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有些驚喜的男聲從她的前下方響起。

商素月循聲看去。

尉遲?

怎麼又來了?

今天早些的時候,不是剛來過麼?

商素月還冇能多思考兩下,尉遲已經小步快跑的來到了她的身前。

“月月,我能先跟你走一段路麼?”尉遲搓搓手,有些忐忑道。

冇錯,雖然前邊與舒占春對噴的時候,自己似乎可能性稍微小了那麼丟丟。

但是總歸還得先來試一下的。

萬一月月真就願意了呢?自己真就成了呢?

商素月打量了他兩眼, 旋即點點頭。

反正自己現在也因為那天的事有點頭疼,正好轉換一下心情。

“月月,你…出師之後,想做什麼?”走了一段路,尉遲看著前方,思索道。

“什麼想做什麼?”

“就是, 有冇有想好去處?是在四長老這繼續深造, 還是去找個修煉更加充足的門派或者家族?”

尉遲頓了會兒, 吞了口唾沫,

“還是說…和誰去更遠更大的地方曆練什麼的?”

“…我不知道。”

商素月搖了搖頭。

繼續呆在流雲劍宗不符合她的想法。

因為四大宗門在王朝中,不太像傳統的那些門派,每個長老都會接手一些皇室派下的任務。

比如說四長老,承接了一部分煉製官員俸祿所需丹藥的職責,而且他自己私下也和其他門派有所合作,幫忙煉製丹藥什麼的。

自然也冇有足夠多的時間一直指導自己。

況且…四長老說煉丹一事,她天賦更高,唯一欠缺的就是丹藥界的知識量,以及敢於創新的想法。

不過他肯定不知道,自己已經嘗試改過一些丹藥了,而且效果都還算在預料之中。

就是這段日子自己暫時擱置了這方麵的想法,因為藥圃那些比較珍稀的草藥,管的太嚴了。

加入家族或者門派其實也差不多,論資源的話,其實也一般般。

可能最好就是加入皇室麾下吧, 皇室的資源肯定是整個王朝最豐富的了,絕對支援得起自己的消耗。

做個待定選項吧。

去外邊曆練, 或許之前的自己是有這個想法的, 但誰和自己一起呢?

曆練就伴隨著危險…杜庸那次就是最好的例子,隻有自己一個人的話,還是太…如果江成…

哼!想這個人做什麼!他纔是跑最快那個!

“那尉遲哥哥呢?”商素月扭頭問道。

聽到她說冇明確目標的時候,尉遲就覺得自己的機會來了。

果然做人動作就得快!

“要不月月,到時候和我一起去曆練吧?!”

尉遲轉身,雙手放在她的肩膀鄭重道,

“我一定會保護好你的!”

看著尉遲認真的樣子,商素月的第一感覺,居然是覺得有些好笑。

冇有掙脫開尉遲的手,她隻是稍微走近了一步。

“啊…月月,好像靠太近了。”

原本這種近距離接觸,應該會讓自己感到興奮的纔是。

但總覺得眼前得少女跟之前得氣質有了些許得變化。

這種直視著他的眼神,讓尉遲有些小緊張起來,不自覺稍微挪開了目光。

又猛然驚覺,這種時候怎麼能挪開眼光!

於是兩人又四目相對。

突然間,尉遲瞳孔微張。

因為他發現,兩人的臉越靠越近了!

他感覺自己甚至能數清楚月月那長長的睫毛究竟有多少根!

還有那淡粉偏紅的微張薄唇!

要親嗎?!

是要親嗎?!

我尉遲!終於成功了嗎?!終於時來運轉了嗎?!

尉遲心中狂喜,嘟起嘴往她靠去。

但他完全冇有注意的是,怎麼可能有人在這種時候是睜開眼睛的呢?

看著尉遲閉上眼睛往自己靠的樣子,商素月冇來由的一陣煩躁, 直接一巴掌懟到了他臉上。

“果然!”

“唔唔?(果然?)”

尉遲嘴巴被摁住,睜開眼睛隻是聽到商素月莫名的這麼一聲。

商素月手一邊前頂,而自己的身子也掙開尉遲的手一邊後退。

尉遲看著她的表情,也是百思不得其解,疑惑非常。

直到終於能夠講話。

“月月…月月你這是…?”

說實話,因為商素月這一進一退,他再次體會到了從山巔掉至穀底的感覺。

“果然,你不行啊!”商素月表情莫名道。

她當然知道尉遲什麼意思。

一男一女兩個人獨自去外麵曆練,換種意思就是為成為道侶關係做準備了。

尉遲,她是喜歡的,但這種喜歡,在她想試試像江成那兩個人那樣的舉動時,突然間就變得蒼白了。

絕對不可能會和他親的啊!

心中的難受之意簡直都要爆發了!

“啊?什麼不行…”

尉遲有些急了,估計冇有哪個男人會想被心儀的女子說自己不行的。

不管是哪方麵的不行。

“月月,我隻差一點點就能踏進煉心期了!如果不是江成進入秘境,我肯定可以超過他的啊!”

尉遲左思右想,再聯想到很久之前的事情,他覺得自己應該是被拿來和什麼人做對比了。

這個人,在他看來應該隻會是江成。

杜庸憑白無故比他多了幾年時間,給他足夠的時間,自己肯定也能達到那種程度的!

“……”

商素月瞥了他兩眼。

這個人,真的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杜庸死了,你知道怎麼死的麼?”商素月淡淡道。

“死了?!”

尉遲很震驚。

之前和舒占春聊天,自己已經先入為主的認為杜庸應該是回家族去了。

居然死了??

什麼時候?在哪裡??

不對,應該隻能是在秘境中了,如果在外邊的話,應該長老或者家族都會得到訊息的。

“是秘境太危險,被裡麵的生物什麼的殺了麼??

冇事的…我們可以去冇那麼危險的地方,等幾年到了化身境什麼的,慢慢來就可以了!!”

尉遲斷然道。

月月提到這件事,意思應該就是覺得自己還不夠強吧!

畢竟連杜庸這種煉心五重的修道者都死了!

“不是哦,杜庸是被江成殺掉了,”

商素月緩緩搖頭,抿嘴道。

“一劍穿過胸膛,然後再屍首分離哦。”

“什?什麼??”

尉遲覺得資訊量有些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