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這個人。

江成感覺自己原本還算輕鬆愉悅的心情,瞬間被蒸發掉了一半。

細眉,大眼,瓊鼻,小嘴。

額前飽滿,下巴圓潤。

經典的娃娃臉。

複雜精緻的垂掛髻,纖雲淡巧的小粉裙。

還有這一靠近就會聞到的無厘頭香味。

自己倒個立都能認出來。

明明每一處都還算不錯, 怎麼加在一起,就成了這麼個完全喜歡不起來的樣子。

嘖了一聲。

江成扭頭就走,順帶抬頭看了一眼夜色。

確實,已經很晚了。

商素月在這種時候,應該隻會呆在她自己的住處。

破天荒了這是,不怕再次舔狗變瘋狗麼?她身邊那群傻狗可見不得這種事。

自己倒是無所謂, 大不了不回屋了, 正好有理由跑青衣那去, 蕪湖!機智如我!

“我有事情找你!你彆走!”

商素月瞪大了眼睛,這人居然二話不說直接走了!

“有事情不能在門口說?這要給人看到了,還指不定認為我特麼把你綁回來了。”

江成腳步不停。

“對…對不起嘛!站在外麵太顯眼了啊!!”

商素月跺了跺腳,追了出去。

現在自己可不敢亂髮脾氣,畢竟還不知道具體情況。

萬一惹火了這傢夥,她就達不成目的了。

‘哦謔?’

江成挑了挑眉。

好傢夥,自己在有生之年居然還能從她嘴中聽到對不起三個字。

行吧,這種態度倒是可以接受。

“那你有什麼事情?不能到白天再說的?”

江成停住腳步,轉過身。

“我,我很急啊!誰知道你幾個時辰都冇出現!”

商素月扁扁嘴。

她也不想啊!

但這種事情不能第一時間確定情況,很恐怖的啊!

可惡!

自己也是冒得很大風險纔過來的好嗎?要是被人看到瞭解釋起來也很麻煩的好嗎?!

江成若有所思。

幾個時辰前,自己確實還在和青衣玩水呢。

修道者就是好,泡那麼久手指也不會起褶,而且水也很乾淨。

簡直就是享受。

“行吧,什麼事情?”

自己還想早點休息,趕緊把這貨打發走吧。

“…你站近點, 要不然就去屋裡說。”商素月深吸口氣,儘量平靜道。

“就這樣講。”

江成不知道她搞什麼名堂,但現在這幾尺距離還算是比較安全的。

見他這樣,商素月氣的牙癢癢。

“…去屋裡吧!你…你站在門口也好過這樣講…”

“你是真的麻煩。”

“……”

兩人回到了屋子,商素月兩手平放於膝,坐於桌旁木凳上。

夜光石已經重新被遮了起來,而江成則是一屁股坐在檻上,頭靠著門框。

“…你倒是說啊,我還想早點睡的。”

江成打了個嗬欠。

一旦開始想睡覺,到這個時候,就確實有點困了。

你倒好,在這憋個半天,搞啥呢?

商素月張了張嘴。

自己一時間,竟然也不知道從哪裡開口了。

“…秘境中的事情,你告訴了多少人?”

商素月咬咬牙,兩隻手攥緊了裙襬。

“哪件事情?”

看到江成那疑惑的表情不似作偽,商素月心頭火就上來了。

明明是這麼重要的事情,你你你居然說哪件事情?!

深呼吸了幾次,才忍住罵人的衝動。

“就是…你在那個街道上,看到杜庸對我做的那些事情!有多少人知道!”

商素月氣的臉色發紅,抿嘴道。

“噢,這個啊。”

江成明白了,旋即開始掰起指頭數著數。

看到江成的動作, 商素月的心臟都要從喉嚨裡跳出來了。

一個人。

兩個人。

三個人。

四個人!

六!六個人!

八八八八個人?!!

完!完了啊!!

“怎麼會這麼多!算上長老應該也才兩三個人吧!”

商素月聲音中帶著點哭腔。

這不是全世界都要知道了嗎?!

怎麼辦??這樣自己肯定已經見不了人了啊!!

你這人怎麼這麼能說啊!

“秘境中四個,七長老和她朋友,杜家兩個,二長老四長老,吧?”

江成聳聳肩。

“我保留了細節,他們隻知道你當時快被杜庸弄死了而已,冇什麼問題吧?我除掉他自然也是需要合適的理由的。”

最主要的,還是描述那個死了的梵海宗弟子,還有穆嬋的狀況在先。

再加上可能再添一名受害者,自己除掉杜庸情有可原,長老們也不會怪到他頭上。

至於所謂的四個,也就他們再加一個穆家千金嘛。

而商素月情緒崩潰了半天,才發現這個人說話居然隻說一半!

…這個解釋好像可以接受。

隻要到時有人問起來,自己說還穿著衣服就好了。

“你還遇到了杜家的人?你居然冇事?”

“杜家犯了其他事,被皇室帶走了。”

江成扯了扯嘴角,你這巴不得我有事的樣子真欠揍啊,還不如一直當個三歲小鬼,可愛一點。

“哦…”

看到江成的眼神有些不對勁,她冇繼續再問下去。

“冇事了?”

江成又打了個嗬欠。

“…那後麵呢?”

不過,相比後麵發生的事情,杜庸那事就算得上是小的了!

這個要是說了出去,自己就完了!

“什麼後麵?”

“就是你…你抱了我之後的事!有冇跟彆人說!”

商素月簡直要被他疑惑的表情給氣傻了。

難道自己的身體在他眼裡,居然連留個印象都做不到??

“說了。”

“哦…啊???”

你是變態嗎?!

摸了彆人的事情有什麼好說的啊?!

商素月站了起來,在江成冇反應過來之前,衝到他身前,攥住了他的衣領。

“這種事情有必要跟彆人講嗎?你就是故意的吧!”

商素月情緒波動很大,眼淚開始在眼眶裡打轉,

“明明隻要你不說,我就可以當作冇有發生過的…那我以後怎麼辦??”

江成看著她的手,皺了皺眉,“你好歹得體諒一下我吧,畢竟是我把你帶回去的,具體情況我當然要和我家青衣說說。

說起來,要不是你心態那麼差,當時也用不著這麼麻煩。

好了好了,趕緊麻溜的回去,今天大爺心情好,懶得跟你計較。”

“……”

商素月突然間聽到某個討厭的名字,有些驚慌的腦袋又強行的冷靜了下來。

…可惡!

又是你!

不要以為你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