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du小說網 >  我的世界可通天 >  

曹奕凡感知到那些快要變成落湯雞的年輕戀人們那幽怨的目光,特彆是那些男朋友們麵色更是不善,彷彿隨時都會衝過來揍他一般,他急忙在語嫣耳邊輕聲告訴了她這個情況。

王語嫣才強忍著羞澀抬起頭來打量了一圈,發現周圍果然進來了好多對年輕情侶,她們可冇有自己這種神奇的玉佩項鍊法器,能夠撐起護罩隔絕水汽,已經渾身濕透變得狼狽不堪。

王語嫣知道自己闖禍了,她不好意思的吐吐舌頭撒嬌道:“大壞蛋,現在怎麼辦,他們的眼神好嚇人呀!人家可不想被人罵呀!”

曹奕凡倒不是怕被揍,主要是不想被那些人發現他們的異常,彆人都被淋濕成了落湯雞,他們就這樣清清爽爽的出去,肯定惹人注意他就俏聲道:“還能怎麼辦,趕緊溜唄!”

曹奕凡抱著語嫣精神力覆蓋著兩人,施展起融入自然的能力,眾人就感覺一陣恍惚彷彿忽略了一些什麼,但是又想不起來了。

那些年輕戀人們紛紛叫嚷起來,抱怨著這裡一點也不好玩,都急匆匆的往外跑,曹奕凡也偷笑著跟他們一起跑了出去,他和語嫣還處於融入自然的狀態,所以冇有引起彆人絲毫的注意。

曹奕凡抱著語嫣至到遠離了是非之地,才放下她來,忍了好久的兩人才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從來冇有做過壞事兒的王語嫣,第一次做這樣出格的事情感覺格外刺激。

時間不早,該去趙縣長家吃飯了,趁著周圍人不注意,曹奕凡心神一動,一大堆東西重新出現在他手裡,除了秀蓮嬸子和語嫣買的衣服還有給趙縣長帶的兩瓶酒,這還是秀蓮嬸子提醒他買的。

初次上門做客,作為晚輩帶點小禮物是基本禮儀。

兩瓶普通的酒,這個可算不上行賄。

ps://m.vp.

王語嫣對於男朋友這些神奇的能力已經習以為常了,並冇有驚奇,經過剛纔的親密接觸她也自然放開了些,主動親密的抱著男朋友的胳膊向姑姑走去。

她那滿臉幸福甜蜜的笑容,嫣然一副處於熱戀狀態的模樣,王秀蓮看到了自然大為歡喜,看來自己保媒的這門親事兒算是成了,她深為侄女感到高興。

他們重新來下車的地方,楊秘書已經等在那裡了,時間不早,他們稍微客氣兩句就出發了,秀蓮嬸子拉著語嫣在後座悄悄地聊著女性之間的私密話題,曹奕凡也冇好意思偷聽,隻看語嫣羞紅的小臉就知道,話題肯定和他有關。

曹奕凡已經來過幾次縣委大院,不過這還是第一次正大光明進來的,楊秘書幾乎每天都要進出這裡幾次,和門衛都很熟悉,警衛簡單詢問檢視一番後就敬禮放行了。

秀蓮嬸子和語嫣第一次來到這種地方,看到那裡都感覺很新奇,這裡遠冇有普通小區的熱鬨氣氛,園區的綠化率很高,到處都是枝繁葉茂的大樹和鬱鬱蔥蔥的花壇草坪,由於住戶稀少,所以整個園區在夕陽的餘暉下顯得格外幽靜。

楊秘書開車來到園區深處一座彆墅前,建築模式和李新廣副縣長那座非常相似,都是帶有獨立院子的二層小彆墅,私密性非常不錯。

趙縣長家到了,曹奕凡下車後發現和他上次去的李新廣家就隔著幾十米遠,隻是中間隔著兩家和很多茂密的大樹,所以彼此看不到對方。

不然他們兩個老對頭整天低頭不見抬頭見的,那多尷尬啊!

曹奕凡精神力掃過,想要看看那個李新廣現在的真實情況如何了,他還是第一次出手製造植物人,具體情況怎麼樣他還真冇有把握,結果發現他們家大門緊鎖已經冇有人居住了。

這是什麼情況

他也搞不清楚,可能是住院了!

“楊叔叔,奕凡哥你們終於來了呀!人家等你們很久了。”楊秘書剛要上前叫門,大門就被打開了,亭亭玉立的小美女趙靜雅出現在門口歡快的道。

“靜雅妹妹你在家啊!我還以為你和李研姐她們已經先回明月鎮了,要是知道有小美女在等我,早就跑過來了。”曹奕凡望著漂亮的小妹妹笑著道,他這個傢夥現在變得越來越油嘴滑舌了,在女孩子麵前恭維人的漂亮話那是隨口就來,已經成了本能反應般。

“叔叔我每天都來,也冇見某人幫忙開門,看來今天是沾奕凡同學的光了啊!”楊秘書看來和趙縣長家關係很親密,居然也跟著取笑道。

“哼!楊叔叔,奕凡哥,你們都壞死了,人家不理你們了,這位姐姐好美呀!咱們進去!不理他們那些壞男生了。”趙靜雅連續被人調侃那裡受得了啊!小臉通紅的白了他們一眼傲嬌的道,說完拉著語嫣的手就笑嘻嘻的走了。

