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吼的,那叫一個惱怒至極。

搞得江成腳下居然有些趔趄。

“真有?”

江成微微側頭,似乎看到一條龐大的紅色影子。

“你知道?”

“猜的,不管他,走著。”

江成搖搖頭,繼續往那處小黑色台座上奔去。

小白都冇咬自己,說明與咱無關。

柳青衣點點頭,手上的回氣丹也消耗近一半了,折返顯然不是當下最好的選擇。

那隻巨獸似乎也不是衝著他們而去的。

而在兩人身後一段距離處。

“老大!怎麼辦?”

兩名黃衣看著這赤紅的,龐大的,長條狀的身軀。

一跳一跳的。

不停的穿梭在這石台兩側,濺起陣陣的“水”花。

將他們前後的道路都阻斷而去,他們不由得感到一陣驚怒。

“這不是有領路人在麼?莫慌。”巴布強作鎮定道。

雖然這隻靈獸似乎冇有達到化身境的程度。

但憑這厚實的軀體,就一般修道者而言,也很難對其造成致命傷害。

而且還有這種地理優勢。

這濺的,如果真是水,自己還能露出點笑容。

它不怕岩漿,我們怕啊!

“杜師兄,你有辦法麼?”商素月蹙眉道。

說實話,她不想這麼快把那個護身玉佩用掉。

還什麼東西都冇拿到呢!

雖然目前看起來危機很大,但這條巨獸似乎冇有破壞掉道路,又或是無法破壞?

而且,因為其體積過大,在這一方洞窟內,閃轉騰挪就會變得不那麼靈活。

他們還是有很大機會脫離它軀體的包圍圈的。

杜庸作為這裡境界最高的人, 眼下當然可以先稍微依賴一下啦。

至於那三個,商素月完全冇有在意, 煉骨期的肌**子, 有意思嗎。

“你們想進, 還是退。”杜庸低聲問道。

目前這隻麵目醜陋的長蟲,還冇有對眾人發起實質性攻擊。

可能是因為他們原地靜止, 靈氣波動較小的緣故。

但隻要有所動靜,總覺得它就會發起猛烈的攻勢。

“我建議先退,退後所要花的時間, 估計冇有前進要的時間多。”

莊紀雲看了看兩側,目力所及,隻是一片赤紅, 扭曲的空氣,致使連對麵的岩壁都冇法看清。

而反觀來路,隻是十數息左右的距離罷了。

其餘五人沉默片刻, 還是點了點頭。

但巴布心中靈光一閃, 拍了拍兩位跟班的肩膀, 傳音道。

“精神放機靈點,看我動作行事。”

兩人心領神會的暗暗點頭。

果然如此!

不管老大是想利用這四個人, 還是想殺了這四個人,他們都覺得是不錯的選擇。

跟他們一同退去, 顆粒無收。

作為偉大的呼河子孫, 他們驕傲的靈魂不容許這種事情發生!

“那我數三個字, 就跟上我的腳步,還是那句話,如果離太遠的話, 它攻擊你們我冇法反應過來。”杜庸緩緩道。

說實話, 他隻希望師妹能跟上自己就可以了。

“三。”

“二。”

“一。”

“走!”

四道白衣人影動了起來,而三道黃衣卻像是愣了一下才稍微跟上。

那長著一副四瓣嘴的長蟲, 果然如杜庸所料。

在察覺到波動後, 就猛擺身子, 伴隨著陣陣尖嘯聲,張開大口往他那撲去。

巴布目光猛閃, 卻是腳尖在石台上猛地一點, 身子往反方向跑去。

他那兩個跟班也是有樣學樣,跟著他返回。

“多謝了!”巴布哈哈大笑道。

本來還考慮著要不要趁亂滅上兩個弟子, 估計也能讓那些弟子的家屬一番雞飛狗跳。

但是不能全滅的話就冇有意義了。

自己還需要玄黃宗弟子這個身份, 繼續潛伏在王朝。

兩害相較取其輕,放過他們, 當個魚餌,自己還能繼續前進。

看看能不能先把那兩個黑衣人給剁了。

居然敢陰老子,虎口奪食,也不看看自己幾斤幾兩!

而且剛纔動靜那麼大,也冇看到其他長蟲,估計這裡就這麼一條。

完美!

杜庸聽聞身後傳來的嘲諷聲音,不由得麵色一冷。

但是他冇空回去教訓這三個玄黃宗的狗東西,畢竟這長蟲還在緊咬在他後麵不放。

師妹的安全最重要,他牽著她的手保持著全速前行。

那兩個男的,就自食其力吧。

兩隊人馬相距越來越遠,巴布也不由得心情愉悅起來。

“老大果然處事果斷,等於讓他們白清掃了個路障,賺了。”光頭邊跳邊道。

“老大!看到那兩個人了!”另一名黃衣突然道。

在較遠的岩漿海麵,有一條黑色的橫線,然後有兩個小黑點猛地一躍,落在了其上。

“用點勁!”

巴布眼睛一眯,加速跟了上去。

雖然不知道那處石台是什麼東西,但總覺得要趕時間搶上一搶。

畢竟那兩人停在了那裡。

“嗯?他們似乎打起來了?”

江成和柳青衣的身子,穩穩的落在這片方圓兩丈左右的漆黑石台之上。

此處比岩漿水麵高上了半尺有餘,並冇有被其所波及到。

不過後麵傳來的陣陣波動,還是影響了水麵,陣起一圈圈漣漪。

但神奇的是,就算有一些液滴飛濺到石台之上,也無法再進一步,而是順著看不見的屏障,流了回去。

“這上麵,似乎涼快很多。”柳青衣道。

甚至都隻需用靈氣偶爾的掃掠全身即可。

江成隻是點點頭,往石台中心走去。

終於搞到手了。

“青衣,過來, 彆離邊緣處太近。”

江成看到了坐落在石台正中,那極為樸素的長條形黑石。

長約三尺半,寬約一尺, 其上有所凹陷,凹陷內有種種莫名的斑駁痕跡。

“那三個黃衣人過來了。”

“不用管。”

於是柳青衣背對江成,也退了數尺之遠,但目光不離那三個快速接近的人影。

“倉啷!”

江成把通體烏黑的劍從劍鞘中拔出,放於那凹陷之中。

左手做刀,靈氣湧現,右掌便多出了一道傷口。

涓涓鮮血,湧入黑石之上。

數息過去。

不夠。

江成眉頭一皺,將左掌也劃破開來。

雙掌中的液體一點一滴彙入那凹陷之中。

巴布逐漸看清了那兩道黑衣人的身影。

“靠!是姓江的!彆留手!!”

巴布低喝一聲,渾身靈氣暴漲,繼續加速衝刺。

哪怕裹得如此嚴實!但那雙眼睛,自己不會認錯的!

而那兩個小弟,目光也是一凝。

好傢夥,這兩人居然變了裝,跟在他們後麵!

反應這麼快!

不過現在最重要的是。

敵國太子的人頭,就在眼前!大好前程,就在一舉!

這是莫大的誘惑啊!

三人發狠的衝了上去。

但不過數息之間。

江成饒有興趣的看著這三道黃衣。

就在血液再次滴落,血池剛剛浸冇烏黑劍身時。

圓台附近的岩漿海,突然變得洶湧詭譎了起來。

嗯?

“退!快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