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敗了?”

聖皇睜開眼睛,看向麵前的閻將神主,眉頭微不可查的一皺。

儘管閻將神主明麵上看不出什麼,可神軀當中卻蘊含有一股殘留不滅的刀氣,正在不斷的破壞肉身中的一切。

如果不是神主已經是超脫尋常生靈範圍,神軀不再有任何致命地方的話,就憑藉此等刀氣的力量,都足以讓閻將神主死個千八百回了。

再加上對方陰沉的神色,聖皇大概就能判斷出了一些東西。

“失敗了!”

閻將神主歎了口氣,眼中有不甘。

他清楚自己此次到底是大意了,以為攜帶至寶前往,就能穩穩的斬殺暗淵,不會出任何問題。

可冇想到,

暗淵的實力強大至此。

有十一品道兵護身,時空神箭冇能一擊將其肉身泯滅,自己還受到對方的反撲,遭受嚴重的傷害。

這一戰。

可以用兩敗俱傷來形容。

冇有勝者。

或者說大家都是敗者。

“你雖為神主三重,但以歲月神弓時空神箭的力量,斬殺神主九重強者都不成問題,為何會失敗?”

聖皇眉頭緊蹙。

閻將神主的失敗,超出了他的預估。

暗淵不死。

太古盟對於聖神族來說,就是如鯁在喉般難受。

“暗淵實力絕非神主九重那麼簡單,吾懷疑他已經是快要證道神君了,若非是有歲月神弓以及時空神箭相助,吾在他麵前扛不住三招。

就算是擁有至寶相助,也冇能將其真正斬殺,除卻暗淵有一件十一品道兵護身以外,還有就是他底蘊深厚縱然以時空神箭的力量,都冇能將其徹底抹殺。”

閻將神主沉聲說道。

對於暗淵的實力,他冇有任何隱瞞或者誇大的意思。

畢竟自己任何的隱瞞或者誇大,都有可能誤導聖神族對於太古盟的判斷,從而做出一些錯誤的決定。

“證道神君!”

聖皇眼神深邃。

“他隱藏的倒是夠深,本皇原先隻以為他能到神主**重就已是頂天,如今看來,本皇到底是小覷了他!”

聖皇不懷疑閻將神主的判斷是否有錯,事實上就算是能有十一品道兵護身,都不可能抵擋的了歲月神弓以及時空神箭。

兩者合一,乃是足以企及半步不朽的存在。

當年兩件至寶巔峰時期,已是到了半步不朽頂峰的層次,隻差一步就可成為真正的不朽聖兵。

雖然一戰以後受損,但兩者合一仍然能勉強堪比半步不朽。

儘管說。

歲月神弓以及時空神箭的力量耗儘,但要是以閻將神主的力量催動至寶,要不是即將證道神君的強者,也絕對冇有抵擋的可能。

暗淵冇死,已經足以說明一切。

聖皇眼神冰冷:“難怪太古盟不惜一切要跟黑魔神族合作,原來暗淵要準備證道神君了!”

他很清楚。

暗淵是想要藉助黑魔神族的力量,來讓自身證道神君。

如果閻將神主此次能把暗淵斬殺的話,那麼太古盟所有的準備,都不足為慮。

但事實上,閻將神主冇能把暗淵斬殺,如此一來,聖神族再想要對太古盟出手,就冇有那麼容易了。

畢竟。

太古盟明麵上已經是跟黑魔神族結盟。

第一次聖神族出手的時候,黑魔神族把重心放在黑魔宗上麵,冇有多餘的力量騰出手來。

但要是聖神族第二次出手,黑魔神族絕不會坐視不管。

所以。

聖神族已經是冇有斬殺暗淵的機會。

起碼目前是冇有機會了。

“神君!”

聖皇眼中神光氤氳,有畫麵自那裡孕育而出,但畫麵不成完全浮現出來,就被一股可怖的力量給直接摧毀。

“諸天劫氣瀰漫,涉及到神主的天機已是越來越難以推算了!”

他微微搖頭。

本來聖皇是想要推算一下,看看暗淵有冇有證道神君的可能。

但可惜的是,現在卻什麼都推算不出來。

這也正常。

能到暗淵那等層次的存在,本身就不容易推算,再加上如今天機紊亂,更加是冇有什麼推算的可能。

眼見推算不成功,聖皇看向閻將神主,淡淡說道:“暗淵既然斬殺不了,那就暫且由得他逍遙一段時日,雖說他即將證道神君,但那一步也不是那麼容易邁出去的。”

有多少頂尖神主卡在神君的臨門一腳上,熬到壽元耗儘都冇能真正突破。

越是強大的境界,越是難以突破,此乃亙古不變的定理。

暗淵就算是真的到了那等層次,能否真正突破成功,都是一個問題。

閻將神主麵色不甘:“上次吾低估了他的實力以及冇料到他有至寶護身,此次待吾修養一段時日,必然能將他徹底斬殺!”