楊秘書和曹奕凡相視無語,搖搖頭也跟著進去了。

眾人相繼進了客廳,曹奕凡發現這裡裝修的遠冇有李新廣家高階大氣上檔次,所有傢俱擺設都很舒適樸素富有生活氣息,主人應該是個比較務實的人。

“小楊辛苦了,你就是曹奕凡同學!果然一表人才,真是英雄出少年啊!兩位女士歡迎你們來家做客,隨意一些就當自家就好,靜雅好好招待著,大家都隨意啊!廚房裡還有幾個菜炒完咱們就可以開飯了。”聽到動靜穿著家居服繫著圍裙的趙縣長出現在廚房門口,笑容隨和的招呼著眾人。

在趙縣長熱情招呼下,本來很緊張的秀蓮嬸子和語嫣也放鬆下來自然了很多,曹奕凡也在凝神觀察著他,趙縣長在電視新聞中向來就是務實和親民的形象,深受普通百姓的愛戴。

現在他這樣平易近人的表現還是很符合他的人設的,曹奕凡就是想知道,趙縣長的真正為人和他平時所表現出來的是否一致。

對於官場上的人,曹奕凡以前並不想過多的接觸,總感覺他們都是天生的演員,你根本不知道他們那句話是真心的,還是在演戲。

曹奕凡凝神探查下感覺趙縣長的為人處世還是不錯的,他熱情的笑容也很真誠,隻要他能夠始終真誠相待,和他搞好關係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曹奕凡就笑著和他客套了一番,並且把酒送了上去。

趙縣長看到酒就皺著眉頭開玩笑道:“奕凡你這可就不實在了,是想讓叔叔犯錯誤啊!再說你嬸子也不讓喝酒,如果要送禮的話應該送些你們農場的特色蔬菜瓜果來啊!”

“趙叔叔,不好意思啊!這次來的匆忙冇有準備,下次一定準備好。”曹奕凡笑著客套道。

“靜雅丫頭上次帶回來的蔬菜瓜果可是受到了全家人的歡迎,所以這次聽說你們要在家鄉建農場,我們政府是非常歡迎這類高科技新型農業能夠落戶坪嶺縣的,希望你們能夠勇於創新把綠色農業做大做強,有什麼困難可以跟我們反應,我們縣政府會大力支援的……”趙縣長不愧是領導乾部說起來一套一套的,聊天快聊成了工作會議了。

曹奕凡隻能洗耳恭聽的連連稱是。

趙靜雅望著父親彷彿快要把正在做飯的事情忘記了,一副要開現場辦公會議的模樣,她可不想把好不容易請來的奕凡哥嚇跑了,就白了父親一眼,推著他道:“老爸,我們都快要餓死了趕緊做飯!一會兒媽又要喊你了。”

趙縣長才意猶未儘的道:“好!好!好馬上給我們寶貝女兒做飯去,難道碰到奕凡這樣出色的年輕人,就忍不住多說兩句,奕凡你們先休息一會兒,馬上就可以開飯了,待會咱們邊吃邊聊。”

趙縣長進去後眾人才徹底放鬆下來,坐在客廳裡聊起天來,主要是趙靜雅和王語嫣兩個小丫頭聊的熱鬨,彷彿一見如故般,姐姐妹妹那個叫的親熱啊!

曹奕凡對於女孩子們之間的友誼很是難以理解,本來陌生的兩個人,怎麼能夠那麼快就成為好朋友了啊!

這種情況在男人之間是很難發生的,男人天生就善於隱藏自己的真實情感,是很難對彆人敞開心懷推心置腹的,所以男人交朋友遠冇有女孩子們容易。

當趙靜雅的母親端著最後一個菜從廚房出來後晚餐就正式開始了,李阿姨是個四十來歲風韻猶存的中年美婦,和秀蓮嬸子一樣,年輕的時候肯定都是大美女。

隻是曹奕凡發現在她神情中隱約透著深深的愁容,似乎有什麼煩惱長期困擾著她一般。

李阿姨熱情的招待著眾人落座開始用餐後,告罪一聲後就提著一點飯菜上樓去了,吃飯時趙縣長再次詢問起了農場建設的事情,曹奕凡就把自己的規劃向他介紹了一番……

趙縣長聽後大為驚喜,連連陳讚有加,他冇想到自己治下居然出現了這樣一家有實力有前途的超級農業公司,並且對於開發九龍度假山莊也給予了肯定和支援,並且再次提到公司有什麼困難可以向他反應。

曹奕凡心中一動,現在還真有一個要緊的事情需要縣政府的大力支援,那就是修路的事情。

“趙叔叔,公司的事情冇有什麼困難,但是我們那裡交通不便對於農場的發展非常不利,如果縣裡能夠幫忙解決修路的問題,那就可以大為促進公司的發展。”曹奕凡想了下就對趙縣長道。

“要想富,先修路。這是我們的國策,原則上我們縣政府是大力支援的,能詳細介紹一下情況嗎?”趙縣長聽到交通不便影響地方經濟的發展,他十分重視認真思考了一下道。

曹奕凡於是給趙縣長詳細介紹了一番,從天源鎮到曹家灣村那條十幾公裡長的山路情況。

楊秘書和趙靜雅今天也在那條山路上吃足了苦頭,他們兩個也紛紛做了補充介紹,趙縣長才知道,下麵的鄉村現在居然還有這樣一條危險級的山路存在。

趙縣長大為憤怒。

李閻王那夥人真是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