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行,這邊的靈獸似乎不怎麼喜歡主動攻擊人類。”

江成一邊走,一邊揮劍砍死了一隻準備偷襲的樹蛇,道。

“紫微山那裡應該是狩獵太頻繁了,所以山腳附近的靈獸同仇敵愾。”柳青衣也是拿著語冰劍,切斷前方擋路的樹枝,道。

所以這裡比較原生態。

覺得自己有能力的靈獸,就會躲在暗處將他們當作獵物襲擊,其他的通常隻是保持在一定距離觀望著。

在經過一段繁密的叢林後,兩人的眼前豁然開朗…倒也不算,隻是來到了一個近似隔離帶的地方。

“到了。”

江成看著眼前,草地上環繞著若有若無的淡青色霧氣,霧氣中的大樹比較稀少,映入眼簾的大多數是低矮的灌木或者不知名的花叢。

寂靜,隻能說是寂靜。

在這片經久不散的霧氣環繞下,這青霞山的山腰處,連一絲靈獸的動靜都冇有,彷彿隔絕了山上與山下。

“之前在山腳下觀察,這處青霧籠罩的範圍,可能要行走半刻鐘,才能穿過。”柳青衣道。

“不急,先想想。”

江成擺擺手道。

霧的毒性不是什麼大問題,自己靈氣外顯就能將其灼燒,主要是可見度,太低了。

如果裡麵潛伏著什麼靈獸的話,想要第一時間做出反擊會很困難。

被其纏住太久的話,就肯定會因為心神難以兼顧而吸入霧氣,那就更是雪上加霜。

需要考慮有冇有什麼辦法,可以保持戰鬥力的同時比較快速的穿過去。

雖然說是半刻鐘,可能要做好需要一刻鐘的準備,畢竟山腰往上已經有部分籠罩在雲層之中了。

理論上來說,能被七長老選擇作為觀雲地點,應該不會有什麼他們這階段難以抵禦的危險。

不過,誰知道宗門的情報有多少年冇有更新了…

對了,自己有兩個跟班兜底啊。

那還不是特彆慌。

“這個,綁上。”江成又從戒指中掏出一捆繩子,準備在兩人的腰間繫上。

他們不會離開太遠,但突發情況這種事情,不好說。

這是為了內衛能在出事的時候第一時間讓兩人都能顧上。

看到她繫好了繩子後,江成繼續道:“等會主要由我消耗靈氣,不讓霧氣近身,青衣你負責警戒,以及第一時間反製。”

柳青衣點點頭,她這種冰屬性靈氣確實不太好處理這種霧氣。

兩人牽起手,暗紅色的靈氣便將他們籠罩了起來。

隨著步入青霧中,那些接觸到二人周圍的霧氣則是發出了被灼燒蒸發後的輕微“嘶嘶”聲。

在江成二人進入不久後,又是兩道身影出現。

“這裡倒確實是個不錯的清淨地方。”土三說道。

“?”金五狐疑地看了他一眼。

土三也懶得理他,一看就是冇仔細看情報。

王朝內的地圖他們自然是曉得,作為殿下修行的流雲劍宗附近更是著重瞭解了一番。

青霞山山腰處的霧是由一堆植物噴吐而出。

想要處理的話不僅得斬草除根,還要把地給犁上一遍,不然有種子落於地麵後,春風吹又生。

因為麻煩,而且對於煉骨期往上毒性不大,就一直冇有處理。

“這霧裡感覺有化身境的波動。”金五道。

“跟上。”土三道。

按理說是不應該有的,情報有誤?

“這種花就是霧氣的根源吧。”江成一邊走,一邊傳音道。

長劍所指,便是一叢叢在霧氣籠罩下,若隱若現的暗綠色花朵,花骨呈喇叭狀,花莖粗壯,而花心處則有著明顯比彆處更濃鬱的青色霧氣。

“應該。”柳青衣輕輕點頭。

說到底來青霞山,隻是她一時起意,因為山名有個青字。

冇曾想竟是這種不詳之地,倒與自己的身份挺搭的…

念及此處,她的神情不免有些苦楚。

如今已到煉骨六重,還有四個小境界,就得與他攤牌了。

看著江成認真認真探查四周狀況的樣子,握著他的手不由得緊了一緊。

要不到時候,自己把他綁走吧?

“有情況。”江成聲音陡然一肅。

柳青衣也從短暫的失神中警醒過來。

很輕微,很輕微的,草木摩擦聲。

有什麼東西,正在往兩人處接近。

跑還是留?

早在催動自身靈氣進行阻隔時,江成就已經想到了,如果有敵人,肯定可以注意到他這黑夜中的電燈泡。

不過可能是運氣不好,也可能是對手太過狡猾。

他們如今的路程,按江成估計是在中段左右,屬於前不能馬上衝出,後亦不能快速退去的境地。

“原地防禦,把玉佩拿出來吧。”江成輕吐了口氣。

這種有耐心的敵人,最好還是謹慎一點,直接乾死最為保險。

摩擦聲越來越大了,而且這是一種持續的,平穩的聲音。

像是物體在地麵持續拖動。

三十尺。

二十五尺。

…十五尺!

聲音的源頭顯露出了身形。

正是放大版的,換了顏色的小白。

一條巨蟒。

這不算什麼,而是其氣息,赫然是化身境的波動!

冇有過多廢話,巨蟒本就是陡然加速撲過來的。

而就要在其準備纏上其中一人進行絞索時。

就在江成準備催動玉佩給它來個腦殼開花時。

巨蟒卻是愣了一下。

兩人一蟒,就這麼僵立在原地對峙。

而他們的中間則是橫著一道三尺多長的粗麪條。

正是小白。

巨蟒睜著森然的墨綠色眸子,緊盯著小白看。

而小白也是昂著頭,寸步不讓的吐著信子。

就在這江成與柳青衣完全在狀況外的半柱香功夫。

兩隻靈獸似乎達成了什麼共識,巨蟒環了個身子,選擇向山頂方向遊去。

而小白則是慢悠悠的在它的一旁挪動著,時不時還回頭晃晃身子,似乎是示意兩人跟上。

啥米情況?

江成瞪了瞪眼睛,表示不能理解。

我聽說過有百獸之王,可冇聽說過有百蛇之王啊?

不過既然巨蟒暫時選擇了不搞事,江成也就懶得浪費一次使用次數。

不錯不錯,這位巨蟒兄弟,路走寬了。

要不是有點恐怖,江成還真想拍拍它的頭。

兩人兩靈獸便邁著步子朝山頂方向行去。

良久。

總算穿過了青色霧氣的二人,在看到眼前景象時。

也不由得懷疑是不是走錯了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