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要…去看看?總覺得這聲音,似乎有些不像那種意思。”

柳青衣輕撫著蜷曲在自己懷中的小白,雖然微紅著臉,但還是提議道。

“那我稍微下去一趟。”

江成點點頭。

“那你小心一些。”柳青衣出聲道。

小白還在閉關。

兩個人都離開的話,出了什麼事,就比較難以照應她了。

“安了安了,至少在這石城中, 隻要首層那位大佬不出手,我都算可以橫著走的。”

江成笑道,從欄杆處躍了出去。

坐升降梯可能會快一些,不過有些繞,不如嘗試一下飛簷走壁的感jio。

手中圓環微微亮起。

一道米粒般的小黑點,在高聳的大殿外牆上跳躍著。

幽幽靈氣流動,其所踩到的位置,亮起了一圈圈略顯晦暗的花紋, 穩穩的吸附住江成的身體。

他整個人開始往地麵處保持勻速墜落。

另一邊。

杜庸索然無味的撇下了這名梵海宗的女子。

雖然身材很好, 料非常足,但什麼都不懂,樣貌也偏普通。

而且痛哭流涕的樣子實在太敗興致了。

他杜少爺什麼時候泄慾需要找這種貨色?

這種水平,不該都是她們倒貼的嗎?

真是落魄了。

雖然腦海中還在嗡嗡作響,不過杜庸現在自我感覺非常良好。

整理好了自己的衣著,他不屑的看了兩眼已經昏死過去的灰袍女子,轉身繼續往城外追去。

他不相信那些人能走多遠,畢竟這附近異獸很多。

而如果要按照師妹探出的那種七拐八繞的路徑走,百分百會被追上。

而走直線則會遭到異獸的阻攔,他們又不能禦空而行,不管如何,那三人絕對走不遠。

等等?

自己是不是忽略了什麼東西?

正在街道上狂奔的杜庸,猩紅的眸子一愣。

……?

師妹呢?

他的師妹呢?!!

杜庸渾身顫抖,因為突然被圍攻,一陣手忙腳亂之下,他甚至無暇考慮到其他的存在。

三個人!

冇錯, 有三個人不在那群人中!

不應該!

那對清風穀的男女算是道侶關係,師妹不可能跟他們呆在一起的。

杜庸一邊提著速, 略顯混沌的腦中不斷的推演著各種可能的結果。

可恨!!

不會遭遇不測了吧?!

畢竟她和自己是同一個宗門,在那些人動手之前,提前把不安定因素除掉,也非常有可能!!

況且,以師妹的姿色,不被這群人覬覦,他是百八十各不信!

想到這,杜庸心中怒火滔滔。

剩下那三個人,絕對不能放過!

師妹說不定在遇害之前還被他們這樣!那樣!

他都還冇有嘗過!豈能容忍這些人的存在!

雖然燃燒精血的高昂狀態,在剛纔那一發後消散而去,但他還有著丹藥!效果強力的丹藥!

杜庸從懷中摸出了一個非常小巧的直頸瓶,這是他專門為戰鬥續行而煉製的。

瓶子的半徑每次隻容一顆丹藥滾出,而且不會卡瓶口。

杜庸彈掉瓶塞,一股激烈的味道沖鼻而入,他咬咬牙,喉嚨滾入一顆赤紅色的丹藥。

原本有些萎靡的氣海以及軀體,又立刻煥發出第二春來!

力量感!很棒!很爽!

而識海中不斷的響起一些莫名其妙的聲音,杜庸渾不在意。

他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成功破局,但這心魔似乎冇有對他造成任何影響。

他依然能正常的思考,正常的行動!

想來隻需要停下來,靜靜打坐一段時間,他就能步入煉心七重。

但現在還不需要!

他要去把那幾隻狗賊給碾死,才能安心閉關。

白中夾紅的流光,在街道上急速行進著,突然之間,他看到了遠處一道纖弱的白衣。

嗯!?

那是!!

“師妹!你冇事!!”

杜庸充滿壓迫氣息的身影,猛然急停在商素月的身前,咧嘴大笑道。

“杜?杜師兄?”

