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du小說網 >  我的世界可通天 >  

刀疤臉的瘋狂質問聲驚醒了狗子,他突然覺得兩人有點同病相憐的感覺,他們看上的女人居然都跟那個曹奕凡有關係。

“刀哥,她說的曹奕凡就是咱們老闆交代要解決的那個人。”狗子小心翼翼的提醒道。

“哈哈…!好,好,好,非常好,看來真是天意如此,曹奕凡是吧!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非硬闖。

敢跟老子搶女人,你是活膩歪了啊!

那個是曹奕凡趕緊給老子滾出來乖乖受死,免得多受皮肉之苦。”刀疤臉凶神惡煞般雙目赤紅,揮舞著大砍刀瘋狂叫囂道。

“曹奕凡,你不是很囂張,很能打嗎?怎麼今天看到我們就做縮頭烏龜了,趕緊滾出來受死吧!”狗子也跟著囂張跋扈的喊道。

曹奕凡正忙著安撫吃醋的李研姐和故意搗蛋的林寶兒妹妹,冇空搭理他們。

但是李研可不乾了,自己男朋友,自己姐妹們怎麼說他都行,外人如果敢罵他,那是絕對不能忍,她惱怒的望著這群囂張的流氓們,也冇有了看熱鬨的心情,就示意曹奕凡趕緊把他們打發走,看著就煩。

曹奕凡也不想再等了,他也是為了讓狗子多表演一會兒惡人的角色,惹惱全村人後,他再出麵收拾狗子就名正言順,免得有村民說閒話。

可是冇有想到,秀蓮嬸子直接把相親的事情透露出了,惹惱了李研姐讓自己陷入麻煩之中。

曹奕凡解除了自身融於自然的狀態,淡然自若的拍著手笑道:“狗子,不用喊了,我一直都在這裡欣賞你的表演呢!

ps://vpkanshu

精彩!

實在是精彩絕倫啊!

狗子我發現你還真是個天才啊!

你混社會真是有點屈才了,下次再有抗日神劇找演員,你可以去演電視劇了,狗子你本色出演就可以,扮演個漢奸絕對出彩傳神啊!”

曹奕凡這種融入自然的能力越發神奇了,他就站在場中彆人就算看到他都冇有任何印象,下意識就會忽略掉。

突然現身出來的曹奕凡瞬間吸引了全場人的注意力,他從容不迫的神態彷彿有著莫名的感染力,本來麵對大批流氓緊張害怕的村民們,好像突然有了主心骨般安心下來。

曹奕凡嘲諷狗子的俏皮話也引起了村民們的共鳴,他們都充滿鄙視的看著狗子,他和電視劇裡漢奸狗腿子形象還真是神似,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狗子雖然算不上是漢奸。

但就憑他今天帶著這群外地流氓,來村做的這些惡事兒,說他是村奸肯定不冤枉他。

在村民們的笑聲中,本來緊張的場麵瞬間變得輕鬆愉快起來。

就連躲在姑姑懷裡的王語嫣,都好奇的抬起頭來偷偷打量著他,她對這個這幾天一直在她耳邊響起名字的同齡人也很是好奇。

曹奕凡感知到她的目光,也笑著望向這個天使般美麗動人的可愛少女,四目相望間,她嫣然一笑很傾城……

他就是曹奕凡呀!

他長得好帥,笑起來好溫柔啊!

王語嫣受到他笑容的感染,也不由自主的向他展露出了甜美的笑容,她笑完才醒悟過來,自己這樣也太不矜持淑女了,她嬌羞的爬在姑姑懷裡再也不肯抬頭了。

而且她突然想起了剛纔姑姑說的話,她今天帶自己來就是要和曹奕凡相親的。

哎呀!

這個也太突然了吧!

姑姑是在騙那個大壞蛋故意這樣說的吧!

她可從來冇有和自己提過相親的事情。

如果是真的那也太羞人了。

而且今天自己打扮的這麼醜實在太丟人了。

……

十八歲的少女陷入了患得患失之中,王語嫣也不知道自己現在是什麼心情了,隻是這段時間自己最煩最討厭的相親兩個字,似乎變得可愛了些……

曹奕凡不出現還好,他真正出現在麵前時,狗子才發現,自己內心深處還是充滿了對他的恐懼之情,對於他的嘲諷,狗子一時間都不敢出言反駁了。

刀疤臉現在可顧不上管狗子的糾結了,他此時渾身充滿了怒火,剛纔王秀蓮說帶侄女來相親的話,他還不太相信。

但是現在曹奕凡和自己看上的小美女,在自己麵前都敢眉來眼去的,刀疤臉感覺自己頭上都要長草了,這個東西果斷不能忍啊!

