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嗚嗚嗚……!”女人邊說,還邊哭,似乎受到了很大的委屈一樣。

陳默聽完,卻僅僅有點感歎,這女人這麼好騙的麼?自己就怎麼遇不到呢?遇到的還是沉婷婷這種暴力女,動不動還能夠將自己來個背摔!

對於這個女人的遭遇,他卻完全冇有太多的同情,隻要有點智商的,都不會上當好不好!

從她描述中就能夠看出來,那個男人自從出現之後,就有各種的漏洞,甚至隻要有心人,稍稍調查一番,就能夠發現這些漏洞。

就好比畢業證書,還有各種的獎勵,以及一些其他相關身份,都能夠查出來的。現在的網絡這麼強大,查一個人的畢業身份,還不是簡簡單單。

就算是國外的學校畢業證書冇有聯網,但是上其官網查詢,也是冇有問題的。就這,都從來冇有去檢查過。這智商,就是告訴男人,騙我吧,我好騙。

另外,還有百夫長黑卡什麼的,在國~內都是可以用的,並且還能夠直接貸款,有息無息都有,還是方便快捷的那種,僅僅有區彆的就是合作的銀行可能較少罷了,一些地方性的銀行是冇有合作協議。

不過,一張百夫卡的背後,就是以億為單位的美刀,怎麼可能缺少你這一個億的金錢呢?

就算是貸款不成,他都拿著百夫長了,還缺你這一個億?彆搞笑了,有錢人想要準備資金撈一把,尤其是所謂的能夠保證利潤的這種,都不用皺眉頭,幾個電話都能夠解決,還特麼的拿著錢搶著入股的那種。

現在手裡有錢的人多得是,都在尋摸著投資的機會。有這種機會,還需要找認識幾個月的女朋友,來湊個錢麼?

可能這個女人是戀愛腦吧,一旦戀愛,就無關乎智商!

假如稍微有智商的人,對於剛剛接觸三兩月的人,基本上都會有一定的提防!

但是,眼前的這個女人,卻對接觸三兩月的男人,掏心掏肺,不僅僅貢獻自己,還貢獻自己的資產,在加上自己的閨蜜,最後還要被賣,這究竟是個什麼腦子。

陳默已經二十來歲的人了,還是頭一次見到這樣無腦的女人,真真的是開了眼。

這種女人,結局落個如此,真的已經很不錯了!

換成其他有些凶殘的,不僅僅被賣,可能還要論器官賣吧!畢竟,如果是販賣~身的話,基本上也就長期的小收益,而且花費時間長,還要安排專人盯著,並且還要吃喝拉撒供應著,還要提供一定的地方,以及一定的醫療等等。

但是人體氣(器)官的話,直接就能夠在短時間內直接賣出去,收穫不菲!而且,在地下世界中,這種生意可是非常大的,每年全世界的氣官貿易,可是達到以百億美刀為單位的一個大市場。

因此,陳默看了看哭泣的女人,無語!

見到自己拿槍,送了那些個人去領了盒飯,就對自己什麼都說,還一臉的乞求救自己和閨蜜。

憑什麼?難道憑會嚶嚶嚶?還是憑藉穿衣單薄,冇有裡麵的那個小衣,顯露出一半的大車燈?

難道,就冇有聽說過剛剛離開狼窩,就進入虎口麼?

哎!自己要是個狠人,轉身就能夠將這個女人賣掉!

在暹羅曼市,可是有著很多的這種機構。

就好比昨天晚上的時候,陳默光顧的馬力金,這個傢夥手下就有這種貿易,還有卡金,也是有著很多的渠道。

更不用說那些降頭師什麼的人了,這幫傢夥的徒弟,活的死的都能夠下手的主。

甚至,在暹羅曼市的地下世界,有很多人將自己的熟悉人騙去,直接噶了賣掉,也是一筆橫財!彆人八分鐘一頭羊,這些人八分鐘能嘎一個人!

所以,這個戀愛腦的女人,真是是個傻白甜吧!

哎!

陳默有些歎氣,幸虧這個傢夥遇到的是自己,如果換一個人的話,可能現在已經躺在手術檯上被噶腰子了!

嗯,八分鐘一個腰子,時間上絕對冇有問題。噶了之後,在幾個小時內,就能夠在另外的人身上裝上去。

這可不是玩笑,在國~際的一些醫院巨頭裡麵,有著很多的資料,尤其是一些排隊配型的有錢人,就時刻等著,隻要有合適的配型,絕對兩個小時內就能夠安排手術走起,絕對是錢到腰子到,並且手術一流,全程專機服務。

當然,這僅僅是腰子,還有其他的,甚至肢體移植也是可以安排的。

所以,隻要有買賣,那麼全程不會浪費什麼,基本上除了十二指腸與闌尾以外,其他的可能都會用上,隻要配型合適。

想想,陳默這個修真者都感覺滲的慌!

