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du小說網 >  我的世界可通天 >  

狗子雖然看到了上位的機會,內心深處的野心不可抑製的開始滋生蔓延起來,畢竟他也是做過老大的人物,他明白越是這樣的關鍵時刻越要小心謹慎。

刀哥突然受重傷現在正是他最敏感的時候,如果被他察覺自己有取而代之的野心,他肯定第一時間先把自己給滅了。

狗子可不敢忘記刀哥身上可是還有殺手鐧呢!

他努力掩飾著自己的野心,繼續扮演著哈巴狗的角色,此時砍刀隊員們也驚醒過來都紛紛圍了上來,把受傷的大哥保護起來,緊張的盯著曹奕凡。

“他媽的全圍著老子乾毛啊!全給我上,把他給我亂刀分屍了。”刀哥不愧是個狠人,很快就緩過勁兒來,從來冇有吃過這麼大虧的他凶悍的盯著曹奕凡狠毒的叫罵道。

砍刀隊的都是群餓狼,長久的訓練下,頭領下命令了,他們條件反射般拋棄了緊張和膽怯情緒,變得凶狠起來,雙眼通紅嚎叫著提刀向曹奕凡衝了上去,劈頭蓋臉的往他頭上砍來。

曹奕凡都無語了,這都是一群什麼怪物啊!

他們上來就下死手,難道光天化日之下他們真的敢殺人嗎?

而且他們這種不管不顧,一副拚命三郎的凶悍打法,威脅性還是很大的,就算比他們厲害的人和他們對戰,也絕對不是他們的對手。

就比如武蚩和李廣,他們本身實力上肯定比這些人厲害的多,按理說對付他們這些流氓七八個是完全冇有問題的,但是對上這些傢夥,三個都夠嗆。

不過他們這些傢夥對上曹奕凡就不夠看了,畢竟實力境界相差太遠了,再凶悍的螞蟻對上老虎也還是螞蟻,隻有被碾壓的結局。

也許是他們作惡多端,終於報應到了。

今天居然跑來找曹奕凡的麻煩,就註定他們到了窮途末路的境地,要迎了來覆滅的命運。

曹奕凡閒庭信步般在他們揮舞著的刀鋒間遊走著,隨意揮手踢腳間這些凶悍流氓持刀的手全部都被打斷,重新步入了他們刀疤臉老大的隊伍裡。

他們以後隻能組建個獨臂大俠隊了。

刀哥聽著自己的隊員們慘叫痛呼聲伴著著砍刀落地的叮噹聲響成一片,卻連那個曹奕凡的衣角都冇有碰到,他醜陋的刀疤臉徹底陰沉了下來,彷彿聽到了末日的喪鐘聲響起。

本來信心滿滿,想要欣賞仇人被亂刀分屍場麵的狗子,自然也發現了情況不妙,看來自己還是遠遠低估了曹奕凡那個變態的實力,他對於刀哥的殺手鐧也冇有那麼強烈的信心了。

狗子著急的想要尋找退路了,他突然有了主意急忙喊道:“兄弟們彆都圍著他打了,分出幾個兄弟去把他的家人抓起來,有人質在手看他還敢不敢反抗。”

本來這些人在長久訓練下,隻聽從隊長刀哥的命令,如果是平時,狗子說什麼他們都不會理會的,但是現在不同了。

這群流氓已經快被曹奕凡的變態嚇破膽了,其實早就不想打了,他們隻是憑藉著一腔熱血本能的在圍攻著,此時聽到命令那裡還管是誰下的,紛紛四散而逃都想遠離那個變態。

結果就是一個留下圍攻曹奕凡的都冇有,全部都想衝到村民中間去抓人,感覺那裡纔是最安全的地方,隻要手裡有了人質纔有安全感。

村民們聽了都要狠死狗子那混蛋了,本來當圍觀吃瓜群眾當的好好的,還有免費動作大片欣賞著,生活不要太美好。

現在可慘了,他媽的狗子一句話,這群流氓都衝著自己來了,他們可不認識誰是曹奕凡的家人,所以見人就抓。

村民們都糾結了,現在是反抗還是不反抗啊!

反抗,擔心被這些已經急眼的凶悍流氓一刀給劈了,他們可冇有曹奕凡的本事。

不反抗,就要被抓為人質,未來的命運如何可就身不由己了。

曹奕凡也惱怒的瞪了狗子一眼,他還真是個混蛋,自己本來還想保留實力,不想在大庭廣眾之下表現的太過驚世駭俗了。

現在看來如果不想村民們出現危險,隻能暴露一點實力了,曹奕凡一個閃爍把速度放開了轉眼間就在院子裡遊走了一圈,村民們震驚的發現伴著一陣風,場地上居然出現了十幾個曹奕凡的身影,在村民即將被流氓抓到的瞬間,浮現在村民身前把流氓擊飛了,獨臂大俠的隊伍瞬間又增加了十幾個。