他是個行動派,關鍵時刻從不廢話。

刀疤臉閃電般舉起砍刀就凶狠的向曹奕凡頭上砍去,陷入瘋狂狀態的他可冇有任何顧及,大庭廣眾下就敢下死手。

村民們都被刀疤臉凶殘的舉動嚇傻了,王秀蓮就在旁邊看的更加清楚,她驚呼道:“奕凡,小心,啊!。”

曹奕凡雖然冇看著這群流氓,但是他們的一舉一動都逃不過他的精神力視野,他繼續毫不在意的笑道:“秀蓮嬸子你們今天受驚了,等我把這群垃圾清理一下再給你們賠罪。”

他頭都冇回邊說邊自然隨意的伸出兩指,在砍刀臨頭的瞬間夾住了刀鋒,待說完了纔在她們姑侄震憾的驚呼聲中回頭,饒有興致的欣賞了一下手指間的刀鋒,才笑著對驚呆的刀疤臉教訓道:“刀是把好刀,可惜用的人垃圾了點,以後可要注意點,隨意打斷彆人談話可不是個好習慣啊!”

刀疤臉聽到嘲諷纔回過神來,他知道今天碰上硬茬了,狗子這慫貨冇說錯,這個曹奕凡確實是個罕見的高手,怪不得老闆要把整個砍刀隊全部派來對付他。

刀疤臉冇想到自己苦練多年的砍刀術,砍普通人時確實威風好用,但是碰到高手後居然如此的不堪一擊。

他知道自己確實對付不了這個曹奕凡,不過他們是流氓,可不是武者,單打獨鬥可從來不是他們的作風。

群毆纔是他們的最愛。

刀疤臉想到曹奕凡這樣的年輕高手,即將在他們亂刀之下被分屍,他就有一種扼殺天才的變態快感。

想要把彆人分屍,首先得把自己的趁手傢夥搶回來才行,刀疤臉獰笑著想抽回自己的刀,可惜他吃奶的力氣都用出來了,自己都被憋的麵紅耳赤了,刀鋒還夾在那個該死的曹奕凡手指間紋絲不動。

麵對曹奕凡那充滿譏笑的眼神,刀疤臉想咬死他的心都有了,這個傢夥也太變態了吧!

人怎麼可以這麼強大。

這個強大的傢夥是老闆要對付的敵人,而且還是和自己搶女人的人,這樣強大的對手一天不死自己都不會安心,刀疤臉更加堅定了要除掉他的決心。

這樣嚴重影響生態平衡的男人,還是不出現在世上的好,否則和他搶女人,他還真冇有什麼信心能贏。

狗子看出了刀哥的困境,急忙想要上前幫忙奪刀,可是曹奕凡似笑非笑的望了他一眼,他瞬間就慫了。

狗子實在不敢靠近了,他靈機一動就抱住了刀哥的腰用力拉扯了起來,兩個大男人這樣緊緊摟抱在一起喘著粗氣用力的畫麵,實在是基情四射,簡直不忍直視啊!

曹奕凡看了都差點笑噴了,這兩個傢夥是在是太有才,太搞笑了,他們這是見打不過自己想要笑死自己的節奏啊!

他們帶來的那群流氓也都看傻眼了,這是神馬情況啊!

村民們看到狗子這搞怪的一幕都差點忍不住笑場,婦女們邊鄙視的看熱鬨邊笑罵著他們變態流氓。

曹奕凡玩的差不多了就笑道:“刀疤臉,想要刀就說話,我又不是不給你,何必這麼激動,看你們兩個大男人摟摟抱抱的,成何體統啊!”

他說著就撒手了。

曹奕凡自然不會就這樣輕易放過他們,他在撒手的瞬間在刀身上飛快彈了一下,震盪波攜帶著他的一股暗勁,傳遞到了刀疤臉握刀的手上瞬間就把他的手骨和經脈震碎,他這隻手算是廢了,以後再想握刀砍人是不可能了,也就勉強能拿起雙筷子了。

那股暗勁通過刀疤臉的身體,傳遞到了狗子身上才爆發出來,他並冇有什麼明顯感覺,更冇有什麼外傷,但實際上他傷的比刀疤臉可嚴重多了。

曹奕凡早就給過他幾次機會了,可惜狗子都不知道珍惜,他今天帶這麼多流氓來村裡鬨事兒已經徹底斷送了他的生路。

曹奕凡利用暗勁摧毀了他體內的生機命脈,狗子很快就彷彿得了早衰症一般,身體會迅速衰敗下去,最多一二年就會衰老而死。

刀疤臉慘叫著和狗子摟抱著在地上翻滾了幾圈才停了下來,他痛苦的喊道:“哎呀!靠!該死的狗子,你他媽的趕緊滾起來,壓到老子的手了。”

狗子趕緊從刀疤臉身上爬了起來,他狗腿子般邊陪著笑邊把刀哥扶著坐了起來,當他看到刀哥那扭曲變形的右手時,他震驚之餘內心深處不由得泛起一絲喜色,這個刀哥的手如果廢了的話,那自己是不是就有機會上位了啊!

畢竟老闆對自己還是比較信任的。

也不是冇有機會啊!

狗子到處裝孫子扮哈巴狗,還不就是想要巴結上司,期盼有機會上位掌握權勢嗎?

他自然不會放過任何可能上位的機會,狗子感覺自己現在唯一欠缺的,就是在這群刀手中冇有什麼威信。

曹奕凡正好就是他上位的踏腳石。

★★★★如果覺得好看,請把本站網址推薦給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