手持至寶,冇能斬殺暗淵,對他來說乃是一種恥辱。

畢竟單就歲月神弓以及時空神箭,在全盛時期的時候,就已經能相當於神君層麵的存在了。

如今就算兩件至寶的力量耗儘,憑藉其本身自有的威能,自己也斷然冇有理由殺不了一個暗淵。

聞言。

聖皇微微搖頭:“太古盟的事情暫且放放,本皇知道你心有不甘,可眼下也不是跟太古盟死磕的時候,神宮傳來訊息人族有異動。”

“人族?”

閻將神主麵色一變。

他冇想到沉寂許久的人族,這個時候又浮出水麵。

“難不成人族已經是有強者混入神宮裡麵了?”

如果不是有人族強者混入神宮的話,又怎會引起神宮的注意。

閻將神主仍然記得,當初滅道規則出現,以及人族現身混亂禁區的時候,神宮那邊都冇有什麼表示。

不是人族不重要。

而是出現的人族還不到神宮重視的地步。

可是。

這一次神宮卻直接傳來訊息,容不得閻將神主不多想。

聖皇說道:“訊息乃是自朱鳳神宮傳來的,昆吾神君前些時日閉關,發現有強者傳入他的規則當中,後昆吾神君追尋氣息而至,察覺到人族的存在。

本來昆吾神君想要直接出手,將那人族抹殺,奈何那人族離開的太快,昆吾神君也冇能真正將其擊殺。

自那以後,神宮並全力排查,想要找尋到人族藏身所在,但卻冇有任何結果。”

“所以……”

“神宮懷疑,那混入昆吾神君規則中的人族,並非是來自於神宮內部,而是來自於諸天裡麵。”

閻將神主聞言,麵色凝然。

“規則有主,昆吾神君聽聞實力在神君中都極為強大,如果不是同等層次的強者,如何能闖入昆吾神君的規則裡麵。

難不成昔日人族真的有什麼強者存世,亦或是人族沉寂數個上古紀元,積累了可怕的實力。”

涉及到神宮跟神君,事情就不一樣了。

聖皇說道:“滅道規則比數十年前壯大了百倍,但想要到達神君的層麵還是冇有什麼可能,神宮懷疑對方身上是擁有昔日人族至寶,才能闖入昆吾神君的規則裡麵。

但不管基於何等原因,數十年間,滅道規則能壯大百倍,隱患已然不小。

所以神宮希望能儘快尋到人族行蹤,將其徹底滅殺!”

數十年間,滅道規則就已經成長到如此可怕的程度,不管是哪一方麵的原因,都不能容許人族繼續成長下去了。

先前神宮不以為然,是因為那時的人族遠遠威脅不到神宮。

現在不同。

雖說現在的人族,依舊威脅不到神宮,但按照其可怕的成長速度,再有萬年時間,說不定就連神宮都不容小覷。

“若是換做其他種族,不要說數十年,就算是給其數百萬年,都冇有撼動神宮的可能。

但人族不一樣,這個種族向來充滿神秘,昔日能占據亙古大陸威壓諸天,已是顯示其雄渾至極的底蘊。

如今人族皇庭雖然破滅,保不齊還有什麼底蘊留下,真要給人族按照此等速度成長下去,說不定萬年不到,人族可能就會有神君層麵的強者出世。”

聖皇神色肅然。

儘管他不願意相信這件事,可按照目前的情況來看,人族未必冇有成長到此等地步的可能。

“再加上萬年內大劫必定發生,再有人族插足其中,很有可能讓大劫上升到一個更高的層次,所以人族的威脅必須要扼殺於萌芽中。”

“陛下以為,吾族該如何去做?”

閻將神主也能明白人族的威脅有多大。

聖皇說道:“眼下人族出世隻有區區數十年,威脅再大也是有限,如今主要的問題,是如何尋找到人族的行蹤。

按照昔日各方神主的推算,人族中的強者,應該是一尊刀道強者,按照此目標搜尋下去,想來能發現一些端倪。”

“刀道強者……”閻將神主呢喃自語。

聖皇說道:“不過想要找尋出人族行蹤也是不易,我等如今隻能儘力而為,若是找尋不到的話,隻能是做另外的打算了。

所以對付太古盟的事情可以暫且放一放,跟人族的威脅相比,一個太古盟到底是差了許多。

接下來,閻將你便代表吾聖神族巡視諸天,找尋人族行蹤。”

說完。

他揮手間,就有金光自虛空中浮現出來,等落在閻將神主麵前,已是呈現出了一枚金色丹藥。

“此神主靈丹,不說完全恢複你身上傷勢,但緩解一二冇有問題。”

“謝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