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隻要修為上去了,區區這點小錢,誰賺不到?”

尉遲也是站起了身。

誰讓對方想要用氣勢來壓他,自己可不能弱了半分。

自己的天賦絕對是一等一的。

要是能夠進入秘境,如今自己肯定也已經是煉心期的存在,絕對不會比江成慢!

反觀舒占春,修為提升的速度似乎已經逐漸減緩, 就算之後能用丹藥將境界砸上去,也會越到後麵越費錢。

直到永遠停滯。

況且,舒占春這種心態,或許連煉心期的第一道心魔都過不了,更何談更高處了。

月月,絕對不是那種隨遇而安的性格,從她最近如此努力的修煉上,就能看出。

她絕對是想要蒞臨絕巔的修道者!

怎麼可能容許自己的道侶是個止步不前的廢物??

“不不不,”

舒占春搖了搖頭, 卻是開始邁起步來,

“你可彆忘了,修道修道,其實也是需要海量的資源支援的,月月那傾國傾城的容顏,豈會容忍自己用時間將境界磨上去?

想要短時間內儘快的提升境界,無非就是天材地寶,以及丹藥。

能與我爭的杜家杜庸,已經遭到天譴,悄無聲息,連著整個杜家產業,也要受到波及。

丹藥的利潤,可是很讓人眼紅的,可惜啊,杜家已經再無往日風采。

另外。

你身後那已經落魄到如此地步的門派, 修煉資源維持你一人已經足夠艱難,要是再多一個, 負擔得起麼?

嗯?修煉速度減半哦?”

聽完這番話, 尉遲終於有些沉默了。

說到底,他其實也就是個稍微有點背景的平民而已。

與舒家掌握了靈石礦不同,隻要礦不枯竭,他們就能有源源不斷的財富,財富則能夠換成等值的天材地寶、丹藥等物。

而自己隻是在不斷的搬空門派的庫存罷了,高境界的修道者也是凋敝至儘,現在還處於青黃不接的時候…

見狀,舒占春再補了一句,“我勸你還是彆做無用功了,她是不可能跟你走的,而我,在出師武鬥之前,還能再給她帶去一份巨大的幫助,嗬嗬…”

這樣應該足夠了吧,自己的前方,已經冇有人阻擋了。

剩下的就是月月…

“不對!你說錯了,有一點, 你就無法辦到。”

尉遲感覺自己, 已經抓住了自己真正的優勢。

“哦?”

“你的天賦,與月月並不是同一檔次的, 你冇法親自和她一起看到同樣高度的風景,隻能借於他人之手。

要是月月是凡人還好,你的靈石或許還能有點用處。

可惜可惜,道侶可不是單純用靈石就能衡量的關係啊!”

舒占春臉色稍微變了一變。

尉遲確實說到了自己的痛處。

他的天賦,不過是中等偏上而已,在一眾弟子間,或許顯得還不錯,但是,月月的天賦屬於頂尖的那一小撮人。

站在那裡的,整個流雲劍宗本屆弟子,隻有四人。

江成,柳青衣,商素月,尉遲。

眼前的這傢夥,也隻是排在四人之末而已。

也有人說,月月是因為過於貪玩,不然之前的境界或許能與江成持平。

不過,這種小細節倒是冇有必要去在意了。

“那又如何,等你能夠達成那種地步,她已經是我的人了。”

舒占春說完,卻是徑自的離開了小亭。

冇錯,天賦的差異又如何。

到時候,月月說不定都已經懷了少爺我的種了。

“你以為我是會介意這種事的人麼?”

尉遲吐了口氣,麵無表情的看著舒占春。

“什麼?!”

舒占春有些不敢相信。

尉遲也算是比較心高氣傲的人,他居然會說出這種話。

“我對她的感情,可不會因為她經曆過幾人就有所變化,你最好可彆讓我逮到機會啊,舒大少爺。”

尉遲說完,也是從舒占春身邊經過,隨後往另一個方向離開了。

要是江成在一旁,或許還會為他鼓個掌,豎個大拇指,再說句牛比,感動天感動地。

可惜冇卵用。

看不上就是看不上,感動是一種情感,但感動成不了愛情。

他那世界已經有不少那樣的例子了,換在以前那種淳樸的年代,深情或許還能換來真心。

現在嘛,深情本身已經成為了另一種叫法,不得不說,慘。

舒占春看著尉遲的背影,心中萌生了一點想法。

先下手為強的想法。

畢竟,武鬥是在帝都城外進行,而他家,就在帝都。

雖然尉遲本身肯定會有其門派之人的保護,但明槍易躲,暗箭難防,這種道理,舒占春還是明白的。

‘…算了,真做了豈不是代表自己已經怕他三分?再說吧。’

至此,在江成隨意的翅膀扇動之下。

原作中,商素月於流雲劍宗誕生的後宮團,正式宣告崩解。

另一邊。

一道纖弱的人影雙手抱膝,坐在略顯昏暗的木屋中。

雙眼略微出神的從小窗內看著平淡的天空。

自從那天看到那種事情後,她已經不知道在床上呆坐幾天了。

冇什麼特彆的想法,就是純粹的不想思考。

隻是腦子裡,仍然有意無意的一遍遍回放著當時的場景。

“唳——”

天空中飛過了一隻鷹類靈獸,嘹亮的鳴叫聲,讓她失去高光的眼神稍微恢複了些許神采。

“可惡惡惡!!!”

“那兩個人到底在搞什麼鬼?!!”

不要臉!

簡直就是太不要臉了!

光天化日之下,居然做出那種事情!

那個狐狸精的動作!簡直像蛇一樣!就那麼纏上去了!!

不知廉恥!!

江成這個混蛋!!!

混蛋!!!

明明是!明明是我的…!!

居然已經和那個狐狸精做到這種程度了嗎?!!

登徒子!王八蛋!臭男人!冇一個好東西!

故意做給我看的是吧!!!

突然覺得木屋中空間如此逼仄的商素月,決定出門隨便走走。

從尉遲他們來找自己的次數來看,應該是過了三四天左右吧。

商素月漫不經心的走在竹間小徑上。

她已經明白了,這是赤果果的挑釁!這絕對是他們對自己的挑釁!

自己一定要想想對策,給他們點好看…

“月月,你終於肯出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