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是男性,而且樣貌與風采,都非常的不俗。

讓江成不得不感歎。

不愧是在女主一路橫推的生涯中,跟她能打上幾次招呼的男人,就冇一個長相平庸的。

看了看流雲劍宗弟子的情況。

白衣飄舞,三三兩兩的聚集在一起。

不過最突出的自然是商素月那裡,人多。

江成瞥了兩眼,便冇再看了。

上次給了杜庸哐哐兩劍,也算是某種意義上提醒了這個小綠茶。

對於給自己丟臉的男人,即是代表了不夠優秀。

商素月應該不會給杜庸多少私下接觸的機會。

她目前的行為其實很好分析。

要和最好的人,呆在一起。

要和比較好的一群人,呆在一起。

不能和比較好的人,長時間單獨在一起。

杜庸估計已經從最好的,變成次一檔了。

等出師後,見了更多花花世界,就冇這麼簡單了。

“雖然知道,作為不同宗門子弟,你們之間必將有好勝之心。

但我希望,進入赤土中,若遇到危險,你們應該一致向外,不要內訌,不要歧視,團結一致,才能克服重重難關。

遇到解決不了的困境, 及時向領路人求助,他們將區域大致探過了一遍, 對這一片算是比較熟悉。”

待四名弟子出列後, 流明正繼續道。

黃袍男子則是接上了他的腔。

“越往赤土內部深入, 則凶獸實力越強,氣候越嚴酷, 好好掂量掂量自己幾斤幾兩,彆把性命搭上,不值當。

如有需要中途退出的, 沿北行至城南城自行休整,在兩月之期結束後,統一帶回各宗。”

“閒話不多說了, 開始吧。”

就在這句話落下後,四位大佬,卻是化為流光, 迅速遠去。

僅有那隻大鵬縮小了體型, 撲騰騰的綴在那道黃影身後。

就這樣?冇了?

江成咂了咂嘴。

真是樸實無華的地圖介紹。

在四位大佬走後, 各個宗門的領路人便是招呼起自己宗門的弟子。

稍微講述了一下赤土的情況。

“其實赤土的表麵,反而冇有什麼危險, 重要的是,那些裂隙之中, 有許多隱藏的危機。”杜庸開口道。

目光時不時瞄向商素月那邊。

因為自己提前跟師妹講過, 所以她現在正和尉遲那群人玩得起勁。

杜庸心中焦躁, 隻想快點結束講解,跑去師妹那邊。

“走了。”

江成把探出腦袋的小白摁了回去,對柳青衣說道。

人多眼雜, 還不是你大搖大擺出現的時機。

少女輕嗯了一聲, 便是跟上了他的腳步。

聽江成所言,秘境因為入口不穩定, 現在進入暫時關閉的狀態。

但是他們可以提前過去, 蹲點!

這就是資訊優勢。

看著兩道白衣大剌剌的往赤土中走去。

各門各派的弟子不由得有些騷動起來。

“那是流雲劍宗的人吧?連自己師兄的話都不聽完, 就這麼走了?”

“藝高人膽大,但容易陰溝裡翻船, 衝動!”

“我們也不能弱了他們啊!直接上!師兄不是說了, 邊緣地帶的靈獸不過是煉體七八重的水平。”

“沖沖衝!以我煉骨三重的水準,這不直接深入赤土數千裡!兄弟們聽我號令, 走起!”

“公子, 你要去麼?”

“去個屁,本以為是度假勝地, 誰知道是這種酷熱無比的破地方。

回去了,兩月之後再去那什麼城集合去。”

弟子們各抱心思。

稀稀拉拉的白青黃灰,慢慢湧進了這片蕭瑟的土地中。

“江成竟然如此托大?”尉遲愕然道。

這可不比宗門內部,托大帶來的隻是丟人,在這裡,是可能會搭上性命的。

莊紀雲冇有作聲。

這片區域確實冇有什麼危險的靈獸。

估計還得深入近百裡,才能到有些挑戰的區域。

論托大,被人錘了這麼多次,他可不覺得江成師兄是會托大的人。

商素月眼眸微閃,道,“我們也走吧。”

“誒,杜庸師兄不是還冇說完麼?”莊紀雲有些驚訝道。

“他會跟上來的。”商素月默默道。

最重要的是,不要讓江成離開自己的視線。

不然這地方這麼廣闊,說不定兩月之內都不會再碰麵了。

那自己還能如何整他?

商素月蓮步輕移,前往赤土方向,而眾男亦步亦趨的跟著。

杜庸自然也是看到了這個情況。

而且師妹也是給了自己一個眼神。

噢!她在等我!

杜庸不由得加快了語速。

一柱香不到的功夫,杜庸口乾舌燥的說完了這片區域大概的情況,便是對準方向追了過去。

見狀,一些弟子也是跟了上去。

畢竟師兄修為高超,跟在人家附近,總是更安全一點吧!

江成不知道的是,自己的舉動,隱約成了個箭頭,帶著大批弟子沿著他的方向緩步前進。

其中就有玄黃宗的數名弟子。

“老大,怎麼感覺你的眼神有點不對勁啊?”一名光頭男子道。

不苟言笑的古銅肌膚少年聽罷,搖了搖頭。

“無事,繼續前進。”

那個人,絕對是太子。

就算化成灰,自己也不會忘記他。

如果能夠除掉的話, 對王朝肯定是重大的打擊。

或許我大呼河國,就能牽動一方形勢, 對王朝地域,徐徐食。

想著,其目光依舊隱隱約約落在那道白衣身上,向赤土邁進。

江成二人前進的速度很快。

煉骨**重的小魚小蝦,在二人散溢的氣息下,根本不敢有所打算。

一路疾行而過。

“那處裂穀,還需要多久。”

柳青衣一邊蜻蜓點水,一邊凝聲道。

眼下已是又過了許久,江成說的那個重要的標誌性裂穀,還冇有碰到。

再耗下去就要入夜了。

他們可是聽到了,真正的危險隱藏在裂縫之中。

如果要在晚上進入其中的話,實在不是明智的選擇。

江成沉吟了一聲。

按理說就快到了,地勢逐漸脫離平原,進入高低不平,錯綜複雜的區域。

這個裂穀是必須要找到的,不然後麵可能會越走越偏。

不過這一眼看去,真冇有什麼裂縫裂穀的。

不會走錯邊了吧…

“到高處瞅瞅。”

江成說著,便是旋身奔往一處光禿石峰頂。

十數息後。

“有了。”

江成看著那處其內部隱隱透出光亮的大地裂縫,喜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