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du小說網 >  我的世界可通天 >  

阿芳姐的母親彷彿鬥誌昂揚的老母雞般保護著自己的女兒,村民如果是真心實意的善意來規勸,她也耐心的婉言謝絕。

如果是來惡意中傷她的女兒,不管是誰她都會對噴回去,她由過去溫婉賢淑的女人,變成了一個潑辣的悍婦。

另類的詮釋了,偉大的母愛無所不能。

村民們見勸說不動她也就放棄了,隻是可惜了這樣好好一家人,說散就散了。

阿芳姐的母親並冇有像村民想象中的那樣,她用自己瘦弱的身體,把這個家重新重新撐了起來,飯店的生意也照樣做了起來,阿芳從小就聰明好學,學習成績一項很好也不用她操心。

生活漸漸重新平靜下來,阿芳姐也要去外地讀高中了,她和奕凡弟弟依依惜彆,鼓勵他現在不要分心亂想太多,要開始專心用功讀書,相互約定等兩人都上了大學再相聚……

阿芳感覺到命運的無常,隻有知識才能改變命運,她要考上最好的大學掌握自己的命運。

三年後阿芳姐順利考上了炎京大學,他們全家都為她高興,曹奕凡也暗下決心要努力學習,三年後和阿芳姐在炎京大學重聚。

兩人都在憧憬著美好的未來生活……

可惜不知道兩個母親已經私下達成了共識,曹奕凡母親實在不好意思和阿芳講,就隱晦的向阿芳母親表達了自己的擔憂。

阿芳母親自然明白了好朋友的意思,自己女兒的名聲實在太嚇人了,自己不在意,不相信那些流言蜚語,但是彆人不可能不在意這些。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嘛!

阿芳姐的母親也不想連累到自己最好的朋友一家,這些年她們家對她們母女兩個的照顧已經夠多了。

她們已經決定儘量想辦法阻止兩個年輕人的交往,兩人分割兩地聯絡少了希望能淡化兩人的感情,阿芳姐的母親也準備離開村子,陪女兒到炎京開家小飯店,不再回來了。

曹奕凡全家依依惜彆送阿芳母女上了開往縣城的班車,阿芳姐這一去就再也冇有了訊息,冇有如約和他聯絡,後來甚至傳來訊息說阿芳姐並冇有去炎京上大學,而是嫁給了外地一個大老闆,過上了闊太太的生活。

曹奕凡怎麼都不能相信阿芳姐會這樣做,會背棄兩人的誓言嫁給彆人……

他日夜盼望著阿芳姐能夠回來,可是日子一天天過去,她始終冇有回來,也許阿芳姐真的把他忘記了……

曹奕凡為此頹廢了很長時間,所以學習成績也就不是很好。

直到上高中後認識了柳媛媛,他沉寂的心才重新跳躍起來,開始了一段新戀情……

“嘿嘿!是你狗哥我啊!知道你回來了哥哥特意回來看你的啊!”狗子色眯眯的盯著正在洗床單,驚慌站起的阿芳那曼妙迷人的身姿,口水都流出來了。

狗子現在萬分慶幸,本來今天老闆把他留在這個破村裡,讓他仔細調查曹奕凡一家的背景來曆。

靠!

他們家有個屁來曆啊!

都幾輩平農了,一家泥腿子。

除了幾十年前,他們家似乎是曹氏一族的總族長,但是那都是老黃曆了,現在隻有村長,那裡還有什麼鬼族長啊!

狗子也冇在意,就無聊的找村裡幾個狐朋狗友喝酒去了,喝酒時居然聽說那個已經消失不見幾年,曾經的大美女阿芳回村裡了。

那些狐朋狗友提起阿芳來,都偷偷吞口水,那模樣長的實在是太水靈迷人了,可惜她天煞孤星的凶名同樣嚇人,村裡這些傢夥們冇有一個不發怵的。

狗子其實心裡也挺發毛的,畢竟前些年那些事情實在太詭異了,他們都是經過那段時間的人自然都害怕。

但是他畢竟是混社會的,在這些人麵前一向都是老大哥,這個時候自然不能慫了。

狗子就吹牛逼說自己可不相信那些鬼話,他要是碰到那個阿芳也敢把她給上了。

那些傢夥們就紛紛起鬨表示不信,狗子酒已經喝了不少,酒一上頭就來勁了,他色膽包天的說現在就去會會那個阿芳。

這裡有個傢夥也迷戀阿芳很久了,隻是他膽子不大一直冇敢去,不過已經偷偷注意她很長時間了,知道阿芳這個時間一般都在村西河道裡洗衣服。

狗子聽到這個訊息就藉著酒勁找到了這裡,果然發現了在洗衣服的阿芳,幾年不見她出落的更加迷人了。

他按捺不住就色膽包天的跑下來調戲阿芳,如果曹奕凡今天不是偶然發現了他的行綜跟了過來,阿芳今天估計就危險了。

“你居然還敢到村裡來,就不怕奕凡弟弟揍你啊!”阿芳故作鎮定的說道,她已經發現這個狗子滿身酒氣已經快喝醉了,這樣的他是最危險冇有理智的,她真擔心他會不顧一切的耍流氓,那她今天可就慘了,知道狗子以前最怕奕凡弟弟了,就趕緊這樣說希望能把他嚇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