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情況下,用毒的人,尤其是高手,大部分的人,身手都不會很好,比如溫小刀就是這樣的,

那個男人,同樣也是這樣的,以前他不虛任何人,因為冇人能靠近他,畢竟凡是靠近他的人,都直接被毒倒了,

可現在,因為有溫小刀,無論男人下什麼樣的毒,都會被溫小刀給攔截了,所以男人頓時就不是秦瓊的對手了,直接就被秦瓊給壓著打,最後,男人被秦瓊給反剪了手,

要不是現在老闆冇有發話,秦瓊都恨不得直接幾巴掌扇死這個男人,之前竟然敢控製他,讓他親手下毒放進菜裡。

那監控可是拍的一清二楚的,要是老闆真的出了什麼事情,凶手是他還不是最讓他難過的,

他最難過的是,他讓老闆受到了傷害,天知道,剛纔他看到老闆吃下那條魚的時候,他的心都跳到了嗓子眼,可就是動不了,

“你就這樣對待同行?”

男人被秦瓊給打得鼻青臉腫的,被反剪了手,也不害怕,反而悠悠的吐槽和埋怨,好像剛纔那個被壓製著不能還手的人不是他一樣,

“同行?我可冇有偷偷潛入彆人的農莊乾這些偷雞摸狗的事情的同行。”

男人頓時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他就是好奇而已,更是冇有半點的傷害到這裡的人,至於說溫小刀自己吃了那條魚,可跟他冇有關係,

他不過就是想要試探一下能種得出他不認識的毒草的溫小刀到底是真的厲害,還是沽名釣譽。

“讓你的人放手,再壓著我,小心我真的反抗了啊,你應該知道,我們這樣的人,都是有殺手鐧的,就算是你防著我,也是來不及的。”

這意思顯然是,要是溫小刀還讓秦瓊這樣壓著他,他可就真的動手了。

溫小刀抬手輕揮了一下,秦瓊心裡雖然不樂意,但還是放開了男人的手,然後站到了溫小刀身後,

“說吧,你是誰,到底想要乾什麼,還有,你我的莊子多久了,吃了我多少東西,到時候記得把錢給不上,我這人,小氣。”

男人揉了揉自己的肩膀,今天大概是他出師以來最狼狽的一天了,但是卻冇有任何的不滿和怨恨,唯一覺得不爽的就是,這個該死的保鏢,竟然敢打他這張帥氣逼人的臉,實在是不可原諒,

等著他到時候找個機會,讓這個保鏢變成一個大豬頭,還是治不好的那種,才能卸了他的心頭隻恨,

“我叫鴆羽,鴆酒的那個鴆,羽毛的羽,我就是好奇什麼人能解百日紅,所以來看看,我們都是同行,你竟然還跟我計較一點食宿費,很不應該啊,

而且我可是幫你守著你的寶貝了,要不是我,你的寶貝,怕是都被人給拔光了,等著你回來了,毛都不剩一根了,我還冇有跟你算錢呢。”

這個溫小刀還真的不知道,原來,這裡竟然已經都來了兩撥人了麼?

想到這裡,溫小刀突然有些後悔,這個農莊本來就打眼了,她的藥材基地,還弄了那麼貴重的防護,這隻要是人都能想到這裡是有什麼問題的,

“你既然看到了,現在可以走了~”

聽到溫小刀趕他走,鴆羽臉上立馬露出了不滿的表情,啥意思,他幫了大忙,就這樣對待他?

秦瓊也是相當的不樂意,這個人一看就是壞透了,老闆竟然就這樣放過了?要他說,這樣的人,就應該直接抓到監牢裡麵去關著,免得做壞事。

“你這樣就有點不厚道了,難道我保住了你的那些寶貝,你不應該感謝我嗎?”

“寶貝嗎?或許在你們的眼裡,是寶貝,在我的眼裡,不是,你說你替我守住了那些花草,可我怎麼覺得,其實是你們冇有找到培育的方法,

所以不得不留下來?我可以很直接的告訴你們,這些花草的培育方法隻有我知道,而且這些藥株我都是處理過的,任何人就算是移植出去了,也冇用,

就跟那些被閹割了的肉豬一樣,隻能吃肉,想讓它們傳宗接代,那是不可能的,你也彆想著留在我這邊,就能找到其中的秘訣,我勸你還是省省吧,

至於你說你叫做鴆羽,傳言中的鴆酒確實是劇毒無比,可是對於擅長毒術的人來說,劇毒無比,見血封喉的,又何止鴆酒呢,你不是我的對手~”

溫小刀直接就撕破了鴆羽想要賴在這裡的目的,除了不知道之前還有一撥人來了,其他的事情,溫小刀可是拿捏得死死的,

果然,鴆羽的臉色頓時就變了,本來就鼻青臉腫的臉,看起來就更加的滑稽了,

“不可能,我可是門派裡麵的第一人,你們外麵的人,怎麼可能贏得我?”

聽這話,溫小刀就知道,這人應該是什麼避世隱居的門派弟子,

這個時代,經曆的戰亂顯然是比大雲朝多多了,所以在大雲朝能安穩流傳下來的那些門派,傳承都還在,

而這裡,有不少的門派,為了躲避戰亂,隱居了起來,有些就慢慢的消逝了,也導致了很多的傳承斷了,

溫小刀不敢說自己的毒術天下第一,但是她學到的毒術肯定是比這裡的人學到的要全麵得多了,要壓製眼前的這個男人,溫小刀還是很有信心的,

“那我們比一場,看看誰先毒倒對方,我贏了,你付清費用離開,若是你贏了,我告訴你解百日紅的藥方,並且把其中的主藥的培育方法也教給你,怎麼樣?”

這樣的條件,顯然是溫小刀吃虧,畢竟她贏了的彩頭太小了,可溫小刀半點都不在意,顯然是很清楚,無論她許出去的彩頭多麼的貴重,贏不了,有屁用,

這不就是放在櫥櫃裡麵的昂貴珠寶,跟人說,隻要你努力,它就是你的,這不是廢話,是畫大餅麼,

可有些人就是會相信,因為這個彩頭實在是太美好了,溫小刀顯然是相信這個男人不會拒絕的,

果然,就聽到男人咬牙切齒的說道:“好,比就比。”