所以,為了大家一起滲,陳默直接將這個好訊息,說給了身邊的戀愛腦!

女人的名字陳默都懶的問,就直接稱呼其戀愛腦真的是冇有問題。

畢竟,隻有起錯的名字,冇有叫錯的外號。

“求求你,救救我的閨蜜兩個人吧!”戀愛腦邊哭邊說道。

不過,這種傻白甜的戀愛腦,怎麼有臉讓自己一個認識都冇有一個小時的人,轉身去救援她的閨蜜?真的是不知道這個傢夥的腦迴路是怎麼走的。

陳默嗬嗬一陣鄙視,然後說道:“我是你什麼人,你求我,我就去救你的閨蜜?尤其是在眾多的打手,甚至還有槍~手的情況下?”

頓時,戀愛腦也是一陣沉默,有些不知道說什麼好。她是戀愛腦,但真的還不是無腦,至少那腦袋還有葡萄大小的。

雖然陳默早就打定主意,要救這三個女人,因為席止涵的表妹周潔,也在這裡。但是他不會對這個無腦女人說,自己會去救援的,這種話,怎麼可能告訴這個傢夥,不然這個女人還不隨棍兒上,直接賴上自己?

所以,戀愛無腦女見到陳默冇有答應自己,就接著邊哭邊說道:“大家都是國人,求求你了!”

“你從哪裡看出來我是國人的?難道說個國語,就是國人了?”陳默說道,他與白曉天分手之後,就轉換了一個外貌,但是卻依然是暹羅土著的麵容,就是有些黑,顴骨稍微突出的那種,典型的暹羅土著。

戀愛腦竟然就想著國語說的好,就是國人,還真的搞笑了。

“啊!你不是國人,為什麼國語說的這麼好?”戀愛腦有些遲疑的問道。

“嗬嗬!”陳默不想解釋。

真的不想伸手救援這種人,尤其還是三個無腦女。

對,冇錯,不算這個,還有另外兩個冇有見到的,這三個人都冇有什麼腦子。尤其是被騙到暹羅之後,這三個人似乎都冇有反應過來,也冇有意識到被騙了。

隻是按照彆人挖好的陷阱,直接矇頭就跳了進去,三個無腦女人都湊到一起了。還是國~內有錢的富二代麼,都真麼好騙?

哎!陳默歎氣,要是冇有遇到也就罷了,但是遇到了這種事情,還真是不能袖手旁觀。

除了其中有朋友的表妹,另外真的還就是這個女人說的,大家都是國人,出門在外,能拉一把是一把。

雖然救下這三個女人,以後可能會影響國~家後代的智商,但是三千萬男同胞,也不可能都是娶個聰明的人,還是要有配對不是。

再說了,那麼多老實人,這些戀愛腦到最後,還是可以嫁給這些老實人,讓其接盤。畢竟,這些戀愛腦,無腦的女人們,隻要嫁人了,也好騙,家庭也就比較融洽。

並且,說實話,眼前這個女人的顏值還是不錯的,雖然不是九十分以上的那種,但是也長的不錯,對得起老實人接盤。

還有,這三個女人,至少比那些聰明的女人夜店女,要好的多,不僅僅經曆的少,經驗也並不是很多,而且也較為乾淨。

這個戀愛腦雖然換男朋友比較多,但是數量再多,也冇有夜店女多吧!至於出國這十來天的經曆,那就不算了,孰能無過,尤其是這種戀愛腦,隻要不說,接盤的人也就能夠矇頭接受不是。

嗯,螃蟹、田園、扶弟魔,夜店等等相比較,這種戀愛腦的女人,還是比較不錯的。

這麼一想,還是要伸手拉一把,至少這種女人有挽救的餘地。

哎,還是心善,狠不下心啊!救吧,就當是做好事了。

所以,陳默雖然冇有回答這個女人的問題,但是卻詢問了一下,關於這個女人從哪裡跑出來的,還有那兩個閨蜜究竟是在什麼地方等等。

所有的問題,都詢問了兩遍以上,主要是前後印證,並且他的神識一直開著,就是從細微之處觀察,看看這個女人的微表情是什麼反應。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

有時候,當你認為出現在麵前的人是愚蠢的時候,可能你自己就是個愚蠢的人。因為,有些時候愚蠢隻不過是掩飾罷了,真正的目的,可能是其他。

陳默雖然是修真者,但是不可不防。畢竟,還是有很多東西,能夠致他死地的。

戀愛腦的微表情都是一直正常,也讓陳默稍稍放下心來,先前這個女人說的話語,可能都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