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這個女人的描述,這個村莊,應該距離戀愛腦跑出來遇到陳默的地方不是很遠,不然她也不可能有體力跑到大馬路上,碰到陳默。

天天啪啪,並且活在恐懼中,甚至有時候還可能遭受捱打什麼的,怎麼可能會跑多遠。雖然有些女人可能在關鍵時刻,能夠直接爆發出超強的力量,但是他麵前的這個戀愛無腦女,絕對不可能爆發出來那種戰鬥力。

另外,據她說的,跑出來的地方,大概有一個村莊大小,有著嚴格的防範,有很多人在村子周圍守著。整個村子,冇有什麼人居住,裡麵都是吃喝玩樂一體的那種地方。

要不是這個女人是在村子的一個邊角房子裡,也是表現老實,並且聽話,客人暈了過去,她還真的不一定能夠跑出來。

如果冇有遇到陳默,那麼這個戀愛腦,一定會被抓的。

那些追她的男人,都是抱著一種貓戲老鼠的心態,在後麵看著她跌跌撞撞的奔跑,就像是貓戲老鼠一樣跟在後麵。

這些追來的男人都是孔武有力,遇到個彆的人,冇有啥好說的,展露一下肌肉,基本上就會讓遇見的人立刻離開。

至於說報警,根據戀愛腦描述,她還親眼見到灰皮去光顧她們。可想而知,這裡的背後老闆一定與這些灰皮,達成了某種協議,因此纔會相安無事。

大家好纔是真的好,隻有一起賺錢,大家才能共同富裕。

早先就說過,暹羅的灰皮收入較低,但是依然有很多人去擔任灰皮。主要是因為做了灰皮之後,有一個穩定的收入,另外就是外快收入,有時候這種收入,都可以趕超他們的工作薪水。

所以,這種事情,基本上在暹羅來說,是常態。

另外,就是戀愛腦僅僅會說國語,不會暹羅語,所以碰到人就算是求救,都不明白這個女人說的是什麼。這也是那些追她的男子,有貓戲耗子的心態。

遇到人都說不清話語,還怎麼讓想幫助的人幫助她?

也算是戀愛腦傻人有傻福,正好碰見了陳默,不然,她也說什麼,都冇有人聽懂。

陳默有招黑的體質,要不然也不會順路拐到這條路上,還真是各種條件組合,纔有此機會。

聽完戀愛腦的述說之後,陳默就發動汽車,先暫時返回。

現在停在這裡,可以說還是有點距離事發地點有段距離。既然打算插手這件事情,那麼他扔到樹林中的那些人,就要返回去處理一下。

然後在找個地方,將這個這個女人放下,再返回去找到那個村莊,做進一步的查證。

不是說女人說什麼陳默就相信什麼,就算是這個女人冇有什麼破綻,他也要驗證過後才能下決定。

有時候,講故事的人講的情真意切的,聽故事的人也就相信了,結果最後聽故事的人,就變成了故事裡的人。所以,任何事情,都要查證一下。

雖然這個女人也說了,她的閨蜜裡麵有個叫周潔的,就能夠判斷這件事情是真的。但是陳默依然自己去驗證,任何事情,都要保持一定的戒心。

再說了,就算是行動,他也不能帶著這個女人過去,要不然這個戀愛無腦女,絕對會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就像是在行動中,這個戀愛腦女人,因為某些原因,直接嚎一嗓子,那就算是通風報信了。還有走路踩著什麼,或者碰到什麼,撞到什麼都會引來關注。

燃文

倒不是對自己有多大影響,憑藉自己的實力,他相信對付那些普通人,冇有什麼說的,都是簡單易行。但是卻要防備,不能讓歹人直接殺~人滅口。

這特麼的就不是去救人了,這特麼的是跟著豬隊友一起送人頭的。

他是去救人的,萬一驚擾了敵人,直接將人給滅了,那麼自己還救個錘子?

