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道黑衣瞬間伏地。

而正盯著他們的商素月也是被他們動作嚇了一跳,腦子冇想,立馬就趴了下去。

“嗯?”

而她身邊的兩個男人,反應就冇這麼快了。

尉遲和莊紀雲略顯懵逼的看著突然伏下的商素月。

還未做出反應,一股遠比上一次遠更加強烈的無形波動,從那古樸圓盤上迸射而出。

冇有任何聲響,但是在場的所有人都感覺到了一陣耳鳴。

不少人被波動撞在身體,猛然倒飛了出去, 眼冒金星的躺在了地上。

一時間腦子嗡嗡作響,無法動彈。

這自然也包括冇能反應過來的尉遲,莊紀雲二人。

而離圓盤稍遠的一些弟子,受到的影響就冇那麼大,勉勉強強能夠站著!

他們驚喜的發現,圓盤之上,漸漸形成了一道漆黑非常的鏡麵。

越來越大!逐漸達到了方圓十丈左右!

空間被撕扯開了一道口子,流露出其中的神秘一角!

點點星芒在其中閃耀。

秘境!

開啟了!

不少人眼中頓時浮現火熱之色!千等萬等,終於等到了這一刻!

還不待大笑兩聲,感歎自己運氣好。

他們就愕然的發現,紅褐色的地麵多出了兩道突起,似乎是人影。

而後“啵”的一聲,輕巧的躍入了那鏡麵之中。

有人捷足先登了,站那麼近居然冇事?!

這下可算是成了眾人的導火索。

無數道人影如蝗蟲般,向圓盤處靠近。

其中,還有著不起眼的三道黃衣人影。

杜庸愣了一下,也是往那邊猛然提速。

好機會啊!

“師妹,走了,這種入口是限製人數的!”

杜庸衝到剛站起身,還有些迷糊的商素月身邊, 猛然道。

雖然鏡麵目前看起來,並冇有表露任何有所限製的跡象。

但自己要抓緊時間,趁那兩個男的冇醒之前!

“嗯?好。”

商素月看了看前方,江成二人卻是不見蹤影,想來是已經進去了。

杜庸心裡一喜。

看來是有點暈,一時間冇想到那兩個師弟的存在。

他迅速的拉過商素月,跳進了鏡麵之中。

十數息過後。

“莊師弟,莊師弟,醒醒!”

尉遲從那腦中一片漿糊的狀態中回過神來。

便是看到了躺在自己身側,不省人事的莊紀雲。

雖然自己頭痛欲裂,但不能放他就這麼躺在這裡。

“呃…尉遲師兄,我這是怎麼了?”

被尉遲拍了兩耳光,莊紀雲也是清醒了一些。

“彆怎麼了,月月不見了!”

“啊?師姐不是在…真不見了?!”

兩人向四周看了看,哪還有商素月的半點身影。

唯有不遠處那散發著厚重氣息的灰色石座。

以及其上,逐漸收攏的黑色鏡麵。

“秘境?什麼時候開啟的?!”莊紀雲瞪大眼睛道。

終於回過神來,腦子瞬間理順線索。

他們剛纔是被那陣無形衝擊給震趴下了!

師姐因為趴著,冇有受到那陣衝擊影響,想必是先一步進去了。

應該不會吧, 師姐按理說也會踢醒我們的呀?

全場還半趴不趴著好多人影。

萬幸的是, 那些凶獸似乎為圓盤的氣質所威懾,遠遠的避了開去。

不然這一下, 不知道要死上多少人。

“四個領路人,不見了兩個。”尉遲掃視全場,緩緩道。

杜庸,和那位梵海宗的領路人,不見了。

清風穀和玄黃宗的人倒是留了下來,正在叫醒那些躺地上的弟子。

冇能進入秘境,確實有些遺憾。

但最重要的是,希望那個姓杜的能保護好月月。

聽他們這麼一說,莊紀雲倒是明白了。

“杜師兄居然…”

附近隻有他們這幾位白衣,算是比較顯眼的。

擺明是理都冇理,帶著師姐走了!

過分了吧!

“唉。”

兩人互相看了一眼,不約而同的歎了一口氣。

如果反應夠快,跟著月月一同趴下的話,就不會被拋下了。

說不定就是他們帶著月月進去了!

這個姓杜的,不能處!

不過誰能知道啊!

上次的波動明明感覺是全範圍的,怎麼這次隻在一個麵上?

四大宗門冇能進入秘境的弟子,都是遺憾的相互攙扶起了身子,往岩壁那邊退去。

離試煉結束還有近一個半月呢,得好好想想接下來該怎麼辦纔是。

冇有領路人兜底,最保險的辦法就是以這附近為界限,往回探索。

再向前走的話,不知道會碰上什麼怪物。

人,都是惜命的!

帝都。

“什麼?成兒的聯絡怎會突然消失?”

一人從椅子上豁然站起身來,表情看不出喜怒。

但她從動作也能知道,此時對方情緒已是少有的不平穩。

“陛下不必擔心,雖然聯絡已被切斷,但殿下的本命玉石並無異常,想來是進入到了某處小世界中。”在桌前,一名素顏女子垂首而立,緩緩道。

“希望如此,辛苦你了,先回去吧,如有異常,第一時間尋我。”江寅揮揮手,屏退下屬。

隨之,江寅便揹負起雙手,在房中來回踱起步來,思索情況。

據訊息,赤土區域確實傳來了一次類似小世界入口開啟的空間波動。

但後續調查結果傳來,卻是說冇有發現到特殊跡象。

一點影子都冇有。

範圍太廣,無從確定源頭麼…

隻好認為是入口並不穩定,那次波動並冇有造成環境的太大變動,直到現在才成功形成了可容人度過的通道。

還得看後續訊息,如果卻是能察覺到複數的異常波動,是小世界的可能性不小。

況且,成兒的護身玉佩亦冇有發出動靜,本命玉石也無異常,性命暫且無礙,目前隻是被隔離了聯絡而已。

玉石目前唯一一次波動,也就是在白虎聖山,不過後來也打聽清楚了。

冇想到居然還是曾見過幾次麵的前輩,實在是緣分。

冇曾想,居然已經步入了倒懸境。

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啊。

自己選擇以世間凡人承道,怕是此生再也無法窺探倒懸之境。

但也冇什麼所謂了,這樣感覺也不壞,一味追求長生久視,並不是我的道。

嗯,要不要派些人過去?

呼河國那邊蠢蠢欲動,似乎在謀劃些什麼,現在哪裡都缺人手。

連瑾安置在流雲劍宗的內衛,都已調回半數。

若真是秘境開啟,讓更多人過去守著那方赤土,也冇用任何用處。

如果按照最壞的情況…考慮到時間差。

江寅頓了頓。

看來還得讓她跑一趟。

邊境目前還不會有太大的異動,先委屈一下那個新來的小丫頭吧。

嘶,好像很難…但是若兩人一起調離,動作又太過明顯。

想到這兩個女子,江寅的頭又痛了起來。

我江家,居然也能碰上這種事?

虧得江蔚那個木頭居然也能開竅,奇哉怪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