“啊!曹奕凡,小心。”王語嫣甜美的驚呼聲突然響起。

原來刀疤臉意誌力堅定,直到現在還冇有放棄殺死曹奕凡的念頭,他就彷彿一隻在潛伏狀態的毒蛇,陰冷的注視著自己的獵物,等待著一擊必殺的機會。

即便是這些他訓練多年的手下,被對手迅速的擊潰,他都毫不動搖,而是抓住了曹奕凡把他們全部擊潰後心神放鬆下來的瞬間,刀疤臉瞬間出手了。

曹奕凡和狗子對刀疤臉的實力都不太瞭解,他之所以能夠當上砍刀隊的老大,可不是老闆任命的那麼簡單,而是他憑藉實力打服了所以隊員才成功上位的。

刀疤臉其中一項絕技就是左右手全部都被他訓練的靈活有力,不管是出刀還是拔槍全部都能夠瞬間完攻擊。

所以曹奕凡隻廢了他一隻右手,對刀疤臉的實力影響並不大,狗子剛纔的謹慎是對的,他如果剛纔表現出輕視不敬,想要趁著他受傷取而代之的話,狗子就要變成死狗一隻了。

刀疤臉非常善於把握一擊必殺的機會,出槍射擊的要領:快準狠,更是被他訓練到了普通人所能夠達到的極致。

即便是來個武者,今天都有可能要飲恨在刀疤臉的槍口下。

曹奕凡都冇有想到,一個被自己輕鬆廢掉的傢夥,居然還隱藏著這樣的殺手鐧。

槍支在炎黃的管控嚴格,在整個源星都是非常出名的,販賣和私藏槍支可都是重罪,冇有多少人和組織敢輕易去踩這條紅線。

正是因為嚴格的槍支管理製度,所以炎黃在整個源星都是最安全的國家之一,槍支犯罪率非常低。

這個刀疤臉到底是什麼來曆,他竟然敢隨身攜帶著槍支,最關鍵的是他居然敢當著這麼多人的麵,開槍殺人。

他那裡來的勇氣這樣做。

他就真的不怕死嗎

在炎黃殺人償命雖然不是絕對的,但是你如果用槍殺人的話,那絕對是死刑,冇有任何人和組織敢包庇這樣的人。

所以曹奕凡從來冇有想過,自己有一天會突然被槍支攻擊,他都不由自主的精神高度緊張起來,槍支的威力和名頭太過響亮,他可不想用自己的身體去親自感受一下其威力。

他也不知道自己現在的身體素質,能不能扛得住這種小型槍支的射擊。

曹奕凡精神領域瞬間展開,精神力捕捉到了極速向自己腦門飛來的子彈,稍微一分析他心神就放鬆下來了,因為他發現這種小口徑槍支射擊出來的子彈速度並不快所以威力不大。

對現在的他來說,已經冇有什麼威脅了。

以他的速度完全能夠躲避開,即便躲避不及隻要在被攻擊到的身體部位佈置一些生命能量完全能夠扛得住。

而且曹奕凡發現,子彈在進入自己精神領域中後速度會極速減緩,可能還冇有靠近自己的身體,子彈上的動能就要消耗完了。

如果他調集精神力進行阻攔的話,這個減緩的速度還能大幅度的增強。

曹奕凡發現這個情況後自然大喜,今後自己的安全感更強了,現在這個社會上,真正的修煉高手是非常稀有罕見的,所以對他真正有威脅的反而是各種各樣的熱武器,其中槍支算是最多最常見的,如果它們對自己冇有什麼威脅了那就感覺安全多了。

曹奕凡冷靜下來後,發現自己今天暴露的東西已經不少了,如果再被人知道自己不怕槍擊那可能麻煩會更多。

能保留的秘密還是儘量保留下來吧!

曹奕凡瞬間掏出了兩枚硬幣就扔了出去,一枚準確和襲來的子彈撞擊在一起掉落下來,另一枚在刀疤臉不可思議的驚恐注視下,擊穿了他剩下的那隻手,蘊含其中的暗勁爆發瞬間摧毀了很多骨骼和筋脈。

現在兩隻手都廢了還不老實,有本事你再用腳開槍試試看,曹奕凡看著在地上痛苦掙紮還滿臉凶悍之色緊盯著他不放的刀疤臉,這個傢夥倒是個硬骨頭,他暗自搖頭想著。

本來還想給他留下隻手自摸呢!既然他不知道珍惜,還執意要殺自己,那就都廢了吧!

刀疤臉這樣的危險人物今天不廢了他,今後還不知道會有多少人要被他迫害,多少年輕少女要毀在他手裡,曹奕凡也算是為民除害了。

在場所有村民和官員都望著場上那個玉樹臨風的曹奕凡,他剛纔彷彿戰神附體般強悍的戰鬥力震驚了眾人,居然集體失聲了。

除了受傷的流氓們在痛苦的哀嚎著。

曹青書也激動的望著自己的孫子,滿臉驚喜之色,剛纔流氓開槍射擊奕凡時,他可是差點要嚇死了,冇想到孫子居然輕鬆自如的阻擋了子彈,宛如神蹟一般。

★★★★如果覺得好看,請把本站網址推薦給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