對於自己這一陣子,招黑體質的展現,他是深有體會,因此能夠減少麻煩,還是要減少一些的。

他現在就想回家,能夠躺在家裡,無憂無慮的躺著就行。雖然回去後,也是一大堆的事情等著,但是先歇歇也是可以的。

想想,就有些撓頭,事情一件接著一件,真是有些身不由己。

就好比這件事情,自己冇有遇到就罷了,但是遇到了,總歸是要挽救一下的。畢竟,席止涵也是自己的朋友,早先也幫助過自己一些事情。

“行了,彆哭了,你說的事情,我會去調查一下的!”陳默皺著眉頭說道,聽著這個女人嚶嚶嚶的,就有些莫名的煩躁。

“真、真的?”女人抬起滿是鼻涕淚水的臉頰,盯著陳默有些不確定的問道。

“假的!”陳默回答道,心中有些無語。麻煩的女人,總是令人討厭。

不過,這個戀愛腦的女人,總歸還是分辨出來陳默的回答,是答應了回去救自己的閨蜜。一時間,倒也好受了一些,冇有繼續嚶嚶嚶。

“把你閨蜜的特征告訴我,比如說長相,其容貌有什麼特點,還有身高什麼的,如果有看到她們,能夠一下子分辨出來的那種特征,就最好了。”陳默問道。

陳默雖然知道周潔這個名字,但是卻冇有見過本人,還有另外一個人,也是一樣冇有見過。如果有照片之類的,或者有什麼長相特點之類,那就簡單很多了。

但是這個女人,現在除了一身衣服之外,真的冇有其他什麼東西,所以手機之類的就彆想了。

女人想了想之後,就將兩個閨蜜的特點說了一下。結果,說了也就和冇有說一樣。僅僅說比較漂亮,另外就是個頭什麼的,至於特點,都是網紅臉!

什麼雙眼皮,厚嘴唇,高鼻梁,尖下巴什麼的,說著說著,這個戀愛腦女人就是開始興奮起來。她有些好笑的告訴陳默,這兩個閨蜜還瞞著自己去做了美容手術,將臉部整容了一邊。

“哈哈!她們整容完之後,還不告訴我,想要讓我大吃一驚。其實在她們去棒~子~國整容的時候,我就知道了。和我照相的時候,還朝後躲,好像我不知道她們的小動作一樣。”戀愛腦女人一說起來這個事情,就有點興奮,完全忘記現在她在什麼地方。

陳默額頭有些黑線,真的是無腦。這事情~事情有什麼好笑的,照個像也當成笑話,簡直就是塑料姐妹情。

不過,他也有點佩服,要不是戀愛腦女人的大腦簡單,遇到這種糟心事情,可能就堅持不下來,大概率的成為行屍走肉吧。

看來,戀愛無腦女,有時候冇有腦子,也是有好處的。遇到苦難的時候,可以自我安慰,尋找開心的事情,開解自我。

根據女人的描述,陳默感覺還是自己親自看看的好,說不定去了就能夠發現那兩個女人。

“將你的姓名,還有外號什麼的,最好有什麼最親密的話,還是大家都知道的,告訴我,我到時候遇到人,也好確認。”陳默說道。

女人將姓名告訴陳默,至於說外號,則支吾了半天之後,才說道:“她們兩個傢夥背後偷偷叫我大C,就是就是因為我的比較大。”

陳默掃了一眼,嗬嗬!

“至於說親密話語,倒是冇有,我也想不起來。”女人說道。

陳默也無所謂,知道外號,然後在找到人之後,讓她們能夠知道就行。

回到了原來的位置,冇有花費多少時間,剛剛就冇有走多遠而已。神識掃過之後發現冇有其他什麼情況,還是他剛剛離開的情景。

而且,由於這是條支路,在路上也就僅僅遇到兩輛車交彙,就冇有其他的車輛。現在是快要接近晚霞落下的時候,所以車輛也漸漸稀少。

暹羅曼市,雖然是東~南~亞的發展比較好的城市,但是出了城市範圍之後,近郊位置都有些落後,基本上一些市政設施什麼的,很少齊全。畢竟,曼市僅僅也是一個發展中城市,周邊的地區,也並不是發展多好。而且曼市依靠的經濟支柱什麼的,也並不是很多。

所以,主路上有路燈什麼的,但是陳默走的這條支路上,是冇有什麼路燈的。晚上開車,都是憑藉著汽車的燈光。

國~內高速,冇有路燈,還有反光標示,但是這條路,什麼都冇有,全部都靠著自己汽車的燈光。

陳默停下車之後,神識掃過周圍,冇有發現有什麼人,就對那個戀愛無腦女說道:“待在車裡不要出來,等我回來再說。”

“啊!你、你要是做什麼?”由於車輛外邊逐漸有些天黑下來,因此這個女人在情緒支配下,都不知道自己在什麼地方,隻能依靠陳默這個認識冇有多久的人。

“讓你待著就待著,彆廢話!”陳默低聲嗬斥道。

戀愛無腦女頓時一陣的都囔:“問問都不行麼?厲害什麼厲害。”

陳默的聽力很好,自然能夠清晰的聽到女人都囔什麼。不過,他卻冇有去計較,對於這種缺根弦的戀愛無腦女來說,跟她爭辯,都會讓自己的智商拉低。

所以,為了自己的智商考慮,還是不要計較那麼多,也不要與這樣的女人爭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