亡五十四,煉骨期死亡二百零七,煉體期死亡八百三十二。

西城門…”

在統計完己方的傷亡人數之後,便是開始著手統計殲敵人數。

不過,

畢竟位置在將領以上的敵軍才比較好統計,而在初始三境的‘兵’一般是以耳代頭,

具體是否是如此數量,就不太好說了,但是大家並不太在意。

要真的能在對方活著的情況下,把耳朵弄下來了,那也是挺厲害的。

論功行賞環節。

除了當時提出襲殺之策的那位雙刀男子,記了頭等功。

以及一名中遠遊,記次等功。

剩下最引人注目的, 便是唐突撿了個敵軍皇子人頭的江成二人了。

“厲害啊!

兩位到底是哪裡出身?

竟然以一重境界跨境連斬三位敵將!實在是讓人不敢小覷!”

“流雲劍宗出來的?這我倒是知道, 虓虎營有個少年聽說也是從流雲劍宗出來的,還有個身形差不多的堂弟,領頭特許使用巨劍……”

“要說這宗門,後營有個舒家公子哥,因為其家族斥巨資補充物資,特許其留在後營進行輔助任務……”

“兩位隻是暫留軍中?!

可惜可惜,不然我天地營必將不遺餘力培養兩位……”

“大將之姿?冇開玩笑冇開玩笑!

這等深入敵軍斬首敵將,複又折身而回,不忘打擊敵軍士氣的膽……”

左大將此時也是摘了麵具,坐在主位上,隻是隨意喝著藥湯。

其身邊,則是靠得有些近的許英。

之前的蓄槍勢,看似冇有多少強力的效果,實際上對身體的負擔非常之大。

不然也不可能壓著三個大遠遊,不敢以傷破勢。

雖說已經意料到了那三人的德性,

想來在呼河國中並不是很受待見的那一類型,

所以自己說是換命, 也隻是做做樣子, 真要廝殺起來, 應該可以用重傷換掉兩個,再讓許英補掉剩下的,就是穩賺。

這一戰的主要目的,本就是在埋伏上剪除對方的高階戰力。

雖然對方在交戰中似乎是探明瞭是佯攻的意圖。

但在江成兩人的操作下,促成了意外之喜。

足夠了。

攻城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讓其逐漸失去作為一個國家的根本。

舉城之下,眾人皆反,城便不攻自破。

補給線在不斷的建立中,

而且基數眾多的呼河普通居民,在實際接觸中,也迅速倒向於我方治下。

如果特木爾無法做出有效應對的話…

相當於在十數年…不,數年之內,

其治下領土,實際上將隻剩下這四座城環繞的地域。

你急嗎?我不急。

江蔚將藥湯一飲而儘,奇怪的味道在腹中翻騰開來,又流入四肢百骸。

“怎麼樣?”

許英傳音道。

音色中似乎有著一點點的期待。

“難吃。”

江蔚如實回答。

不過藥效還是挺猛的。

“……”

許英陷入了糾結。

‘難道我就弄不出好吃的藥?要是四師兄肯來的話,應該不會出現這種情況吧?’

長桌旁,眾將領一口一句,把江成二人誇的有些頭昏腦脹。

甚至嚴重懷疑有人看出了他們的身份。

冇必要吧?

不就砍了三個同境嗎?

而且本來就說了,他倆加起來的戰鬥力就相當於三重左右,雖然在實際操作下,感覺應該可以和四重拚一拚了。

戰場果然是個好地方,體內氣海似乎會在隱隱間,攝取戰場中散溢而出的殺煞之氣,變相提升了二人進階的速度。

要不是被對麵針對,他們本可以試試成為永動機的。

“好,既然無事,那便散了,哨戒輪值在以往基礎上,再加派三成人手,”

左大將放下碗,下起了逐客令,而又對江成二人道,“你倆留下。”

不時之後,營帳中便隻剩下了四人。

許英張開靈氣屏障,隔絕外側窺探。

但因為在軍中,所以設置還要稍微麻煩一些,隻能隔絕由內到外的視聽,否則一旦出現突發|情況,便難以第一時間反應。

隱約間可以察覺到,在各將領出去後,外邊便是響起了招呼聲,

儼然是麾下兵士已經等候已久。

雖然化身境已經辟穀,但正所謂盛情難卻,跟部下同吃同飲,倒也能夠增進感情,增加隊伍的凝聚力。

“你倆倒是來得巧,冇擱幾天就能投入到戰事中,要是早點來,還得陪著我們趕路紮營。”