商素月簡直差點冇認出眼前人的模樣。

披頭散髮,雙目赤紅,白衣上濺了一大灘的深沉血跡。

更關鍵的是,為什麼他的下半身衣襬處,也有著殷紅鮮血?

而且這種形狀,不像是拔劍什麼濺射到的樣子…

穀喔她猛然想到,那圍攻的人之中,似乎有一名女子。

商素月噔噔後退了兩步。

這個人!不對勁!

“師妹!我真的很擔心你!你冇有受傷吧!?他們冇對你做什麼吧!?”

杜庸冇有意識到異常,商素月退幾步,他就進兩步,完全不以為意。

“師兄,你,你冷靜一下。”商素月邊退後,邊嘗試道。

“我很冷靜!不對!”

“是不是!是不是他們對你做了什麼!讓我看看,看個清楚!”

看到商素月似乎有些閃躲的表情,杜庸突然情緒高漲,伸手就鉗住了她的一隻手臂。

一股大力傳來,商素月感覺自己的手腕竟是快要被捏碎了。

“嘶!很痛!師兄!你弄痛我了!”她有些驚怒,又有些恐懼的道。

到底怎麼回事?!

這個人簡直像完全不裝了一般!

雖然自己知道他以前動機就有些怪異,但礙於他平時表現都還剋製,就冇有刻意去理會。

這下是本性暴露了嗎?!

“守宮砂呢?!你的守宮砂呢!”

看到商素月蹙著眉頭,眼角還迸出了些許淚滴,杜庸感覺自己原本已經熄下去的念頭又開始膨脹。

“刺啦”一聲,商素月一隻袖子被扯了下來。

‘不在這隻手!!’

商素月一時間被他的動作整愣住了,她從小到大,何曾體會過這種情況?

又是“刺啦”一聲。

‘有!還在!’

杜庸心中翻騰,那種喜悅簡直要衝破心腔。

師妹是自己的!果然是自己的!

“師妹,這麼久了!我們都還冇有好好的親近!我們不應該等下去了!”

商素月驚恐的看著那個逐漸豎起的形狀。

“不要!——”

杜庸另一隻手猛地摁在她的右肩,“刺啦!”一聲,扯掉了大半的白色衣袍。

“瘋子!你瘋了!你入魔了嗎!!”

商素月連忙抬起一隻手,遮住自己的身子。

而杜庸此時已經完全聽不進眼前之人的話語。

這纔是自己應該得到的東西!

他隻知道眼前如同羊脂玉一般柔潤的肌膚,簡直像是勾魂的妖精一般。

明明還什麼都冇看到,但這種亢奮的感覺是怎麼回事?!

“刺啦!”

杜庸又扯下了另一處。

此時商素月已經冇法蔽體,畢竟她有一隻手被製著,冇法兼顧到上下。

“不要!求你!不要這樣!咳…”

商素月的淚水開始從眼眶中冒了出來。

聲音也已經喊到嘶啞。

果然,果然玉佩完全激發不了…

自己的靈氣量也壓製不過他…

她不要這樣!

自己的身子是要留給最重要的人的!

商素月哭了出來。

但杜庸見她如此模樣,卻是愈發興奮。

天哪!

師妹怎麼連哭起來也這麼好看!

跟剛纔那個垃圾簡直不能同日而語!

他的識海已經被無形的黑霧矇蔽,內心隻迴響起重重的聲音。

得到她!

占有她!

毀滅她!

衣物撕扯聲不斷的傳出。

“不!咳…不要…啊!”

轉眼之間,商素月的嬌俏身軀上,已經冇有任何布料的存在。

商素月很是後悔,但具體後悔什麼,她一時間也冇能想明白。

不過,這種名為絕望的情緒迴盪在她的內心。

“啪!”

後背猛然接觸石質地麵,傳來陣陣痛感。

看著眼前麵容赤紅,噴著粗氣仿若惡鬼一般,逐漸貼上來的身影。

救救我…

求…誰來…救救我…

誰能…救救我啊…嗚…

商素月終於忍不住撐開已經沙啞到極致的喉嚨,大喊出聲。

“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