嗬嗬!

陳默聽到之後就有些嘴角抽抽,這特麼的,電視劇故事都冇有這麼編輯的。

他聽到這裡,就感覺這三個女人,絕對上當受騙了,世界上哪有這麼容易就賺錢的生意,還告訴她們?誰特麼的傻了,如果有這樣的生意利瀾,砸鍋賣鐵的也會自己上,怎麼會帶上她們?

再說了,帶上她們,搞笑了吧。最多就是有錢週轉一下,給你一倍的利瀾,這都是腦袋被抽之後纔會答應的。華爾街那幫傢夥,搞融資基金的時候,在保本保安全的前提下,有個百分之十的投資回報率,所有聽到的人,都會認為這是個陷阱。

冇有誰能夠保證投資保本前提下,還能夠賺百分之十,一般來說,投資有賺有虧,能夠做到大部分時候是賺錢的,就已經是很不錯的投資者了。

就算是索羅斯等等一些人,他也不可能做到如此的投資回報承諾。不是賺不到,而是賺了這麼利瀾,憑什麼給你!

就像是索羅斯某一次投資,整個賺取的利瀾達到了百分之三百,但是給基金參與者,也就是百分之二十左右,已經是高回報率了!

這特麼的,五倍的純利瀾,簡直是開玩笑都冇有這麼開的!竟然,還有人相信,而且還是三個,嗬嗬!

就算是帶上她們,也不會就按照利瀾給她們分成,一般也就是按照稍高於銀行,或者一些借貸利息來參考,在生意結束後,歸還本金和商談好的利息。

一個正常的生意,都會如此走,這也是正常的生意。除非就是那種家族生意,或者在生意開始的時候,就協商好,纔會按照合同來分瀾利瀾。

但是現在,竟然一個談了兩三個月的男朋友,有如此一個生意,竟然能夠幾倍的利益分成,這特麼的誰敢相信,有點腦子的都不會相信的好不?

還彆說,身邊這個富二代就相信了,還帶著她的兩個閨蜜。所以說,傻是會傳染的。

尤其是,將國~內的資金轉出來,竟然走的還是男人給她們介紹的渠道,從這裡就應該分辨出來一些什麼。可惜的是,這女人的腦袋頭鐵,竟然絲毫冇有反應過來。

然後竟然還帶著自己的閨蜜,一起來到國外。

哈哈,真的是胸大無腦,在國~內,很多時候產生的這種桉件,都對這些騙子很難防備,還出國,這是千裡送人頭不說,還千裡送太~陽啊!

果然,隨著這個女人的描述,四個人來到暹羅之後,就是一路的吃喝玩樂。甚至,各處吃喝玩樂,男人承包了一切的花費。

所以,一路的旅遊安排住宿等等,也就都被男人掌控了起來。

從大城市著名的景點,到海邊的一些景點,最後到一些人煙稀少的景點,最後,她們幾個跟著,去了男人所說的非常好,卻非常隱秘的景點。

前幾天,三人剛剛出國來到暹羅的時候,由於是身處陌生的環境,還有些謹慎。但是隨著吃喝玩樂,大家又都是那種有錢有閒的人,漸漸也就放鬆下來。

並且,男人又是那種很會調節氣氛的老手,嘴巴也會說,哄的三個女人那是非常的高興。

尤其是經過幾天的男人的細心安排,讓她們玩的暢快,也就逐漸放下了戒心。

其中,有些去的景點由於比較偏僻,手機也冇有什麼信號,開始家裡還有些擔心,但是幾次之後,這些傻女孩還都有些不願意了,讓自家父母不要這麼擔心,都不是小孩子。

男人的嘴很會說,告訴她們,暹羅這邊由於發展慢,所以除了幾個大城市外,其他的地方由於基礎建設不全,就會信號不好。

但是這些景點,卻因為開發不足,風景卻是最原始最好的。

也是,他們一行這幾天去的幾個地方,也真的不錯,風景很好不說,玩的還舒暢,人還不多。不像是國~內,每一個風景點,都是人山人海的,去了不是看風景,而是去看人的。

愛玩是天性,尤其是她們三個年輕的女孩,正是愛玩的年紀,又有錢,所以放下戒備之後,自然也就玩的暢快。

所以,幾次之後,本來是天天與家裡通電話,通視頻,報平安的。但是經過幾次失聯,回頭再次聯絡上之後,國~內親人那邊也漸漸放開了一些。而她們三個,也更加肆無忌憚,都是出來玩的,自然不希望家裡人管的寬。

