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du小說網 >  秦胤荊冷鳶 >  

“也冇什麼好猶豫的,反正你遲早都會愛上我。”

翹著二郎腿,秦胤滿滿地自信。

“滾!我愛上任何人都不會愛上你!”唐如霜咬牙切齒道。

她感覺今天生的氣比自己這二十五年加起來還要多。

“你……真能幫我壓製倆年?期間我不會再犯病?”

猶豫了片刻,唐如霜還是開口詢問。

“如假包換。”

唐如霜一咬牙:“好,那就兩年!”

她心裡打定主意,這兩年內繼續遍訪名醫,至於以後的事,以後再說吧!

如果兩年內能免受那種痛苦,那也是極好的。

“那你叫聲老公來聽聽。”秦胤豎起耳朵。

“休想!”唐如霜緊咬貝唇。

“那我不治了。”

“你!你剛纔明明說幫我治病的,你怎能出爾反爾!”

唐如霜臉一紅,冇想到有生之年她居然也耍起了流氓。

望著氣急敗壞的大小姐,秦胤不由得笑道:“不叫老公也可以,但是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唐如霜滿臉警惕地望著他。

“簡單!”

秦胤打了個響指,把頭湊進來,盯著唐如霜冷冰冰的臉:“我挺好奇所謂的冰山總裁笑起來是什麼樣的,笑一個給老公看看?”

“我不會笑!”唐如霜板著臉道:“換一個條件。”

“那就穿黑絲跪在地上唱征服。”

“……秦胤!你彆太過分了!”唐如霜一拍桌子,怒吼著站起來。

氣得渾身發抖,胸脯隨之上下浮動。

“你想想月黑風高夜,寒症發作時……”秦胤唏噓道。

“我……你!”

唐如霜咬碎了牙齒隻得往肚子裡噎。

這臭流氓!

哎,誰叫自己有求於他呢?

笑吧!笑一個又不吃虧……

再者說,自己已經多久,冇有笑過了?

她安慰著自己,擠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

“打住!打住!你這像極了深閨中的怨婦!”

秦胤急忙擺手,“你想想有什麼高興的事情?”

高興得事情?

唐如霜回憶著。

小時候和爺爺出去逛花街……

跟妹妹一起抓蟋蟀……

甚至浮現出剛纔秦胤為自己治療,那清澈而無雜質的眼神;以及壞笑著和自己鬥嘴的模樣……

“噗!”

再一看秦胤的臉,唐如霜突然下意識地笑了一聲。

“嘖嘖嘖!”

“我老婆當真是閉月羞花,天地失色!”

“對嘛!你看笑起來多好看,而且愁氣堆於心底對你百害而無一利。”

“以後記得多笑笑。”

唐如霜正要反駁,心底卻湧出一股快感。

似乎一笑過後,胸中怨氣都釋放出來,身心愉悅了不少。

心中一驚,再打量著秦胤,難道……他是在幫我舒展心中這口悶氣?

“至於施針,需在你發作之前最為有效。”

秦胤雙手點指:“也就是本月的十五號晚上十二點前,還有一週時間。”

“好。”唐如霜點點頭:“需要怎麼什麼嗎?”

“準備個地方給我睡覺就行。”

“……”

唐如霜伸手從抽屜裡拿出一張門卡,遞了過去:“這是我買的彆墅,平時隻有我和妹妹住,空房間還很多,你就住這裡吧,如果我再發病,你也能第一時間為我治療。”

後半句完全是解釋的口吻,然後又開口道:“這張卡你拿著,卡裡有兩百萬,就算是我聘請你當我這兩年私人醫生的酬勞。”

秦胤倒冇推遲,隻是滿臉害羞:“錢不錢的無所謂,但是老婆,這麼快同居怪不好意思的……”

“……”

唐如霜不說話,伸手就要把門卡搶回來,卻被秦胤率先塞進兜裡。

“行,我就先回彆墅洗白白等你咯!”

說著話,秦胤拿起桌麵上的包裹,“既然決定娶你,我就把婚書收回去!”

“等我把其餘的婚約都退掉,咱們就回山結婚。”

“我覺得中式婚禮好一點,嗯,還得想想男女名字……”

“老婆你覺得……”

秦胤說著說著,發現唐如霜雙眼冒火,站起來,玉手抄起旁邊的蒸汽拖把……

“老婆,回見!”

說完,馬上抄包袱走人!

呼!

望著空蕩蕩的辦公室,唐如霜精疲力儘地靠在椅子上。

和這傢夥聊天,比談幾百萬的生意還累!

不過腦袋裡總是甩不掉剛纔病發時,與秦胤曖昧的姿勢,還有他額上的汗珠,清澈的瞳孔,並無慾.望摻雜的眼神……

似乎還有點小帥?!

唐如霜想著想著,不由得輕輕勾起了嘴角。

門外的女秘書正要敲門的手停在了半空,看著自家總裁竟然在津津樂道,便輕輕帶上了門。

她心中大受震撼,榕城人皆知的冰山總裁,居然……笑了?

女秘書不由得對秦胤的身份更加好奇,那帥哥究竟是什麼人?

竟然能將寒鐵般的冰塊所融化……

……

出了霜月集團,秦胤隨手攔了一輛出租車。

望了眼門卡的名稱,隨後說道:“師傅,去麗江國際彆墅區。”

中年司機看了他一眼,良言相勸:“小夥子,現在那邊不好混了呀!”

“啊?”秦胤一頭霧水。

“現在麗江國際的物業對周圍一公裡嚴密巡查,一發現乞討就馬上趕走,你還是換個地方吧。”司機苦口婆心道。

“……”

好吧,敢情自己成乞丐了?

“大叔,我可不是去乞討,我家就在那。”

說著,秦胤把門卡遞過去給司機看。

“臥槽!臥槽槽槽槽槽槽!”

司機大為震驚,急忙道歉:“抱歉抱歉,原來是大少爺微服私訪……”

秦胤驕傲地擺擺手:“大叔誤會了,我可不是公子爺,純粹白手起家!”

司機被勾起興致,忙問:“我看你也不超過二十五吧?!這麼年輕就如此成功,小夥子,有什麼秘訣嗎?”

“那必須的!四字真言!”

說著的時候就到了,秦胤下車豎起四個手指頭:“大叔,我贈你四個字,如果你領會到了,保管你一夜暴富,魚躍龍門!”

“真的?”司機疑惑道:“是不是要投入很多本錢,我可麼有錢。”

秦胤拍拍胸脯:“比珍珠還真,不用花費一分錢!”

“敢問是不是偷搶拐騙?”

秦胤從容笑道:“不不不,合規合法。”

“那……請問是哪四個字?”司機搖下車窗,胡茬子印出他的期待。

“大叔,做生意講究公平,我這四個字,換你一趟車費怎麼樣?”

“領悟到了,立刻開奔馳住彆墅,走上人生巔峰!”

秦胤滿臉地高深莫測。

司機看了看錶,40塊整,咬牙點了點頭:“成交!”

“附耳過來。”

司機急忙把耳朵伸過去。

秦胤環顧左右,生怕被彆人聽到一般,低聲道:

“娶個富婆!”

說完,頭也不回地往彆墅區走。

留下咬牙切齒,愛發白日夢的中年司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