在冇有外人之後,江蔚又恢複到了那種懶散的模樣。

雖然還是身著那副龍紋甲冑,但腳一撐,臀一挪,隨意的姿勢下,已經完全冇有了身為大將的霸氣。

是個人,都需要勞逸結合,尤其是這種需要經常繃緊神經的位置。

有時眾將碰巧見也能撞見這副模樣的大將,但也都見怪不怪了。

倒不如說正因為有著這一麵在,他們才能更心安的團結在其麾下。

“那不行,我肯定呆城裡直到最前線已經安頓下來,趕路多無聊。”

江成搖了搖頭。

一路乘著飛梭趕來,都冇能詳細觀察到那些已經拿下的城池內具體是個什麼情況。

可能會影響到接下來的計劃。

“你倆出師武鬥怎麼樣?那個時候冇有機會回去,有些可惜。”

一旁的許英開口,順手上好了四盞茶。

“還好吧,前十自然是有的。”

接過茶水,江成又是一飲而儘。

看著江蔚如出一轍的豪飲法,柳青衣也隻是隨意點點頭。

閒聊了半個時辰左右,江成終於開始嘗試影響大局,他要縮短戰爭進程。

‘你還有想法?’

江蔚自無不可,反正也就隨便聽聽,滿足一下小侄子指點江山的念頭。

真正議事還得在眾將齊至之時纔算數。

江蔚取出幅麵巨大的地圖,攤在桌上。

江成開始有選擇的,將一些呼河國可能用出的手段,一一點出。

美人計,反間計,上屋抽梯,金蟬脫殼,暗度陳倉…

江成說的含含糊糊,但偶爾間指向的城池,以及路中,也是讓江蔚稍微挑了挑眉頭,留了個心眼。

畢竟那些節點是在籌劃中,輸送資源的關鍵處。

雖然不是完全準確,但也說明江成心裡有點數。

要是他真的完全對上了每個位置,她就要懷疑這傢夥是不是截密信了。

難道是在宮裡的時候就已經在研究了?

不知不覺間,

江蔚已經開始會偶爾懟兩句,為的就是看看江成到底對戰局,瞭解到什麼程度。

夜已漸深。

呼河國完全無法想到…隻是這麼普通的一個夜晚,卻成幾何式的加速了它整體的滅亡進程。

而此時,

王朝以西,天心島。

“…雖然浪費了不少材料,但冇想到,還真的煉成了。”

一身裹水藍色羅紗,臉蛋偏圓潤的女子,正看著躺在白玉台上的赤|裸人形,頗有些感歎道。

正是當時在夜空中,禦劍飛行的三位女子之一,紅珠。

而在其一旁站著的,則是一位身著輕薄紫裙的高挑女子。

“都請到了你們島主出手,哪還有煉不成的說法?”顧飛索嘖道。

說實話,這次請天心島島主出手,請得有點虧。

“話不能這麼說嘛,這畢竟與普通的煉丹不太一樣。

就算是島主出手,但主要還是她的意誌足夠堅定,才能成的。”

紅珠搖了搖頭。

顧飛索往白玉台的另一側看去,隻見兩名白衣少女並肩站著。

一個嬌俏的身影,自然是商素月無疑。

但另一個比商素月還要嬌小,臉蛋還要水嫩的傢夥,身著質地無比精貴的寬大道袍,道道寶光從其上隱約可見。

其一開口,語氣就顯得無比的老氣橫秋:

“三顆極品天變靈丹…不得不說,年輕人就是有心氣。

在達到倒懸境之前,除了進入璃光塔,需得我首肯外。島上的其他資源,隨你取用罷。”

說完,小孩子模樣的天心島島主,便是起身直接往遠處那雲霧蒸騰的湖心而去,隨著其動作,天地間隱隱有異象響應,煞是驚人。

顧飛索盯著她遁去的方向許久,“你們島主渡劫多久了?”

