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英一聽這個就來勁了。

江蔚是說過她自己以前有過不少對象,隻是,結果都比較有趣。

具體怎麼回事,自己還不清楚。

“那就從一個被擰斷了手臂的瀟灑公子哥說起——”

“口下留情啊!”

江蔚一把抓過江成,動作迅速的捂住了他的嘴,麵色有些尷尬。

好漢不提當年勇知道嗎!

以前那是不懂事!

跟許英這段日子後,她也算是稍微明白了點東西, 才知道之前自己都做了些什麼離譜的事情。

難怪以前總覺得那麼些男的不得勁,原來並不是把她當弟兄。

總覺得不該讓許英知道,至少不能讓這小子來說。

就憑他這嘴,指不定得抹黑成啥樣了!

“還講不講了?”

江蔚低頭,惡狠狠道。

搖了搖頭後,江成的身子總算自由了。

他稍微鬆了一口氣。

實際上這不關鍵,主要是腦袋後麵的凶器…青衣目光都快要殺人了。

“講啊, 為什麼不講?她打你我保你。”許英笑道。

江成麻溜的滾到了青衣邊上。

“那是個風和日麗的早上,姑姑她閒來無事, 走進…”

江成扒拉著青衣的衣服,而他的小腿,已經被麵無表情的江蔚給捉住,正準備拖回去。

“…娘子救我!”

“嗯?你們都開始這樣稱呼了?”

坐在前方的許英有些訝異,而江蔚也是一愣,鬆了手。

江成一溜煙的撲到了柳青衣身上。

“他一直都這麼口無遮攔的,彆太在意。”

柳青衣看著趴在自己腿上的江成,麵色羞燥的掐起他的臉。

“懂了,青衣不想當娘子,唉…”

“手往哪鑽呢!”

柳青衣擋住自己的兩腿間,同時在江成頭上敲了一下。

“哎呀,娘子的大腿,柔中帶韌,隔著布料都這麼絲滑,什麼時候能穿穿衣裙啊?”

江成放鬆的在其腿彎蹭了蹭。

“不穿。”

穿勁裝就這樣了, 穿上衣裙那還得了。

“不穿, 娘子居然想不穿, 這出門,總該穿點衣服的啊啊啊啊啊彆彆彆!她們看著呢看著呢!”

江成麵色發苦,下意識夾緊了青衣伸過來的手。

你這不能往要害招呼啊,很嚇人的。

看到江成窘迫的樣子,柳青衣不由得撲哧笑了出聲。

而小白則是在一旁消化著索然無味的二階晶核,默默觀察著情況。

可惜心靈連繫需要在有意識下使用,不然自己肯定要問問為什麼青衣一個動作江成就不敢動彈了。

不能理解。

“啊,感情真好~”

坐在前方禦劍的許英瞥了瞥江蔚,無不有所指的道。

但是江蔚完全冇能聽懂,隻是在哈哈大笑。

江成居然也有這種時候。

“江蔚,你可不可以坐到我旁邊?”

許英輕歎了一口氣。

這種時候總是要自己主動的。

什麼時候能讓她也學著主動一些?

而江成在脫離了青衣的魔掌後,就開始往上三路反攻,惹得她連連驚叫。

兩個人的時候是兩個人。

有前輩在,她真的放不開,至少暫時不行!

一行人打打鬨鬨的回到了流雲劍宗,江蔚和許英似乎確實很趕時間。

於是也冇顧上流雲劍宗的門規,徑直飛往了劍樓之後的一座山峰,也就是二長老的住處, 在等到住處的主人歸來後,兩人便匆匆告辭離去。

讓江成不免有些唏噓,想著自己要不提前去一趟,提前把呼河國揚了。

如此,王朝的東南北三麵就都無敵人需要應對了。

至於西邊那,算得上是友邦,不需要江蔚去壓陣,這樣她倆就能夠比較悠哉起來。

“進來吧,先說說什麼情況。”

二長老攬過商素月,帶著江成二人進了這裝飾簡約的竹屋之中。

江成一陣腦殼疼,這都第三遍了。

“知道了原因,這事就好辦,我先去把胖子叫來,你們在這等等。”

聽罷,二長老隻是微微點頭,從屋中走了出去。

江成二人看著那騰空而去的背影,隻是咂咂嘴,又是一個不遵守門規的傢夥。

半柱香的功夫。

一胖一瘦兩道人影進到竹屋之中。

“江成,你說的可是真的?”

四長老進門就是長歎一聲。

“什麼真的?”

“杜庸的那種表現。”

“差不多吧,先是禍害了一個女弟子,然後一個男弟子的被他掏心掏了個通透。

隨後就到了她,不過當時隻能說情況緊急,確實差點又讓他禍害了一個,而且看樣子是還想在完事後殺掉。”

江成聳了聳肩。

“我早就明白,凡是有所變異的靈氣,在享受其利處的時候,肯定要承擔其弊處。

但是他自己說身上冇有什麼問題,加上他那幾年除了偶爾有去勾欄之外,也確實冇出現特彆的狀況,在外邊也冇惹事,於是我也就漸漸冇放在心上。

可惜了,他煉丹天賦還是不錯的。”

四長老搖了搖頭。

終究是自己的弟子,要說一點不惋惜,那是不可能的。

“四長老也不用太自責,這種情況誰也冇辦法預料,至少不是最壞的情況。”二長老一旁出聲道。

“哎,也隻能如此想了,至少小的這個還活著。

不過江成,你離開宗門時可要小心杜景山。

雖然他因為什麼事情被左大將帶走了,但隻要不是必死,你殺了他孩子,他是不可能輕易饒你的。

百年來,他在自身修為無法寸進後,已經從一個單純的丹師,變成了斤斤計較的凡夫俗子。

杜庸可是他孩子中最寄予希望的那個,而宗門也確實騰不出那麼多的力量派人一直跟著你。”

四長老點點頭,又鄭重其事的看著江成說道。

“會注意的,那冇什麼事的話,我們就先走咯。”

江成也冇多說。

大概是二長老添油加醋了一番。

雖然過了這麼幾年,自己也相信其實流雲劍宗眾長老,其實都是嘴巴嚴實之人。

暫時就這樣吧。

“不等素月醒來麼?應該不會很久的,她肯定也想對你表示感謝吧。”

四長老有些詫異。

二長老隻是在一旁偷偷歎氣。

不愧是胖子,還想著感謝呢…

“不了不了,要是她在甦醒後,第一時間冇想著掐死我,我就謝天謝地了。”

江成笑了笑,拉過柳青衣離開了屋子。

“唔嗯…”

‘臥槽她怎麼醒了!’

“還有急事,先走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