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看看是誰的孩子。”身著瑰麗長袍的美婦微笑道。

‘辰’,是幼時對外顯露的名。

在把他扔到外邊去曆練之後,即以‘江成’之名示人。

至於太子江辰,已經在多年前因為意外而死了,大家都應該這麼認為著。

為什麼巴圖布赫還能認出對方,或許隻是因為當年簽下條約時那深刻的記憶吧…

“當時你不還不樂意麼?”

“我也就嘴上那麼說說而已,”美婦悄悄的撓了撓他的手心, “那本來就是他自己的意願,我又怎麼會強硬阻攔?”

帝皇笑笑,不再說話。

他隻是在想另一件事——成兒身側的那位少女…有些許的熟悉之感。

是那個小丫頭嗎?應該不可能吧…希望不可能。

擂台戰還在熱熱鬨鬨的進行。

商素月在紫裙女子的示意下,提著那把月琉璃也上了場。

雖然目前境界還隻是煉心三重,但這也隻是對比各宗門的首席弟子而言,偏低。

在其特殊靈氣的加持下,跨一境, 算不上什麼困難。

本質上還是為了磨練一下技巧, 以及獲得曝光度。

王朝境內勢力的煉丹水平, 並不是最高的…那些人如果有眼力的話,不會放棄這樣的好苗子。

至於為什麼用上了這把劍,一是相性確實不錯,二是…

舒占春看著那道身影,總覺得心中似乎稍微湧起了些不太爽的感覺。

那把劍帶給自己的回憶並不算愉快。

再加上之前自己與她之間的關係,與現在形成了天壤之彆。

在看到她手上揮舞的這個,有點膈應是自然的。

也讓他進一步的感覺到了,雖然嘴上說著小錢小錢,但自己以前花下的成本究竟有多少…

‘嘖,不管怎麼樣,都得稍微試一試,要不然咽不下這口氣。’

舒占春盯著那在台上如穿花蝴蝶般的身影,默默想到。

他是冇打算上台了。

自己不需要受到大佬關注,也冇打算被哪一方招攬。

單單想要接收舒家所有的產業, 都要跟著父親學上好一段時間。

他修道的目的很簡單,就是延壽而已,差不多就好了。

化身境就已經有了足夠長的壽命, 遠遊境更不必說。

再往上,通常死亡都不是老死的,很少聽到哪兒哪兒有人坐化。

憑著雄厚的財產,積年累月一點一點灌到遠遊境就好了。

自己本來目的就很簡單,延壽,賺錢,玩女人。

隻要不改初心,不與天爭道,所誕生的心魔也並不會反噬的厲害。

這是他爹的親身體會,他爹的修道目的也很簡單,就是當個活得久些的普通人。

雖然這樣做的上限,估計就隻能到遠遊境為止了,但冇有關係。

隻要最強戰力還掌握在皇室手中,自己就無需擔心家族會被對財產有所覬覦的修道者給薅的乾淨。

律法的誕生初衷是好的,為了普通人的安全,以及發展,在王朝中,修道者無需殺人奪寶,隻需在城鎮中做交易。

雖然少了橫財, 但也少了橫禍。

但實際上這樣做受益最大的, 就是生意人。

隻要利潤上交的足夠, 就等於拿到了生命的庇護權。

遠遊境的壽命很長啊…

就算是商素月這樣的姿色,自己陪個千百年估計也就膩了吧。

但是,現在完全看不夠啊。

不行,一定要拿下!不然絕對會後悔千百年!

……

不知過去了多久,甚至連夜晚已至都尚未結束。

各處擂台上的爭鬥依然未曾結束。

商素月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不僅是因為她過人的樣貌,更是因為那極為罕見的靈氣。

至純至真之氣的擁有者,境界越高,提升越難。

由此換來的是常人難以企及的越階戰鬥能力,以及彷彿與生俱來的煉丹適應性。

看著她手中不斷彈出的極品丹藥,雖然品階不算高,但那也是極品!

畢竟冇有說戰鬥中不允許使用丹藥,如果身上有什麼非同一般的寶物,想要手牌儘出也可以。

在其躍下擂台之後,立馬有不少人找上了她。

不過在顧飛索的暗中評估下,冇有點頭,都是婉拒。

“當!——”

“當!——”

“當!——”

持續了一天一夜,這場武鬥纔算是落下了帷幕。

燦金色大鐘之上,不知何時懸浮起了一麵巨大的空白圖幅。

三十個名字,以及所屬的宗門,不時之間便以水墨塗抹般,顯現於其上。

因為江成柳青衣的戰鬥方式實屬另類。

第一位,還是被那梵海宗的那位男子收入了囊中。

帝皇身側,有一名身著暗黃鎧甲,麵容亦被崢嶸頭盔遮擋的雄壯身影踏前兩步。

其手一抬一握。

暗黃色的靈氣便迅速順著城牆湧入到地麵之中。

‘聚沙成塔’,或許是類似的神通。

巨大的階梯被凝聚而出,直達足有二十丈高的城頭之上。

接下來,三十道身影從人群中脫離而出,在階梯上迅速的往上奔去。

又到了經典的領獎賞環節,順帶麵對來自皇室的招攬。

不出江成所料,三十人中,有十數位都收到了來自北境兵營的招攬。

其中就包括了梵海宗那位,他自然是爽快的接受了。

並連連向江成示意。

那似乎是想要擊劍,啊不,共同抗敵的眼神。

江成隻是拒絕了眼前不知名的將領邀請,連帶著一旁的柳青衣也是微微搖頭。

兵營的小將領露出了可惜的表情,但也冇過多糾纏。

離二人不遠的商素月,收到了來自皇室丹師的招攬,但卻被婉拒了。

因為顧姐姐說,她在觀戰人群中看到了有些麵熟的身影。

對方所在宗門,絕對會傾力培養她,雖然皇室給出的條件也非常誘人,但商素月現在還是選擇相信顧姐姐。

顧姐姐的考慮比她深遠多了,畢竟她現在唯一的目標,而是足夠快的追上某人的腳步,並且實施下一步計劃。

而她會給予自己最有力的幫助!

在邁下那道土質階梯時,江成感覺有一道身影向自己靠了過來。

自然側頭而去,看到了一張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臉。

“不會放棄你的哦…”

話語輕飄飄落下。

江成卻感覺到了一股違和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