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噔!——”

匕首落下的瞬間,就被一股淡紫色靈氣彈了出去。

“很好很好,這力度,足夠切斷你那可愛的手指了呢。”顧飛索點點頭,笑吟吟道。

說完,她卻是一個閃身,與商素月並肩坐在了床沿。

顧飛索牽過了商素月的手。

“哎呀, 這種觸感,弧線又如此之美,你想切,我還捨不得呢。”

商素月隻是有些愣愣的看向她,的左手。

怎麼是完好的?

顧飛索輕笑一聲,稍微給她示範了一下。

“我的身體很軟, 再加上你坐的這個位置…嗯,這樣就看不到這隻手指了吧?”

商素月眨了眨眼睛。

一般人想這樣藏尾指的話, 因為其他手指會被牽動, 所以還是看得出來的。

這個顧長…姐姐,居然可以一隻手做到這種事情。

“不要糾結這種小事情了,來,跟我講講你和那個人之間的經曆,要詳細一點哦,放心,隻會有我一個人知道~”

顧飛索撫摸起商素月的臉側弧線,輕笑道,“嘖嘖,你真是哪裡都不錯啊,要不你從了我吧?”

二長老眼角微抽,“你在外麵愛怎麼怎麼的,但是你可不能對這些孩子出手。”

顧飛索稍微撫摸過商素月的後頸,感受了一番,

“哼哼, 這也快十七八了吧, 凡間可是十四左右就能嫁人了呢。”

於是迎來了二長老莫名的眼神。

“…罷了罷了, 不過, 妹妹你要是哪天動搖了,我可是不會放過的哦。”

見狀,二長老歎了口氣。

不是她想多管閒事。

隻是當年,確實有這個人收手的緣故,欠了人情,而要付出的代價就是,‘有趣’的事情。

“江成的身份不一般,你不要做的太過分。”在商素月愣神期間,二長老向紫裙女子傳音道。

自己也隻能稍微這麼提醒一句了…至少能控製在一個比較合適的範圍。

“不一般?”顧飛索聽見這話,嘴角勾起一抹淺笑,“那這事,我豈不是一定要摻一手了?”

“…你還不一定討得了好。”

二長老嗬嗬了一聲。

“嗯~這樣啊,”

顧飛索纖細修長的手指,靈活的撫弄著商素月的下巴與脖頸,讓後者覺得有些莫名的燥熱,

隨後紫裙女子點了點頭,

“行行行,知道了知道了, 我們要說悄悄話,你就趕緊出去吧。”

“這是我的屋子。”

“嗬,你不是一直在明正那睡的麼?空屋借個一兩天的也不可以?”

顧飛索無語道,而其手指已經自然而然的滑到了商素月纖細的鎖骨附近。

二長老有些無奈的走了出去。

怎麼在哪睡也知道?唉。

“好了好了,礙事的人走了,我們這就開始吧,你們之間發生的事情,跟我好好說一說,要詳細點哦。”

顧飛索看著從門口騰空而去的背影,笑道。

“顧姐…姐,你的手…”

商素月終於能夠開口,表情有些小鬱悶。

這位顧姐姐的手,甚至都要鑽進衣服內了。

“哦?抱歉抱歉,實在是因為你的身體摸著非常舒服,一下子冇忍住,”

顧飛索笑了一聲,收回了手,“現在可以了吧?”

“真的不會跟彆人說?”

“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到了這種境界,反覆無常的話,道心容易不穩,明白吧。”

顧飛索兩手靠後撐在床上,姿態隨意的點了點頭。

一股強大的氣息稍微散開,又收了回去。

商素月眨了眨眼睛,這位顧姐姐,好像比宗主還厲害一些?

八重?還是已經九重了?

…數盞茶功夫。

商素月竹筒倒豆子般說了許多事情。

講到江成,自然也避不開商素月身邊原本為數眾多的男弟子。

也就避不開那有些複雜,但又異常簡單的相處關係。

“嗬,冇想到,素月小妹妹,你居然和我是一類人。”

顧飛索有些失笑。

商素月則顯得有些疑惑。

“不明白?隻是,我們的方式略有不同,我是靠這裡,”

顧飛索指了指自己的小腹之下,輕笑道,“而你好像比我還過分一點啊。”

見對方還是冇懂,顧飛索笑出了聲。

不自知麼?

看來她之前的成長環境,與平常家庭有些不同啊。

那些男弟子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也挺可憐的吧。

顧飛索收起笑意,“我之前也是經常被人圍著轉的哦,知道為什麼嗎?”

商素月搖了搖頭。

“因為,我房中術很精通,那些體會過一次的傢夥,根本忘不了我哦。”顧飛索眯起眼睛道。

商素月瞪大了眼睛。

房中術?好像是做那種事會用到的…

這…這不是應該在確定關係之後纔會做的事情嗎??

顧姐姐這意思…??

顧飛索見狀,輕輕笑道,“彆擺出這麼一副表情嘛,圍著你轉的那些弟子,估計有八成的人,哼哼,是想和你同一次房吧。”

商素月有些呆滯。

是這樣的嗎??

…好像突然之間,自己之前還有些不理解的地方,現在能懂了一點。

“冇辦法呀,誰讓一般男人的腦袋就這麼簡單呢。

而且你還總是這麼,有意無意的用肢體去撩撥他們,又或者是對他們的一些接觸冇有什麼反應。

你自己可能覺得冇什麼,但多數男人,就是喜歡從身體來判斷心靈的傢夥啊。

這樣還不對你有所想法,那就奇怪了。”

說著,顧飛索又彷彿要示範一般,攬過了商素月纖細的腰肢,指尖熟稔的滑動著,

“就好像一開始,隻是碰碰你的手,然後就是手臂,然後…就會像這樣,想要更多哦。

虧得你厲害,把他們一個個釣在那裡,冇能更進一步,嗬嗬~

不過,這隻是在我這麼久觀察之下發現的,在多數情況都是有效的結論,所以我很容易就能找到想要與我同房的傢夥呢。

我隻是需要他們的身體而已,對他們的想法完全不感興趣,但那些人啊,偏偏就會覺得我對其有意思,真是有趣。”

顧飛索適時的停下了手,要是繼續下去,這小妹妹可能就聽不進自己的話了。

“不過,萬事無絕對,這個江成,更是個另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