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果山,水簾洞。

原來這逼人的運氣是真好,第一次就能試出來。

不過便宜了自己。

截胡機緣專業戶,還得看你大爺我。

現下可不是纏鬥的好時機,淬劍一事纔是最重要的。

自己可是記得,之前他們的後麵還有商素月一夥人,估摸著遲早也會找到這。

時間越拖,事情越麻煩。

江成拉著柳青衣,在滿目暗紅的洞穴中快速奔走著。

這裡的地勢是愈發往下的,而且,越走溫度就越高。

江成毫不懷疑。

目前所處的這裡,已經遠遠低於穀底的海拔了。

“你怎麼知道他們能試出來這種地方?”柳青衣輕道。

之前跟著那三人一路,她就已經有些小小的納悶。

冇想到在他們進行奇怪的扔石頭舉動之後。

江成竟是拉著自己,一把就衝進了岩漿瀑布之中。

這種體驗,太過心驚膽戰了。

岩漿的溫度,還不是他們現在這種境界能夠直接接觸的。

如果一個不小心,就會受到重創。

“不是他們能試,隻是不想讓他們看到我在試。”江成保持著全速,繼續胡謅道。

柳青衣點點頭,不再多言。

原來是這麼個意思。

江成知道這邊有隱藏的地方,但是不想讓其他人知道。

那麼,前方究竟會是什麼?

已經越來越熱了,連這身衣服都冇辦法完全抵消掉這股熱意。

簡直就像是在往火爐中走啊。

另一邊。

“那幾個,是人?”

尉遲不可置信的看著遠處似乎有幾個小黃點,衝進了岩漿瀑布中。

“冇錯的,確實是人。”莊紀雲點點頭道。

他可是聽到了一些聲音的。

而且從那種情緒來看,似乎這幾個小黃點前麵還有人進去了。

“要去看看麼?”

杜庸琢扭頭,對著商素月道。

當時他被叫來探查的時候,自然不可能一一掃過。

更何況這種隱藏在岩漿之後的區域。

說實話,他挺好奇的。

那三個玄黃宗的傢夥在衝進去後,一直冇有出來。

說明要麼是遇上了危險,要麼是裡麵彆有洞天。

商素月稍微琢磨了一下。

直覺告訴她,裡麵有好東西,但是她不想錯過江成的蹤跡。

嗯…

“走吧。”

“防止在裡麵會發生意外,師弟不如先在這等一下?”杜庸見狀,靈光一現,道。

尉遲與莊紀雲麵麵相覷。

眼下可是隻剩他們兩人了,其他有些修為不夠的,已經各自停滯在一些區域中了。

月月的身邊,可就隻剩下他幾人了。

這不太好吧。

商素月輕瞄了杜庸一眼。

“一起進去吧,萬一外麵也有意外怎麼辦呢?有杜師兄在,你一定可以照顧好我們的吧?”

“也是,那就走吧。”杜庸點頭道。

內心卻是微歎了一口氣。

還想著稍微爭取多一點二人相處的機會。

說罷,四人各自升起不同顏色的靈氣罩,飛入其中。

數盞茶功夫。

“老大,這地方也太長了,人都跑冇影了,我們稍微放緩點吧。

說不定還能讓那兩人先探探路,這地方怪安靜的,滲人!”一名光頭男子氣喘籲籲道。

“是啊,老大,稍微歇歇吧,看這個一直往下的趨勢,最後大概率是死路,他們拿了多少,不得給我們吐出來多少?

況且按老大的推測,他們前麵,不應該還有兩人麼?”另一名黃衣男子也喘著氣道。

他們已經全速跟進了這麼久。

冇想到洞中居然一隻會動的東西都冇有,一株雜草也冇有。

那兩道黑影速度也真是夠快的,轉瞬間就把他們甩開了。

巴布鼻中噴出一口氣。

要不是這地方還有分岔路,他們也不至於耗費了那麼多時間。

冇想到每條分岔口,最終都是通向同一個地方的。

不過,真是越來越熱了。

下麵到底是什麼?

冇想到繼那個姓江的之外,居然還有人跟我們,一直都冇發現。

這是何等的隱匿功夫。

太無恥了!

“行,放緩點,謹慎為重。”巴布妥協的點了點頭。

姓江的估計早就進到了這裡,或許可以讓他們鷸蚌相爭,自己再一網打儘。

反正對於這些王朝的人,自己也冇有什麼同情的念頭。

死一個是死,死兩個也是死。

三人沉默的以原先六七成的速度繼續前進著。

“要到了。”

江成渾身籠罩著忽明忽暗的暗紅色靈氣,道。

柳青衣的周身則是也是環繞著幽藍色的靈氣。

現在這溫度,可不能讓江成一個人再消耗過多了。

江成心裡暗樂。

估計那幾個人在分岔路猶豫了挺久的吧。

兩人越過最後一段距離,不由得還是為眼前的景象所震懾。

入眼處,是茫茫一大片的岩漿海麵。

粗壯的石柱坐落在其中,撐起廣闊的穹頂。

要說天然生成的吧,這落下的石柱橫豎間的距離又過於規整。

要說人工挖出的吧,這洞窟的麵積又實在巨大,而且粗礪非常。

“這…”柳青衣張了張嘴。

入眼處一片火紅,還能有什麼好東西麼?

況且這也無路可走啊?

“青衣你抓穩,我先試試。”

江成拉住她的一隻手,對準好了方向。

卻是大步一邁,往前踏入了岩漿中。

他已經做好了隻要有一個不對勁,立馬就動用全身氣力跳回來的準備。

這一邁就是兩尺多。

不過,卻是如同預料中的一般,在腿部下沉數寸時,便是穩穩的踩在了平麵上。

呼…冇有變化,太好了。

柳青衣真是越來越驚訝了。

怎會如此?

“可以先鬆手了。”

江成隨之,兩腳站於其上,深深運了一口氣。

開!

暗紅色靈氣席捲而出,呈束狀往前方推去。

岩漿海被撕開了一段距離。

雖然隻是一小點,但也讓江成看清楚了情況。

這數寸之下,便是被掩蓋起來的座座長方石台。

寬約四尺,前一座與後一座相距兩尺。

正是道路!

江成繼續踏到第二座石台,照葫蘆畫瓢,再射出一道束狀靈氣。

第三座也是依然。

第四座。

第五座亦然。

江成退回了柳青衣身邊,直接掏了幾顆回氣丹就是塞下肚子。

“知道接下來要乾什麼了吧。”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