尤其是大家都這麼大了,難道冇有一點自主的權~利麼?所以,就每天與家裡人聯絡,變成了好幾天纔會聯絡,甚至家裡人不打電話,也就不再主動電話聯絡。

陳默聽到這裡,直接嗬嗬。這幾個女人,已經逐漸走在了這個男子的安排陷阱裡,看來差不多也快要達到目的了。

至於說生意,男人則說一切都在安排中,過幾天就能夠接觸買家,現在由於牽線的同學,因為事情耽擱,還冇有從美麗國過來,還要等幾天。

為了讓她們不無聊,所以男人儘一切的努力,讓她們開心。

隨後的幾天,由於冇有了前幾天的謹慎,就在一次出遊,去男朋友所說的那種隱秘有好看,隻有本地人才知道的景點,幾個人頓時興奮的上路了。

讓三個女人冇有想到的是,走到半路的時候,租的車路途中壞了,就在男人安排下,臨時找了個地方住下來。

臨時的地方很簡陋,並不是旅館,而是民居。並且房子很簡陋,是暹羅這邊非常普通的木頭房子,並且還是男子找房主,給了點錢之後,才住下來的。

雖然簡陋,但是三個女人想著明天就離開,出門在外的也就冇有啥好說的,簡單吃了點攜帶的食物之後,就休息了。

卻不想就在她們休息到半夜三更的時候,房間被人撞開,衝進來一群男人,將她們三個控製住,然後一人一個頭套,將其帶到另外一個地方。

然後,自然是喜聞樂見的事情,結果都能夠猜到,男人露出了本來麵目,就是個國~際托,專門在國~內找一些有錢有閒的傻白甜,然後偽裝接近目標,並展露各種優點,將其吸引之後,逐漸成為戀人。

台本都是早先準備好的,針對不同的女人,有不同的版本。男人可以做暖男,也可以做直男,甚至可以做劍男。反正就是一個字,隻要能夠討得歡心,入得了眼就成。

而且,他們隻是針對那種無所事事,一天天無聊的女孩子,並且也涉世不深的那種。如果說是夜店的那種老油條,還真的不能保證是誰騙誰呢!

之後,就是各種的生意,各種的引誘,種種藉口,反正根據女人的特點,安排各種的方案。

套路恒久遠,套~套不一樣!

當然,最主要的是,將人騙出國~內,引到國外之後,就等於落到他們的手中。

這時候,什麼都不是她們自己所能夠掌控,而是在其他人的操控下了,包括錢財,包括身體一切的一切。

三個女人,在各種手~段逼~迫下,隻能乖乖的將錢轉移到他們給的賬戶。

錢轉出來後,還不算完事,這些人還準備將她們直接販賣到其他國~家去。至於說販賣出去後做什麼,想想都知道。

甚至,還冇有等販賣出去,這三個女人已經開始接待客人!

因為,閒著也是閒著,還不如先為大家服務,做一番創收,倒是找到買家,再賣出去,又是一筆錢。怎麼說,都是賺不是。

這幫傢夥,是有組~織有頭腦,而且還有渠道,被騙出來的女孩,水聲都不會聽到,就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至於說逃跑,彆想了。環境不熟悉,語言不通,而且還有人監視著,吃喝拉撒睡都有人,甚至現在還上高科技,直接來各種的高清視頻監~控,想跑都冇有辦法跑路。

並且,來的客人,都是一些尋找快樂的,想求他們什麼,嗬嗬,想多了!

所以,老實的乾活就是,不然捱餓都是輕的,重的就是各種毒打,各種懲罰。三個女人在國~內,那都是各家的小寶寶,想怎麼就怎麼。

結果,現在出來後,直接被打成了派大星。

半個多月的遭遇,也讓三個女人都有些絕望,簡直可以說不是人的生活,天天就是成為個木頭人,隨其擺~弄。

也就是陳默身邊這個女人有點小聰明,可能是以前的生活中,有很多的男朋友,見的多了吧。所以,這個女人依然在尋找著機會。

這個機會,終於在今天晚上的時候出現了。就在她在晚上接待時候,發現客人的嘴唇發紫,這種表象,她是很清楚的,就是大概率有心臟~病。

因此,她就開始通過各種手~段,對客人各種曲意討好,讓來的五十多歲的客人非常舒服,直接幸福的爽歪歪了過去,這才讓她有了一點時間,通過衛生間的一個窗戶,爬了出來。

路線是她早就觀察好,並且計劃好的。而且也是因為今天晚上,接待客人的時候,所在的地方靠近最邊上,纔會有機會跑出來。

不過,冇有跑出多遠,就被其發現!

於是,也就有了開頭那一幕,幾個男子追蹤上來,差點將其抓回去。

要不是陳默出手,今天晚上抓回去,可能就是死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