“數十年吧。”

紅珠搖了搖頭。

三千劫的修士,雖然威脅度比起倒懸境高上了不少。

但另一方麵,需要頻繁渡劫,註定了其不能做長距離的移動,而且也不能經曆長時間的戰鬥。

更何況,島主是將那座湖心島作為自己的閉關之所。

要說為了安全的話,那肯定得去尋找荒涼無人之地好一些,最好就蹲在一方秘境裡頭,把入口給堵了。

畢竟還是放不下老祖建立起的門派。

但天心島作為一方培養丹師之聖地,樂善好施,廣結良緣,倒也不怕他人對島主不利。

顧飛索點了點頭。

對倒懸境而言,那確實不算久。不過要說羨慕,還是有些羨慕的。

畢竟自己也算是停滯了好些年了。

遠遊境依然會以極緩慢的速度衰老,還是要到倒懸境,才能隨意的到處去玩啊。

再往上就是無儘的閉關打坐了,冇得意思。

“顧姐姐?”

“嗯?”

輕微的聲音,將顧飛索從思緒中拉回。

“接下來?”

商素月看著眼前模樣與自己有近七分相似的人形。

雖然仍舊隻是閉著眼睛,雖然知道這完全就是由天材地寶凝聚而成的形態。

但一想到世界上將會多出另一個自己,感覺就有些本能的不太適應。

在天心島的這幾個月,

在拜托島主的情況下,自己的修煉不僅冇落下,還學到了很多關於煉丹,製藥,醫術方麵的知識。

如今自己的修為,已經邁入煉心九重了。

雖然是用未來作為代價。

但她相信,如果步入倒懸境,煉製天變級的靈丹,自己是冇有問題的。

見到顧飛索稍微示意,以及略帶抱歉的眼神,紅珠微微頷首,

“你們的事,我就不摻和了。

記得,接下來的注靈,想要得到最好的效果,雜念需越少越好。”

說完,她便起身離開了這處浮在空中的微型島嶼。

眼下這處麵積不大的浮空島上,隻剩下了一大一小兩個站著的人影,和安靜的躺在白玉台上的人形。

“你應該知道,為什麼不把人形的樣貌,做得和你幾近一致了吧?”顧飛索走近她身邊,凝聲道。

“化身要做一些我不會去做的事情。”

商素月輕輕點頭。

“嗯,對。

雖然已經說過許多次,但我還是要再問一遍,你真的想清楚了?

分魂的風險還是挺大的,如果你覺得自己的念想,不足以維持那股意誌,那就算了。

也可以單純的以化身作為另一個打坐人形,到時候隻是融合修為就好。”

“就這樣吧。”

商素月笑了笑,眼神不為所動。

撫摸著白玉台上,輕閉著眼睛的人形,似乎能夠感受到其中的脈搏以及溫度。

分魂後,將一些特質剝離,如此便更能夠靠近某個極端。

自己,要在天心島上,一步步成為人儘皆知的‘聖女’。

而化身,將會隨著顧姐姐遊曆紅塵,頂著和‘聖女’極近相似的樣貌,卻截然相反的行事風格。

在最後結合兩方的感情經驗,絕對能夠找到江成的弱點。

畢竟他真的成為了自己的心魔。

那麼不管是為了感情,還是道心,如果不跟他做個了斷的話…就要時不時受到囈語影響。

隻是單純的修為提升,再用強硬手段把他搶過來的話,是冇有辦法消除這份影響的。

一方麵要保證境界的不斷精進,一方麵又要增加感情經曆,尋找對付他的方法。

確實隻能如此做了。

“那開始吧,最初的一步。”

顧飛索遠遠退開,看著白玉台上,兩位模樣極近相似的少女將額頭貼在一起。

無形波動四散而出,白玉台的周圍數丈,彷彿亮起星辰,又墜入深海。

分離自身靈魂,其中痛苦自不必說。

從這玄奧景色的劇烈顫抖中,便能看出一二。

“啵——”

彷彿氣泡破裂一般的輕微聲響。

顧飛索隨意飄散的思維被拉回到了眼前。

‘出事了?!’

顧飛索看到的是一道跪倒在台側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